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35章 狱警谭可相救
    我走到了楼道的最里面,两边的监室,全是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诡异。

    阴森森,仿佛一会儿从哪儿会钻出一个女鬼,亦或者是,已经有一个女鬼在跟着我了。

    我走到了最里面之后,看着二楼的楼道。

    通向二楼的楼道,只有一盏黯淡的灯亮着,上面的靠墙的小窗,十分的外面下着雨,光线暗淡,整个楼梯上更是显得阴森,仿佛走上去就是通向了鬼屋。

    不过,一切都太静了,静的让人觉得诡异。

    整栋监狱楼,一点声音都没有,我想着,难道整栋监狱楼的女囚,全都出去了?

    不可能啊,很少有这样的情况的,平时如果劳动,出去放风什么的,都不可能全部出去的。

    问题是今天下雨,放风场上肯定没人的,那那么多人都去劳动吗?

    我有点迟疑了,不想上去了,我觉得可能上面就是陷阱。

    虽然我去拿了钥匙就进来,时间很快,但是,邝薇她们一时间也马上知道我进来的,而这短短的时间,她们可以用对讲机,让人在监室楼这里,给我挖好陷阱让我踩进来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,我看着上面,仿佛有一个魔鬼的大嘴巴,已经张开了,就等着我自己往里面钻了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我一直这么犹豫下去,那我何时何刻,才能突破?

    我进来监区也有一段时间,这一段时间,我请客吃饭,我讨好她们,我对她们好,但是,只是说表面对我挺喜欢而已,她们还是一样的,站在刀华那一边,我找不到任何一个盟友,我还是孤军作战,孤军奋斗,这种情况,我不知道要撑到什么时候才能突破。

    好吧,上去吧,反正,我有 shou呢,大不了,像上次一样。

    静静的。

    我迈着脚步,往上走。

    突然,左侧的铁门,有脚步声传来,我吓了一跳,是人是鬼?

    我侧头看过去,只见一个女狱警走了过来,打开了铁门,然后对我喊道:“你过来帮我一个忙可以吗!”

    我看着那个女狱警,是谁啊?

    要我帮什么忙?

    我说道:“干嘛啊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高兴,因为,她打断了我的计划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过来帮我移开外面的几个石墩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空呢!”

    她拉着我:“快点了,这几个石墩要清理的,队长早就说了,因为姐妹们都没什么力气,刚好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她,没好气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没办法了,先去帮她移开石墩。

    楼道的最尽头这边,还有个小门出去,小门出去有几个石墩,挺重挺大的,这是通向楼后面的小路。

    我和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移开了石墩,我气喘吁吁坐在其中一个石墩上,说道:“移开干嘛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因为有点挡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了,我移开了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问我道:“你是想上二楼吧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我巡查呢,上去看看,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女狱警,是那种干活的比较实诚的女人。

    估计也是二十五六岁这样吧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为什么人家都不来干活,就你上心,来搬走石墩。还下着雨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队长是吩咐下来,她们都不搬,我就想办法自己搬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哦,真是听话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不想搬的,你来了,刚好叫你来,我不想让你上二楼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我。

    话里有话?

    我抬着头,看着她,她也看着我,雨淅淅沥沥的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上面有人等着你上去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上面,有谁等着我上去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二楼,肯定不是你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在这里没朋友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她们手拿棍棒等wu qi,七十多个人,在二楼楼梯口上面,埋伏着,等你上去。”

    我惊愕。

    我问:“你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因为我在这边,外面巡逻,偷偷看见,看见她们布下埋伏圈。刚好这边也是一个侧门,没人会注意到这个小侧门,我也是无意中看见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是谁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邝薇邝队长,让女囚们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现在,在二楼那里,一大群的女囚,手持棍棒等凶器,等着我上去,想弄死我。

    太危险了,好在,刚才她来拉着我出来了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真的假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你不信你可以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道:“那算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听到楼里有脚步声,有人从楼道走过来了,是邝薇,邝薇带着人走了过来,然后到了这边的小侧门,看着我们两个坐着,问道:“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很不好。

    责怪似的目光,看着我旁边的女狱警。

    女狱警站了起来,对邝薇说道:“队长,你之前要我们搬开这石墩,我们没力气,刚好看到他来了,我就让他来搬了。”

    邝薇没说话,盯着我们一小会儿,然后转身带人走了,什么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她走后,女狱警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女狱警对我说道:“她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生气什么,是不是埋伏好了,我没上去,所以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女狱警说是的,然后她问我:“她们为什么要弄死你,因为你和她们作对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是吧。”

    我无法搞清楚我面前这个女狱警的真实身份,她到底是谁?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是谁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那边聊。”

    她站起来,沿着屋檐下,走到了楼栋的另外一侧,我跟着过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这边,看着外面的雨景,靠着的是一边的侧墙,就是说什么,也没人可听到了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叫谭可。”

    她伸出了手,和我握手。

    我急忙伸出手,和她握手,谭可?貌似,听说过?

    谭可,好像听说过这名字,又好像没听说过,到底在哪听过呢?有点耳熟。

    谭可问我道:“不认识我。是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抱歉,这个名字,我有点耳熟,可是一时间我想不起来,好像听过,然后,我根本就没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我在想,她难道是贺芷灵给我安排过来的,监区的卧底?来帮我的吗?

    她说道:“你是听过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我听过?我在哪听过?你怎么知道我听过?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在会议室,你和监区长刀华聊的时候,她提到过我,当时说的女狱警没有把那些女囚监室门关好,说是狱警谭可没关好,让那些女囚从监室中冲出来了打你,谭可,就是我。那个所谓的,没有把女囚监室门关好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,我想起来了!就是你啊。靠,我说怎么那么耳熟,原来刀华那天提起过的,说你没关好那个监室门。所以让女囚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并不是我没关好,是她让她的人设下了埋伏圈,那些门,是故意的这么没关好,等你进去后,让女囚们对付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个我知道,她一直都想弄死我。不过,你说她让她的人,难道你不是她的人?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我基本上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哦,那你也算她的人啊,你干嘛不帮她呢?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我是她的人,属于边缘化的那种,不是太听话,因为太多的害人的事,我不想做,所以她们有什么任务和动作,都不太想让我参加。所以那次监室门故意开的,想把我推上去背黑锅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找个替死鬼嘛。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我那天来到了会议室外,偷听到了你们的对话,你说不让处分我,我很感激你,不然的话,我可能已经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倒也不用谢我,那时候我也想着,让一个背黑锅的去扛祸,又有什么用,你是无辜的。不过话说回来,她们让你去背黑锅,难道不和你商量吗。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谈过了,我不是很同意,可是我没有办法。如果我不同意,她们会有很多方法让我滚出去,如果我同意,我可能还争取到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看来,谭可在这个监区里面,也的确是很无奈的生存着,渺小的,挣扎的,生存着。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所有和她们作对的,不听话的,她们想要弄走的,基本上无一幸免。监区里,她们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可能你有后台,所以她们弄不走你,就想着用其他的方式整死你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有后台。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监狱里只有你一个男的,有没有还不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好吧。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可是你的后台,为什么让你进来了这里做管教,你不是在监区当了dai li监区长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天有不测风云。那你现在救了我,如果她们知道,也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谭可说道:“她们没知道我救了你,我也假装无意的,但她们肯定会心有怨恨,会想着对付我。”

    我可怜这个女孩,可是我也帮不了她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