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28章 一个疏忽可能就没命
    离开了清吧后,我给格子打dian hua,继续约格子。

    格子却说她今晚她在医院,没空陪我了。

    我急忙问怎么了。

    格子说一个福利院的姐妹生病了,肚子痛,怀疑是阑尾炎什么的,正在医院检查。

    我问要不要我过去。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又不是我病了,你过来干嘛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去陪你呗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平时不见你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现在陪也一样嘛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当然不一样,你来医院陪我能做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只要你想,什么都能做啊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坏。不和你说了,医生检查报告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挂了dian hua后,我看看手机,好吧,既然没空陪我,回去睡觉吧。

    打了车回到了珍珠酒店,下车的时候,一辆车子徐徐开到了我的身旁。

    然后,车子停在了我的身旁,我警惕的看着车子。

    车窗降下,鸭舌帽,很低,但我看清楚了她的脸,柳智慧。

    我上了车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一身的运动装扮,还挺青春的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接着她开车,往前。

    我问:“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去海边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家海边酒店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还是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去就去吧。

    在车上,我有些困,就睡了。

    柳智慧叫醒了我,我和她一起上去了,房间。

    还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房间。

    我站在阳台看外面,听,大海的声音。

    柳智慧从我身后抱住了我,那感觉,很让我舒服。

    我转身过来,抱住了她,她却轻轻推开了我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,然后把她的鸭舌帽摘掉:“这些天你过得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也好,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怎么不好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就那样吧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说,她既然不想说,我也不会逼问。

    回到了房间的时候,躺在了大床。

    柳智慧也上来了,轻轻靠着我肩膀。

    她看看我后,自己亲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我看看,格子。

    我站了起来,去阳台接了dian hua,格子问我在干嘛。

    我说准备睡了,她说她现在也要回去睡觉了,要我想她什么的。

    挂了dian hua后,我回到柳智慧的身旁,说道:“我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噢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个女朋友,和上次那个女朋友,不一样,呵呵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会祝福你,也不会逼你。有时候,我除了想找你做什么之外,还只是想,和你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嗯,聊聊天吧。”

    我不能对不起格子了。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很爱她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其实你知道我爱的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对我的爱,也不坚定,如果真的坚定,那是非我不可,那你就等我,我死了,你会守寡一生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道:“对,的确是这样,我虽然爱你,但是我也是觉得不坚定,而且我这个人没那么伟大,做不到那么伟大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的心里面,装的还不仅是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很多漂亮女孩我都装着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还是谢谢你看上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用谢什么,听起来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那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说道:“我,我回去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不去陪她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回去了。作为朋友,我想陪陪你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柳智慧靠着我,我两都没有说什么话,感觉每次相见,都好像最后一次见面,生离死别一样的。

    可是,她的确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挂掉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运动衣,还高竖着衣领,我说道:“把衣服脱了吧。不难受吗躺下来。”

    她轻轻摇摇头。

    我伸手过去,抓着衣领上下巴位置的衣服拉链,她急忙抓住我的手,不让我拉拉链下来,我问:“难道里面什么都没穿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不是,不想脱了,你有女朋友了,我们就这么聊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手要抽回来,却一个不小心,往她那边摔过去,抓住了她的肩膀肩窝处,柳智慧一咬牙,然后忍不住一样的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很疼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急忙抽回手,看着她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她有伤?

    我不管她,一伸手过去,把衣服拉链拉了下来,把衣服衣领拉开,她脖颈到肩窝到里面的衣服里,被包扎着的一道长长的伤处。

    我问:“这是什么!”

    柳智慧想要把衣服拉链拉回去,我不管她,把她的外套给脱下来了,然后看着她的伤处,包扎着好了的,但是看来,好像被人用刀一刀从耳垂下砍到了肩膀后面一样。

    我问柳智慧:“这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伤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被人砍的?他们找人砍了你了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没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说啊!”

    看样子,柳智慧面临的危险,比我想象中的,还要危险太多了。

    柳智慧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说啊,怎么呢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告诉了我,她那晚跟踪人,跟踪到了一个小县城,然后到了一个小旅馆里睡觉,结果,人家被跟踪的人,发现了她,直接找人来围了旅馆,她从旅馆的三楼窗口跳下车顶上,肩膀脖子这里被外面的电线上的电线架子割到了。

    当场血流如注,好在那些人追来的时候,她上了自己车,开跑了。

    我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紧紧的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也许,真的一别,就成了永别。

    我深呼吸一下,问道:“是不是现在就是最危险的时刻了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是。也许一个疏忽,就是没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还在想办法接近他,杀他,可是人家重兵把守,也要对付你,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已经除掉了很多个障碍,走到今天,就只差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其实我想劝你放弃,可以发展其他的势力,然后等有一天,可以通过别的方式来解决了他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等?等到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例如可以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,”

    柳智慧问我:“什么程度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做到了地盘的老大啊,或者认识更厉害的人啊,对付他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太难了,太久了,别以为只有你会进步,他也会进步,他越是往上升,想要靠近他就越难。我们发展的速度,远没有他们发展的速度快。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。

    柳智慧说:“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只能拼了。这是最后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我叹气。

    柳智慧看着我,用手摸着我的脸,她的手掌冰凉。

    我也摸着她的手,说道:“我,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那就不要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很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生死有命富贵在天。如果真的死了,对我来说也是一个解脱。”

    对,对她来说,的确是一个解脱,她的家人,都在天堂那里对她招手,剩下她一个人,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上,这是怎么样的痛苦,全家被灭,只剩她一个,活着多么的孤独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别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知道你会想我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叹气。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躺下来。”

    我躺下来,她也躺下来,她关了灯,黑暗中,她让我抱住了她,然后舒适的,紧紧靠着,让我抱着她睡。

    我竟然有种,想哭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柳智慧,只不过,是一个孤独可怜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可怜她悲惨的遭遇,却又帮不了她什么。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无论未来怎么样,记住,坚强的走下去,幸福的走下去。我一直都会陪伴你的身边,正如,你一直都在记挂着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别说了好吗,我想哭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笑了,抬起头,尽管看不到她的脸,可我知道她在看我,她摸着我的脸庞,说道:“你说你为什么那么傻,傻得那么可爱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的柔情,让我感觉到,融化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别去报仇了,先离开一段时间,好不好。如果你愿意,我陪你走,陪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笑了笑,问:“你女朋友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女朋友。跟她说清楚吧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可是个人渣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人渣就人渣吧,只要你能活下去,比什么女朋友都重要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会努力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离开,好吧?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别说了,我不可能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我只好,放下了我的手。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睡吧,不要想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她紧紧的贴着我胸口。

    我抱着她,沉沉入睡。

    次日起来,她已经离开,被窝里,还有她的余香,枕头上,还有她的头发的味道。

    我抽着烟,拿着个枕头闻着,像是一个花痴。

    这一次别离,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见了,最关键是,还不知道能不能见着她了,心里面涌着伤感,不能想太多了,该去上班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