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53章 联合暴打狒狒
    在上着班,无聊的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压抑。

    跟当时在监区的时候一样的压抑。

    不,应该说,比在监区的时候,还要压抑,真的是太压抑了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一丁点的希望,这种状况比在监区要难得多。

    我还要每天时时刻刻防备着被人干掉,太压抑。

    有人喊道:“又打架了啊!”

    我马上转身,看背面的那边的窗户,好多同事围着看着好戏。

    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放风场上,本来天气好好的,蓝蓝的天空,放风场却一大群女囚打着架,一看过去,狒狒那壮硕的身形尤其出众惹眼。

    她带着一群人,打另外一群人。

    我看到另外的那群人,又是白莎燕。

    白莎燕她们今天也出来放风,这狒狒一群人一看,冤家路窄啊,那就相请不如偶遇,打一顿再说。

    她们冲过去,欺负白莎燕她们。

    狒狒的人虽然没全到,只有四五分之一,可是还是比白莎燕这时候在场上的人多,白莎燕一小撮人,被狒狒她们追着打着。

    狱警们也司空见惯,大家嘻嘻哈哈看着笑着,这群没人情味的畜生。

    狒狒的人,追着白莎燕的人在放风场上到处跑,到处打。

    白莎燕的人到处躲,而白莎燕本人自己,迎着狒狒上去,顽强的开战,干架。

    不过很明显,白莎燕自己完全不是狒狒的对手,白莎燕冲上去的时候,狒狒一巴掌拍过去,柔弱的白莎燕经不住这强烈的一巴掌,一个趔趄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狒狒马上张牙舞爪冲过去要踩白莎燕。

    这时候突然一群人从另一侧的角落冲了出来,其中一个朝着狒狒冲过去就踹开了正要踩白莎燕的狒狒。

    是墨姐。

    墨姐也在放风场的一角落放风,看狒狒这么欺负白莎燕看不下去了,带着自己的黑帮,冲了过来,加入了战局。

    墨姐的人数还挺多,相比起此时的狒狒的人数,占据了优势,可能今天刚好是她们的人都出来放风了,而狒狒的人大多这时候在劳动。

    墨姐带着自己的人加入战局了之后,短短的一小会儿,形势立马扭转,狒狒的人开始被白莎燕和墨姐的人追着打了。

    白莎燕和墨姐的人平日受够了狒狒这帮人的屈辱殴打,这时候全都爆发出来了火山爆发一样的怒气,狠狠的化为了暴力发泄在了狒狒的人身上,新仇旧怨,都在这一刻爆发了。

    狒狒大怒,对墨姐吼道:“姓墨的你想死是吗!”

    这声音太大声了,我们在办公室上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墨姐不和狒狒废话,冲上去就打,白莎燕见状,马上也冲上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纵使是两人对狒狒一人,也占不到优势,打了没一小会儿,白莎燕就被狒狒一脚踹飞在地,然后狒狒一拳一拳砸在了墨姐的脸上头上。

    墨姐死扛着,死死抓着狒狒的衣领不松手,但是脸上头上还是不停的被打。

    白莎燕爬起来,又冲了过去,但是狒狒又是飞起一脚,踹在了白莎燕的胸口,白莎燕被踹倒在地。

    白莎燕实在太弱根本是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这让我想到了高晓宁,可是高晓宁和白莎燕不同,高晓宁人瘦高,白莎燕瘦高晓宁抗打,而且还击的力度也很大,速度也很快,就像她打黑熊,黑熊开始占尽优势,结果她还能爬起来干掉黑熊,不过像高晓宁那样的武学奇才,世间难遇啊。

    狒狒和墨姐依然扭打在一起,墨姐开始有些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白莎燕爬了过去,死死的抱住了狒狒的一只脚,狒狒抬起另外一只脚,狂踩脚下的白莎燕,有的踢到她头部,有的踢到她脸上,有的踢到她胸口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白莎燕有可能被踢死。

    我急忙说道:“进去把她们劝开吧!”

    有个同事冷漠的看着我,说道:“劝开干嘛。看戏多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会死人的!会出人命的!”

    她冷冷淡淡说道:“你们以前的监区,难道没有打架死人的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如果我们不去劝开,死了人,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说道:“不会的,哪有那么容易死,最多重伤送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我们也要去劝开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等她们打完再说。如果打不完,劝开了,回来还是要打。”

    真不是人说的话。

    我想要叫人过去解救,可是,我怎么叫人啊?

