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60章 解救了刘静
    我以为在这个家伙面前,搬出了龙王和彩姐,他会有些害怕,没想到这家伙一听,对我说道:“哟哟哟,搞得你好像跟龙王,跟彩姐很熟一样,你以为你谁啊。他们我也认识啊,龙王我还经常喝酒,彩姐,经常和我打招呼,你算个什么东西。我以为你真的什么都不懂,原来对道上,还懂一点嘛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是的,懂一点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喝不喝,别废话!”

    他死死盯着我,好像要把我吃掉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道:“如果我不喝,就让我喝完这两打是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是。不喝就灌着你喝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样子吧,你们六个,一人喝一打,喝完滚,离开这里,我不追究,如果不喝,我会灌你喝三打。”

    我指着那家伙。

    他怒了:“你是个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现在最多是彩姐的手下吧。我猜你就是跟彩姐那帮人中有些人认识的而已,你们并不是道上的人,别狐假虎威的装了好吧。”

    我对楼下的两个手下挥挥手:“上来!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马上跑上来。

    那家伙一看不妙,马上说道:“还找了人来啊!”

    他们要过来打我的时候,两个手下上来了,二话不说,抓着他们就暴打。

    是暴打。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,完全经受不住重击,有的才被打了一下,就倒在地上,一声都不吭的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而那个家伙,愣了一会儿后,转身就逃,也不顾自己的几个朋友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跑不了,被我两个手下抓住了拉了回来,然后就是一顿打,打得他求饶连连,我说道:“别打了。”

    他急忙说道:“这位大哥,小弟我有眼不识泰山,希望你放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放了你?刚才我怎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以后保证绝对不会再冒犯你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刘静呢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也不可能靠近刘静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老老实实回答我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点着头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是彩姐的人吗,是四联帮的人吗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不是,我只是认识以前西城帮的龙王的人,可是他们现在都跟了彩姐,我不是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然后就用道上的人来压我,是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有眼不识泰山,你放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刚才我怎么说的,要你喝多少?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一打。一打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三打。自己喝吧,不想灌你,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地上的两打啤酒。

    我让fu wu员又拿来了一打啤酒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喝不喝,不喝也可以,断一根手臂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急忙说道:“我喝!我喝!”

    他急忙拿着酒,一罐一罐的喝起来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西城,飞哥,我记住了。以后如果刘静遇到什么事,我肯定会找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不敢,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快喝,别废话。”

    他喝了八听了,有点喝不下去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喝不喝?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好撑。”

    我对手下一个眼神,手下直接一巴掌狠狠扇在他脸上,接着一脚踹过去,我制止了。

    他急忙说:“我喝我喝。”

    然后,第九,第十。

    第十一听的时候,他已经撑到了极限,终于,强着咽下去的时候,咽不下去,爆发了。

    直接就吐了出来,在他吐的时候,手下眼疾手快,一巴掌打在他脸上,他转头过去,往后面地板上喷,地上全是呕吐物。

    吐了后,他奄奄一息的,蹲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完!”

    他晃晃悠悠的,爬过来,然后继续喝。

    不过也才继续又喝了三听,他已经顶不住了。

    然后喝着喝着,慢慢的,啪嗒一声倒下去,醉晕了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站了起来,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带着刘静她们和两个手下离开了,送着两个刘静的朋友上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两个手下也回去了。

    我和刘静走在街道上,刘静挽住了我的手臂,我推开了:“我有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她尴尬的抽回手,然后说道: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谢谢你帮了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举手之劳。不必挂齿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他一直都在威胁我。我怎么就瞎了眼当时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以后如果他们继续威胁你,记得和我说,只是几个小混混而已,没什么好怕的。”

    刘静问我道:“我想问你一个问题,你刚才说的龙王,彩姐,其实你和他们很熟的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为什么这么问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觉得你应该是一个老大,虽然看起来你根本不像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可能是吧。”

    她问道:“你管哪儿的?后街这里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别问那么多了,赶紧回家睡觉。”

    她抿着嘴。

    我拦了一部车子,然后送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上车的时候,还有点好像依依不舍的样子。

    本来想找贺芷灵谈谈监区发生的打架斗殴的事,可是根本找不到贺芷灵。

    监区开会。

    会议上,监区长刀华说了监区里放风场上发生的打架斗殴的事件。

    说什么这个事情很严重,伤的人很多,事件影响很大。

    然后开始说处罚。

    处罚的结果是,带头打架的两个人,一个是墨姐,一个是白莎燕,两人关禁闭三个月。

    关禁闭三个月?

    没见过那么严重的处罚,关禁闭一个人三个月,那还用活着出来吗?

    活活死在禁闭室里了。

    不行,我要救她们两个。

    刀华说完了处分之后,说道:“好了散会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等等!”

    开会的在场的所有人,都看着了我。

    刀华看了看我,说道:“张河,等等什么?你好像有意见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不是有意见,我是有点问题想问问监区长您。”

    监区长刀华问道:“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监区长,那天女囚们在放风场打群架的这个事,我们很多人都看到了吧对吧。”

    刀华问:“那又怎么样了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们看到的是那个姓费的外号狒狒的女囚,挑起事端,先去打了白莎燕一群人,然后那个墨姐看不下去,帮了白莎燕。对,白莎燕和墨姐的确是打了架,但是先挑起事端的是狒狒,不是她们两个。我的问题就是,为什么只处罚了她们两,而不处罚狒狒呢?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人家狒狒是闹着玩,她们是真的打!打出人命!你说该不该处罚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吗是闹着玩吗!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对,是闹着玩的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见到的却是狒狒把她们往死里打!狒狒带着一大群人,狠狠的揍她们,拳打脚踢,那是闹着玩吗?闹着玩闹出血来了?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哦,是吗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你们谁看见狒狒是真的打人了?”

    没人回答。

    刀华问道:“你们谁见了狒狒真打人了!是闹着玩的是吧!”

    众人都说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全是她的人,那当然是都说闹着玩的了。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看见了吗。都说是闹着玩,就你一个人看到狒狒真的打人了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的确看到是她先打了人的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开玩笑!就你一个人看到打人,那算个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是亲眼看到她确确实实的带着人暴打了白莎燕的一群人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那她们怎么没见。我不和你争论着没用的东西,散会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散会?刀监区长,你想就这么草菅人命不了了之了啊。”

    刀华盯着我:“什么草菅人命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狒狒先犯事,却要关另外两个女囚,你这不是草菅人命吗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我懒得和你争辩。散会!”

    她加重了声音说散会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要求调取jian kong来看。”

    刀华脸色铁青,说道:“调取jian kong?你凭什么调取!张河你要搞清楚你的职位!你是一个管教!好好干好你管教的工作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我没有权利调取,但是上面有权利调取,我跟上面提这个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放肆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要求上面下来好好的查,调取jian kong出来查!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调取吧,去吧,请她们下来帮你查。”

    她为什么不怕呢?

    我一想,就明白了,到时候她一定会剪掉这一段,然后说机器出故障什么的没录到,然后就查不到了。

    以前在监区,b监区,我的敌人们,都玩这招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觉得这打架很严重,对吧监区长。”

    刀华不明白我怎么语气变了,说:“是很严重!打得人都重伤进医院了,你说严重不严重。所以该处罚!严惩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打人重伤,那真的很严重啊,我去报警。”

    刀华问:“你报警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打人重伤进医院,这事情不严重吗?判刑的话,可以判好多年的!不行我要报警让jing cha来好好查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张河,这里是监狱,不是其他地方。我们监狱自己能解决,你报警做什么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