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47章 膨胀到无法自拔
    白莎燕听了我的话后,她也想了一些,她也坚定了继续死撑下去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白莎燕真的没有选择,放弃就是死,反抗了,即使是失败,也不会后悔,而反抗还可能有赢的几率啊,放弃就真的会完蛋。

    只不过,如果白莎燕不和墨姐合作,那两个人,各自为战,更难以抵抗狒狒的进攻。

    我找了墨姐。

    还是老地方。

    那栋楼的围墙边。

    我跟墨姐说了让她和白莎燕合作的事。

    墨姐说道:“白莎燕真脆弱啊,打一场架,不到五分钟,全盘崩溃,我们人比她的人还少,我们还能撑了比她们久很多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们刚刚重组回来,士气没有,开打的时候,估计也很久没打架了,一打,就散了。”

    墨姐说道:“没那个能力,就不要玩这个游戏啊,好好待着等死就好了嘛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们以前具体的恩怨经过,但我觉得,你们现在是有必要,合作,联手。否则,你们各自为战,狒狒收拾你们更加容易。”

    墨姐说道:“我不会和她合作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墨姐说道:“不会就不会,不为什么了。我从心底里就看不起她们!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你说到底为什么嘛。”

    墨姐说道:“以前我们帮,受欺负最多的,不是狒狒,而是她们欺负我们。欺软怕硬的一群狗东西。”

    墨姐竟然会这么骂白莎燕她们。

    我问:“欺软怕硬,为什么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墨姐说道:“和狒狒她们打不过,打我们倒是来劲。我们也不好惹,打就打吧,打了不知道多少回。本身,我们都知道道理是这个道理,狒狒她们占据了这个监区里面太多的资源,剩下的少数,给我们用。例如各种好处,名额,包括食堂吃饭,都是狒狒她们那群人先去。而我们争夺资源,是和狒狒她们争夺,白莎燕她们不同,她们反倒是来和我们争夺,从我们手上抢走本该属于我们的资源。欺软怕硬,没骨气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看来这个的话,你们的确很看不起她们了,但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你们不合作,就很容易被狒狒弄垮。”

    墨姐说道: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虽然联合了,会强大一些,也未必打得赢她们,可是联合了至少强大一些,她们欺负我们也没那么容易了。可我真不想要和这么一群欺软怕硬的狗东西合作。不要勉强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好我不勉强你,那你对未来的争斗,斗争,有什么规划吗。”

    墨姐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一直被打下去,就是被动的挨打下去,也没有任何的规划,对吧。”

    墨姐说道:“就是在苟且偷生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其实不算苟且偷生,你很顽强,你们很顽强。”

    墨姐说道:“我们没得选择,如果投降了,你看,白莎燕投降了,被折腾得什么样。我就是死了我也不投降,不能白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虽然你抵抗了,但结果还是死了,只是有尊严一点而已。这让我想到一个笑话,一个人在野外遇到了老虎,然后怎么办,嘴里大喊有种吃老子啊,威胁老虎,这样子,死得比较有尊严一点。”

    墨姐笑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结果都是死,徒劳的。那为什么,不和白莎燕合作,想办法对抗狒狒她们,还有赢的希望,如果真的赢了,解决了狒狒,然后你们再解决你们之间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墨姐说道:“赢?会赢吗。”

    她自己都很绝望的样子,看来,她心中也真的根本不相信会赢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会啊,怎么不会呢。一定要有希望啊。”

    墨姐说道:“希望,当然是有的,可是现实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先好好稳定军心吧,你们不能放弃,不要投降,否则,一切都完蛋。特别是你,作为一个首领,你要是投降,死的先是你。活着,一切都有可能,死了,那就全玩完。”

    墨姐点头:“我同意和她们合作。可我们怎么合作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停止互相攻击,团结对外。必须团结起来,我这边,我想想一下,看有什么机会,对付她们。如果,有机会能对狒狒下手,你们愿意做吗。”

    墨姐说道:“她都要杀我们了,我为什么不愿意做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好,找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,说服了墨姐愿意和白莎燕合作,接下来,就是怎么发挥了。

    不过,没有策略的话,那也是各种行不通。只有挨打,没有反击啊。

    我绞尽脑汁,该如何对付狒狒她们呢?

