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40章 离开的决定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你能和黑珍珠先好好谈,然后再答复我吗。问清楚她到底给我什么,我需要给她带去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薛羽眉,我和她聊这些,她会很反感,她这种人就是奇葩,她会说,还没加入呢就已经谈条件,干脆不要来加入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问:“那她亏待我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如果一开始,你就计较这个,你会得到的更少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不说话。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薛羽眉,黑珍珠不同他人,这点你大可放心,她不会让你太吃亏。当然,如果你还有别的选择,你可以选择别的路走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看着我,说道:“主要是我对黑珍珠的脾气性格完全的不了解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,我也对她是完全的不了解。别看我经常和她打闹,但是她的做法,行为,全都是he ping常人不同的,如果说她是一个神经病,我想,这外号很贴切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问我道:“你觉得该怎么做的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刚才也都说了,你可以选择投靠,也可以不投靠,但是你投靠,未必会收你,即使收了你,也未必会委以你重任,这基本靠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叹息,愣愣看着桌上。

    龙王问:“如果四联帮对付你,你有把握赢吗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林斌肯定会对付我,我没把握赢。”

    龙王问:“那你还想什么。你最终的目的,不就是为了林斌吗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担心过来了后,被抛弃。”

    龙王指了指我:“有他在,你怕什么。那女人怕这个家伙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别,你别高抬我,到时候我要是帮不到你们,我可成为了罪人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只要你尽力,我们不会怪你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下定了决心:“我过来!张河,你要帮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唉,怎么帮啊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龙王怎么样,我就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也是给钱,是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可是一笔不少的钱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会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既然你下定决心了,那我就,抽空和黑珍珠说一说。可我现在没去说,我都知道她一开始不会愿意接收你的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她会的,你要说,假如四联帮打过来,用对待你们西城帮的招数对待我们帮派,我们的人跑过去彩姐的手下,最终,我失败了,然后,彩姐还是要对付黑珍珠,到时候,黑珍珠还是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我尽量去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举起了酒杯,喝酒:“以前真是太天真幼稚,以为凭着自己的努力,强大到了一定的境界,就能对抗林斌。真是太幼稚了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我们必须承认,我们的才能不及他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,黑珍珠的确有才能,但是黑珍珠真正玩得过林斌吗?

    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林斌绝对不是省油的灯,相对于龙王薛羽眉这样的高人来说,他的聪明已经高出了不是一个级别的距离,而黑珍珠到底能不能和他对抗,还不知道,因为他们从未交手过。

    不过我知道有个人比黑珍珠还厉害,那就是,贺芷灵。

    黑珍珠都那么强悍了,贺芷灵居然能把黑珍珠玩得团团转,真正的膜拜啊贺芷灵,太强悍了。

    如果贺芷灵也出来混也混这黑道,恐怕,战无敌手。

    不过,她在监狱就混得逊色了一些了,可我怎么总觉得,并不是她无能,而是她根本就是在监狱随随便便对我们指手画脚几下,让我这种下人去拼去搏,她根本就无所谓的那种心态呢。

    我觉得如果贺芷灵在监狱里真的想玩,早就把监狱给一统天下了吧,还用得着我这种下人去一点一点的开拓未来?去拼命?去挣扎?去送死?

    我觉得她根本就是把我一扔进里面,让我折腾让我闹,死了她不会那么愧疚,要是我挣扎着活下来,还能翻盘,那她就享受胜利成果,多么的好啊。

    我估计,她心里就是这么个想法。

    贺芷灵亲自对我下手,下不了手,所以,把我扔进监狱危险丛林中,我是生是死,全由我自己了。

    可是,我在想关于我的一个未来,倘若,我爬到了监区的监区长,甚至监狱的总监区长的职位,她贺芷灵又对付我,那我该怎么办。就像,我爬到了监区的监区长位置,她把我拉下马,让我滚到监区,从零开始,从头开始,扔我进去危险丛林,从危险地带爬起来。

    我终于明白我的命运为何如此坎坷,那都是因为贺芷灵操纵着我啊!

