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29章 A监区大姐大
    迟到了。

    因为从那海边到了市里,是挺远的一段距离,然后再到监狱,已经严重迟到了。

    现在我在监区,可迟到不起啊。

    到了监区,果然,迟到不起。

    邝薇恶狠狠的盯着我,在整个办公室里面那么多同事的灼灼目光下,对我劈头盖脸的开骂:“几点了!几点了!你自己看看几点了!也不知道请假!在别的监区惯了,来我们监区也无所谓了是吧!”

    我低着头,任她骂吧。

    邝薇说道:“扣分,扣钱!写检讨!当众检讨念出来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邝队长,不就是迟个到吗,扣分了扣钱,也就够了,写检讨,当众念?你这不是故意侮辱我吗。”

    邝薇说道:“你说什么,我侮辱你?你迟到你还有理了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别的监区都没那么严重过,迟到了还写检讨,当众念出来。”

    邝薇打断我的话:“别的监区是别的监区,我的监区是和别的监区不一样!”

    她意识到说错什么话,急忙补道:“我们这里的监区,是和别的监区,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哦,那检讨要怎么写。”

    邝薇说道:“检讨要诚恳,怎么写,不会写就不要做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口口声声叫我不要做了,你以为你谁啊。”

    邝薇说道:“你有工作考核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我不就是迟个到吗,能开除我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以后,你有的是犯错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。你凭什么开口闭口开除我,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,监狱长都没你那么讲话的。”

    邝薇恶狠狠的盯着我。

    huo yao味十足。

    我心里盘算着,和她这么斗嘴,其实没什么用,她还是会继续对付我针对我,我这么和她吵架,还不是浪费自己的时间。

    争斗的狠心,要用在暗处,明处,就假装输给她好了,我说道:“好,我写。”

    我回去坐着自己位置上,写了检讨,然后,邝薇要我当众念出来,我也念了,她心满意足,走了。

    我靠在了办公椅上,闭着眼睛,脑子里全是刚才邝薇那嚣张得意的表情。

    一个队长,因为监区长刀华的重视,提拔上来做了一条狗,就那么嚣张跋扈。

    竟然敢这么对我。

    不过,我现在没有办法和她对抗啊,也玩不过她,我找不到办法向她下手。

    因为她和刀华,都是住在监狱,很少出去外面,想要抓她们,基本是不太可能的。

    出去了外面操场,隔着铁丝,坐着抽烟。

    铁丝里面,就是监区的女囚放风的操场,操场里面,这个时间点,好多女囚在放风。

    有一部分女囚在玩着拳击。

    玩拳击?

    这在b监区监区都没见过的场景,在监区就见了。

    我饶有兴致的,远远看着,她们也看到了隔着铁丝,有个男的,就是我,在看着她们。

    不过相对于别的监区,监区的女囚似乎对我并没有太多的兴趣。

    她们坐着围成了一圈,然后,擂台比武一样,选人上去拳击,拳击是没有拳击套的,完全没有保护的,上去就真的打了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女的,好牛,在中间接连迎来五个挑战者,全都打赢了,看上去,好像打赢了还有什么奖励一样的,好多女囚喊着打她打她,又有一千了,又有一千了。

    打赢了有一千奖励?谁给的?

    然后,五个挑战者上去后,全都败下阵来,那个女囚洋洋得意,喊着谁还来。

    狱警管教们见惯不怪,大家也都在看热闹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身材高大如黑熊的女子站了起来,比黑熊还黑,膀大腰圆,又一个女汉子。

    她走到中间,挑战那个接连打赢的女囚,说道:“我下两千!你要是一分钟之内没倒下,我狒狒就输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自称狒狒?

    对,就是那个被我捅伤了的那个女囚说的,狒狒。

    监区的女老大?狒狒。

    果然是生了一副猩猩的面孔和身板。

    姓费,外号狒狒,她自己还叫的那么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个接连打赢的女囚,身板比狒狒小很多,说道:“不行,一分钟,我顶不住。”

    狒狒哈哈一笑,说道:“一分钟你都顶不住,你还做什么男人。”

    一大群女囚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狒狒说道:“男人要是一分钟顶不住,那可丢人。你是女人,那就,半分钟吧,三十秒!两千块,赌不赌?放心,我不会往死里打!不过可要定好规矩,你不许逃跑!”

    对面那个女囚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二十秒!”

    狒狒说道:“二十秒就二十秒。你们数数啊!”

    然后狒狒按着自己手指咔哒咔哒响:“开始没有!”

    那个连赢的女囚,摆好架势: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狒狒喊道:“你们开始倒数!”