    跟在监区的时候一样,虽然有高晓宁等人帮助和海洋对抗,但我也是陷入了困境。

    高晓宁,黑熊她们至少是一大群人的,完全能碾压走狗帮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墨姐和白莎燕,即使是合作,人数也不够狒狒她们的二分之一。

    关键还在于一点,一旦白莎燕和墨姐先对狒狒下手,邝薇这帮人,马上带着狱警把白莎燕和墨姐去关了禁闭室,这就叫处罚。处罚是不会处罚自己人的,借着处罚的名,消灭自己的对手。

    下班后,回到了宿舍,看看手机,没有格子的来电。

    没有信息。

    我心里感到很失落,毕竟,和她走了也有一段时间,相处了一段时间,尽管并不是很爱,但还是很喜欢她的,她性格也挺不错,人长得是十分的漂亮,如果不是黑珍珠,怎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能完全怪黑珍珠,我自己也有责任,谁让我自己和薛羽眉去开了一个房了呢。

    我自己生活不检点,所以,才导致这样子的结果,如果我自己检点一些,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,也怪自己人有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,黑珍珠这种做法,真是让我窝火,她每次都这样,每次都让我不好受,给我生活添堵才行。

    给薛羽眉打了一个dian hua,我告诉了薛羽眉,人家黑珍珠目前暂时不愿意收她。

    薛羽眉也没说什么,没办法。

    只是,彩姐占了西城后,动静越来越大了,仗着自己人多,力量大,势力大,时不时还和薛羽眉的环城帮有点小摩擦。

    我想,迟早会打起来的,不过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而已。

    去找了龙王喝酒,他就在那酒店。

    我过去的,也真是时候,在大厅,就看到几个喝醉在闹事。

    四个男的,喝了酒,大喊着要姑娘出来陪,酒店的人说没有,他们说没有就找。

    然后,闹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看到的是,龙王带着强子,以总经理的名义,去和他们解释的。

    龙王和强子,那么大的派头,都要赔笑了。

    四个男的不知好歹,一边闹,一边叫嚣你们敢报警,就烧了你们酒店,你们敢不把姑娘叫出来陪,就砸了你们酒店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都很不爽,毕竟酒店很多人,都是西城帮的,打架,怕过谁啊。

    龙王问这四个人:“那如果今天没有姑娘陪了,你们想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四人中一人说道:“砸!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敢问你们是哪一路的人?”

    那家伙说道:“我们在西城!”

    一句话,我们在西城,说得这么的高傲牛叉,龙王以前还是西城的老大,龙王都没有那么嚣张过。

    这几个看来是刚刚去跟了彩姐混吧,就那么嚣张了。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你们是跟着彩姐的吧。”

    那家伙说道:“是又怎么样!”

    龙王嘿嘿一笑,说道:“那,你们砸。”

    他们一听,马上就真的动手。

    龙王对强子轻轻一点头,强子对外面咳嗽一下,从外面进来了几个蒙着脸的人,拿着棍子对着这几个家伙就是一顿暴打,然后拖出去,扔出去了酒店外面。

    四个家伙灰溜溜的跑了。

    我过去,说道:“直接打残了不得了,没见过那么横的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我们还要开门做生意,如果打残了,会很麻烦的,教训一下就好了,都喝了酒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让人蒙着脸,是怕他们说是酒店的人打他们的吧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对,就是这意思。如果他们报警的什么的,我们可以矢口否认,撇得干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想不到,彩姐真是什么人都敢收啊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西城是个很大的地盘,他们要用人,人手不够,当然要多收人。可想不到的不是这个,而是,手下的人,好嚣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已经膨胀到无法自拔。四联帮的确有嚣张的资本,南城,西城,市中心,全是他们的地盘,能不嚣张吗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很快,这里他们也要过来抢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打。没其他说的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不知道黑珍珠会是什么意见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能有什么意见,当然开打啊,你们现在跟了她,她还能有什么意见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我总感觉,这帮人是故意来闹事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故意?为什么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故意来找茬,然后,拉大队人马过来,打架。想把我们赶走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也的确有这可能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