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36章 徒劳无谓的抗争
    我咳嗽了一下,对谭可说道:“实际上,即使没有这一回,因为你毕竟是边缘化的人,她们始终还是想办法弄你离开,只是迟早的问题,现在你不过若有若无而已。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我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你假装加入她们也不行吗。”

    谭可轻轻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哪有那么简单,她们做的事,全是犯法的,这么对待女囚们,简直不是人做的。”

    当时在b监区,像李琪琪,小朱那样的善良人,不加入康云的分钱的罪恶大军,其结果就是被踢出去,谭可这样的,也是迟早要被踢出去的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所以你不愿意同流合污。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挣钱可以,可不能这么的没良心。我也很无奈,如果真被踢走,那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也很讨厌她们这样子,我和她们从来都是敌人,为什么?因为,她们知道我会对付她们。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你一个人,你怎么对付她们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很难。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不仅是她们,还有她们让女囚们,也都在对付你,你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知道,我现在举步维艰,只怕不知道什么时候死在这里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我还好,我是只要忍着侮辱,我还是可以撑下去,你呢,她们会杀死你。我觉得你不如早点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也想过离开,可是我一旦离开,那就彻底的,完了。我不能离开,我要扳倒她们。”

    对于谭可,我已经完全的相信她,这个,会成为我的盟友,队友,虽然很弱,但至少她会和我同心协力。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很难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当然知道很难,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谭可面露难色:“我,我恐怕帮不了你什么,帮不上你什么忙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也害怕她们的报复,是吧。”

    谭可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不会让你做什么,只是帮我一些小小的事,不让她们发现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谭可问道:“帮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监区里,听说大姐大,叫狒狒,最大的大姐大,最大的帮派,对吗。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是她。你不会打算拉她入伙吧?不可能的,她是刀华最忠诚的走狗。帮着刀华欺负女囚,压榨女囚们。你受到女囚的攻击,就是刀华安排的,让狒狒带领女囚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个很难争取过来,只能看做是敌人,那,第二大帮派,是哪个帮派?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是白帮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白莎燕,对吗。”

    谭可点了点头,说道:“对啊,白莎燕带的,第二大帮派,可惜在狒狒的打击下,全散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能不能组织起来,让她一起对付狒狒她们?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很难,因为狒狒太强大了,有狱警的撑腰,谁都无法动得了狒狒她们。还有白莎燕的帮派,基本都散了,很难组织起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听起来有些麻烦了啊,那,还有其他的帮派吗。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还有一个叫黑帮的,大姐大姓墨,墨水的墨,人都叫她墨姐,她一直也在和狒狒抵抗,可也没什么用,人数不算多,抵抗到最后也是要妥协,该交钱还是要交钱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这样子啊,那她们为什么不和白莎燕她们合作一起对抗狒狒。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没办法合作,两帮人以前积恨已久,不可能有合作的,加上被狒狒的打击,也没办法对抗狒狒,人数越来越少,没办法和狒狒对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那我问你,你有没有在监区,有很好很铁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谭可摇头:“没有。以前有,志同道合,都被弄走了。如果我家庭条件好一点,我也不会留在这里受这份罪。我家里的寄托都在我身上,我不知道出去了后,家里人会伤心成怎么样,我也不知道出去了要做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好,你也算是孤军奋斗了,对吧。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嗯,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以后,你多了一个战友,我。”

    谭可看看我,没说什么话,但是她那眼神,就说明了一切,她并不是很縞hun meng遥谰稍诘s敲魈臁?br />

    其实,不光她担忧,我也担忧。

    可是我知道,担忧没有用。

    遇到问题的时候,强者从不相信应该,遇到问题首先面对解决问题,弱者因为相信应该,所以认了命运的安排。

    做对事是态度和方法,没有做错事的人,只有做不对方法的人。没人喜欢做错,只是方法不对。遇到问题永远不要让情绪左右自己,不要怀疑自己,而是要找对方法解决。当你的方法越来越多时,你的能力才会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可是,我真的找不到突破口啊。

    总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在愚昧的坚持着,要不然的话,直接放弃,撤了算了?