    我居然到现在才想通,这一切的一切,我所在监狱里受到的灾难,都是她一手策划。

    当时进去的时候,我就想着她是不是让我进去了,慢慢的对付我,看来,是真的。

    尽管,她贺芷灵的确有一点怜悯之心,对我也还好,可实际上,她对我的恨,是深入骨髓的,她根本不想放过我,尤其是我伤害她身体让她可能无法怀上孩子这事,她更不可能放得下。

    我想,我还是离开监狱算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我在监狱里有不少的额外收入,我早就撤了,还用守到现在,可是我一切的收入,大多都被贺芷灵给骗走,威胁走,逼拿走,我实际上在监狱里赚到手的钱是很多,但是真正到了自己手里花的并不多。

    如果我要感谢她,那就是两个必须要感谢的,第一是救了我父亲,第二,通过她,让我学会了成长,学会了很多东西,包括认识了很多人,扩宽了人脉,即使我现在离职离开监狱,在社会上,也能很好的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是吧,我该离开了。

    薛羽眉问我道:“你想什么,一直愣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没什么,喝酒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喝着酒,聊着,以前对前途的担忧,各自的都没有放下真正的负担来开怀喝酒,今天晚上倒是好,一边聊着,一边开怀喝酒,倒是开心了。

    不过喝到了后面,我有些不胜酒力,脚步发飘,走路歪歪扭扭的。

    去卫生间回来后,我坐下来,看着薛羽眉和龙王。

    龙王本就能喝,基本没什么事。

    薛羽眉还好,她喝的肯定没我们多。

    我问他们两都怎么回去,龙王说今晚在这边睡,而薛羽眉,说有人接送,她有保镖,有司机。

    我给龙王发了一支烟,给他点上,然后也给我自己点了一根,我问道:“龙王哥,如果我不在监狱做事了,出来跟你,那你觉得我做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这酒店不是一直有你一些分成吗。我给你增加分成。那是从我这一份分出去,不用管黑珍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谢谢龙王哥,可是我总想能自己做些什么事的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来酒店上班,你要有兴趣的话,从底层做起,前台,门童,接待,做熟悉了,做业务,慢慢到上面来,管人,管事,以后,自己开一家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个想法好啊。好吧,我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龙王问我:“怎么了,不想在监狱呆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有点啊,最近在监狱里,总是被人欺负,恨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让强子带人去收拾了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人家都没出来过。用得着的,我肯定不会客气。好了,该走了,都十一点多了。没想到喝酒喝了那么晚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来要送我们离开。

    我让他不要送了,反正,我就在珍珠酒店,不远,同一条街,而薛羽眉,有专车,有司机。

    龙王没坚持要送,他也喝了不少,就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我和薛羽眉下了楼,我喝了有点多,扶着墙,薛羽眉扶着了我。

    然后,到了一楼后,上了薛羽眉的车,司机开车,保镖副驾驶座。

    我两坐在后面。

    因为喝了不少白的,下来吹了冷风,一开车没多久,我就直接喊着停车。

    停车后,冲了下车来就蹲在路边,吐。

    薛羽眉拿了纸巾,和水来给我。

    我冲洗,擦拭干净,然后抬起头,珍珠酒店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薛羽眉扶着了我,我说道:“到了,我自己进去了,你,回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我先送你,你都喝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她把我的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然后我被她扶着,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往里面走的时候,到了珍珠酒店门口,我就已经不行了,薛羽眉也累了,就坐了下来,我也坐了下来,冷冷的风吹着我们的脸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喝太多了,脚都没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酒店的大门,就在近处。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去开一间房吧,我也在这里休息了,我好累。”

    我说好吧。

    挣扎着爬起来,薛羽眉过来又扶着了我,然后进去了珍珠酒店,开两间房,没有,只有一间。

    双人房。

    那就要这间双人房。

    然后,薛羽眉扶着我上去了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后,脱了鞋子,没洗澡,爬上去,直接就睡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