    我叫谁跟我进去?我都没有手下。

    以前在监区,我去劝架的时候,至少有小凌若干手下,带着二十来人进去劝架。

    可我现在手下一个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自己进去的话,如果女囚们对付我,那我就是死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如果我冲进去了,狒狒那帮人打赢了,或者是邝薇她们把另外狒狒的人放进去,那我肯定被弄死在里面。

    我咬咬牙,握紧拳头,我忍住了。

    如果白莎燕被活活踩死,也只能这么活活看着她被打死了。

    我能怎么办呢?

    白莎燕有些扛不住了,被狒狒这么一脚一脚踹着。

    而另外的她们自己的手下,正在你追我赶,打得不亦乐乎,没人理会老大之间的打斗。

    和狒狒扯着的墨姐突然用力往前推,狒狒被推往后退,因为她被抱住了一只脚,退后退不了,就重重的摔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好!

    干得好!

    我差点就鼓掌拍手起来了。

    白莎燕还是死死的抱着狒狒的脚,墨姐坐在了倒下的狒狒的身上,然后武松打老虎一样,一拳一拳的砸在了狒狒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下,轮到狒狒被打了!

    打得好啊。

    狒狒用力的反抗,可是她被白莎燕死死拖着,不能翻身,被墨姐狠狠揍了十几拳后,她没有了反抗的力气,慢慢的弱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群女狱警冲了进去放风场,邝薇带着人冲了进去,冲进去后,拿着jing gun,让手下们对着白莎燕和墨姐的人开打。

    被打的,都是白莎燕和墨姐的人。

    而邝薇亲自提着jing gun,冲过去,站在了墨姐身后,抡起jing gun对着墨姐头上就砸下去。

    墨姐尖叫一声,抱着头缩成了一团,邝薇抡起jing gun,不停的朝墨姐身上招呼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马上跑过去拿了jing gun,下楼后,冲进去了放风场里面,远远地跑过去,直接一脚踹飞了正在打墨姐的邝薇。

    邝薇被我踹飞后,足足在地上滚了几个圈,才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怒道:“都不许动!”

    看到狱警们打女囚,我抡起jing gun,冲过去:“谁打人我打谁!”

    抡起jing gun,对着打女囚的女狱警就开打。

    女狱警们都纷纷的,不敢动手了。

    邝薇走过来:“你干什么!你要发疯了吗。这些女囚在打人啊!你凭什么打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在劝架。都别打了!”

    邝薇喊道:“你为什么打我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这么劝架,要把人打死的节奏吗。她已经抱着头投降了,你还这么打!”

    邝薇想对我动手,可是,她又不太敢,首先,她未必打得过我,其次,她也知道我有点背景,不敢直接动手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劝架劝开了,就别再那么过分了好吧。”

    邝薇喊道:“把她们伤的,送医务室,这件事,好好给我查!”

    这句话,就很明白了,伤了的当然送医务室,但是好好查,就是专门查白莎燕和墨姐了,肯定不会查狒狒。

    但我管不了那么多,先去看看墨姐和白莎燕伤得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我过去看白莎燕,满脸血,还在死死抱着狒狒的脚,而狒狒也是满脸的血。

    我喊道:“白莎燕,白莎燕!”

    她睁开眼睛,看了看我,松开了狒狒的脚。

    狒狒一动不动,死了吗?

    我问道:“白莎燕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白莎燕说道:“我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气息很弱。

    不过听起来,应该没事。

    而狒狒,直接被七八个人抬起来,送去医务室。

    然后我准备过去看墨姐,但是墨姐自己站了起来,她受伤比较轻,走了过来后,她伸手给了白莎燕,白莎燕握住了她的手,墨姐蹲下去,扶起来了白莎燕,然后互相搀扶着去医务室。

    受伤的人都送去医务室。

    我过去帮着墨姐扶着白莎燕,走向医务室。

    墨姐轻声说道:“刚才想着要杀了她的!可是邝薇进来了,如果再给我几分钟,我就能掐死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行的。她们一直在看着,看到狒狒她们打赢的时候,她们不会管,你们死了她们都不管。可是看到狒狒被打,她们马上冲了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墨姐说道:“如果当时有什么工具,有把刀什么的,我一定能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家伙的确该死了!”

    白莎燕弱弱的说道:“我们可能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的确是如此,像今天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,狒狒自恃人多,欺负白莎燕她们,没想到墨姐突然带着一群人从角落杀出来干掉狒狒她们。

    以后再也不可能有那么好机会了。

    墨姐说道:“不是以后没有那么好的机会,而是以后也不可能再有机会了,她们秋后算账,会把我们往死里整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