    好不容易,在谭可的安排下,我得以和白莎燕一见,实际上,也不算是安排,因为白莎燕刚好因为下雨生病,去医护室,谭可送过去的,就偷偷跟我说了。

    我马上去了医护室,见到了传说中的白莎燕。

    只是,见到她的第一面,我就,没什么想谈的。

    这个女的,瘦瘦弱弱,做人家老大?

    恐怕十个她,都打不赢狒狒吧。

    好吧,她可能是帅才,诸葛亮那种,虽然手无缚鸡之力,但胸中有韬略之才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,盈盈弱弱,感冒了还来吊针,还不停的咳嗽。

    我坐在了她身旁,盯着她看,我让谭可出去门口去守着。

    我是偷偷来的,当然不能让监区的她们给发现。

    白莎燕看着我,我也看着白莎燕,我打量她,她当然也在打量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好,白莎燕。”

    白莎燕说道:“你好。张管教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白莎燕说道:“听过大名,也知道你来了我们监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好吧,那免得我自我介绍了。”

    白莎燕的声音,有些重,鼻音,因为感冒的缘故。

    白莎燕说道:“找我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来了监区,听说了一些事。当然,也听说了你的事。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我来到了监区后的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白莎燕说道: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被女囚攻击。”

    白莎燕说道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狒狒的手下干的,狒狒,你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知道。她是监区的老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听说你也是帮派的老大。”

    白莎燕说道:“我不是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囚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听说你们以前是一个帮派,然后,你们的头儿被狒狒害死?因为和狒狒抵抗,和刀华抵抗,所以被害死,你就自己做了大姐大,号称自己帮派白帮,对吗。”

    白莎燕说道:“不对。”

    她干嘛否认?

    我问道:“为什么否认。”

    白莎燕说道:“你找我到底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难道说,你的上任老大,被敌人害死,你就不想报仇?把自己的帮派扯起来,组织起来,对抗狒狒她们?”

    白莎燕说道:“我没有那么大的才能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,她努力过,失败过,被狒狒疯狂打击中失败,失败让她认命了,她只能认命,只能委屈求生。

    如果她反抗,她就会被踩下去,可能还会付出生命,所以,她选择了屈从。

    说完了后,白莎燕扭头到一边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难道,就这么甘愿的,甘心的,受人欺负下去吗!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。

    看来,她真的心死了,反正也就熬几年就出去,就这么默默的配合狒狒她们,要钱给钱。

    受欺负,也就默默忍着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白莎燕,我听说过你的事,难道,你就不抗争,失败了就甘心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白莎燕被我逼问着,她一扭头怒对着我道:“不可能甘心的!可是我在这里面,我再怎么反抗都是徒劳的,你知道刀华给她们撑腰吗!她们一切的所作所为,都是刀华的指令!我在这里玩不过她们,我出去了,我会想办法报复她们的!血债,血偿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白莎燕凶狠的目光,灼灼发光。

    狒狒她们杀了白莎燕的老大,白莎燕想着报仇,而且这些时日都是受尽了侮辱,她韬光养晦,忍辱偷生,就是想熬过去了出去后,再强大起来,对付狒狒这帮人。

    白莎燕说道:“你以为我不想报仇!你以为我心甘情愿让她们踩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我理解你。我以为,你会甘心受欺负了,你这个办法也是挺好的一个办法,只不过,你不觉得等待得太久了吗。”

    白莎燕问我道:“可我还有其他的办法吗。我不是没有尝试过反抗,斗争,我组织我的人,对付她们,可是,我们受到的打击就越大,做的全是无谓的抗争,一切都是徒劳的,全是送死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么说的话,真的就不打算反抗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