    围观的女囚们开始倒数:“二十,十九。”

    狒狒朝着连赢的女囚冲了过去:“啊!来吧!”

    那个连赢的女囚退后两步,然后也冲了过去,两个人不是扭打在一块,而是像打拳击一样,左右拳飞速攻击对方的头部。

    两个对战着,都咬着牙,承受着对方的拳头的攻击。

    明显的,狒狒的肌肉发达力气更大,对方打在她头上,她咬着牙,疼,却纹丝不动,而那名连赢的女囚,被打中的时候,全身都后退。

    当女囚们倒数喊到了八的时候,狒狒集中全身力气,砰一拳砸在了连赢女囚的双眼中间的鼻子上面凹处,女囚后退了几步,往后倒下去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然后,女囚们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和掌声。

    狒狒高举双手:“赢了!”

    玩得可真大啊。

    那名被击倒的女囚,挣扎了一会儿后,自己坐了起来,鼻血往衣服淌下来,女囚们急忙过去照顾她。

    好强悍啊。

    这打架,根本就不是女人之间一样的打斗,而是,完完全全的,像电视上拳击场那拳击选手之间的格斗。

    我这小身板如果上去,和狒狒对决,估计撑不了几个回合,也被她打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狒狒啊,就是刀华手下的走狗帮,看起来,势力庞大,她也很能打。

    这家伙啊也是我敌人了,因为刀华肯定让她对付我。

    监区里有个白莎燕,是狒狒她们的敌对帮,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,那么,这个白莎燕,又是在哪呢。

    我只能通过刘艳刘静去帮忙查。

    我找了刘艳刘静,让她帮我搞那些女囚的名单过来给我看看,刘艳刘静说,那些名单,在一些狱警的手中,巡查的时候,都有这些资料,但是她很少也能接触到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必须给我找来!”

    刘艳刘静没办法,只能想办法,去搞了资料来给我。

    我查看了一下,找了姓白的,然后找到了白莎燕,是在监室楼二楼的206监室啊。

    二楼,206,我要记下来,下次去巡查,我要去看看,然后下次,找机会接触这个白莎燕。

    刘艳刘静不知道我到底要这些资料来干嘛,但是她也不敢问。

    白莎燕,因持刀伤人入狱。

    被判了五年有期徒刑。

    让刘艳刘静去把资料放好,然后跟刘艳刘静说,去巡查。

    因为巡查,是我们的工作了。

    刘艳刘静哦了一声,然后拿好了本子,和我去巡查。

    我随身带着 shou,如遇突发情况,我可不管那么多,捅死再说。

    和刘艳刘静走着,我发现刘艳刘静今天好像心情很不好,刚我找她的时候,眼圈有些红,似乎刚哭过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刘艳刘静抿抿嘴,说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有事你说啊。”

    刘艳刘静摇着头,说道:“没有什么!”

    看来,可能是和谁吵架了或者遇到什么事了,所以心情不好。

    不管她,我进去了监室楼。

    监室楼,当然有人看守着的,我们进去巡查,她们给我们开门。

    在一道一道的过道门中,我往里面看,警惕着那些监室门有没有开着的。

    一眼看过去,没有。

    今天应该没有什么陷阱。

    我在刘静耳边问:“没有什么陷阱吧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没有。我没听到她们有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进去了之后,我们假装巡查过去,然后,上去了二楼,206,我就盯着那个监室。

    我要找到敌人的敌人,就是我的朋友,白莎燕。

    到了206后,却见206里面,一个女囚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问了一下,这个监室的女囚,都去了劳动车间。

    我心想,要不要去劳动车间看看呢?

    可是,去了劳动车间,我怎么找白莎燕?

    刘静也不认识什么白莎燕啊,而且我现在也不方便和刘静说这些,虽然刘静目前是挺怕我的,但是这女人,可是被刀华同时威胁着,也不敢背叛刀华啊。

    想了想,我还是放弃吧,下次再来,我是这么打算的,先认识了白莎燕,然后想办法接近她,和她聊一聊,和她表明了,要和她联手,看她会怎么说怎么想。

    路漫漫其修远兮啊。

    只是,和白莎燕说了之后,她会有两个想法,第一,和我合作,如果她一直想着对抗狒狒刀华她们的话,肯定愿意合作,虽然我们现在什么也没有,势力很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嘛。第二,因为害怕,不敢和我合作,已经顺从了她们,那就没办法了,我只能另外想法子,可我还能有什么法子?什么法子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搞斗争,就是把自己人搞得多多的,把敌人搞得少少的,我进来了好些天了,自己人一个没有,敌人却发现越来越多,真是头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