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24章 退无路可退
    去了龙王那里。

    去了西城。

    不知道龙王找我,到底出了什么事,难道说,四联帮林斌,打过来了吗。

    到了西城后,我找到了龙王。

    他在他那新饭店里,一个人坐在包厢里。

    我挺奇怪的,这有酒有肉的,敢情是叫我来喝酒啊,搞得很紧张严重的样子干嘛。

    我进了包厢后说:“怎么了龙王哥,那么心急火燎叫我来陪你喝酒啊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对,喝酒。”

    我坐了下来,倒酒:“和嫂子吵架了?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和嫂子吵架还要找你来陪着喝酒啊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是什么事呢。”

    我和他喝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白酒入喉,真是够呛够烈,特别是第一杯。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今天,在西城的某个区,有人下来强制拆迁了,那个地方房地产开发商买了那片地,但有很多人不愿意卖,因为价格低了,那些人下来后,打了那些居民,打得头破血流,好些人还在住院。其中好几个,是我自己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钉子户?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什么钉子户,他们开出的价格,比旁边的楼盘开出的价格低了一半,这是强买啊。人家不愿意卖,就直接动手了。土匪啊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后来呢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打人的人,不是jing cha,不是城管,不是协警,全是liu mang。他们就是开发商的人。开发商,是,林斌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林斌这家伙,还真的是到这边来抢地皮发展房地产了啊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人很多,打人的下手很狠,我们如果和他们打,他们打不过,不过他们肯定报警,因为他们有正规的手续,合法的手续,我们动他们,我们是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找我来,说这个,是想问我怎么办吗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带队的人你知道是谁吗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是谁?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彩姐。”

    我惊愕了好久,彩姐?

    带队的是彩姐?

    彩姐跑去做了林斌的,四联帮的马前卒?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我就知道你不相信,我一开始也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龙王哥,你说谁我都信,这彩姐,至少有分辨好坏的能力吧,她也不是那样的人,跟着林斌为非作歹去害人,还有,她和林斌的手下霸王龙,从来都不和的,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龙王没有和我说什么,拿出了手机,给我看一些他手下从微信上发过来给他的zhao pian。

    打开了zhao pian后,是在开发商的那块地皮上的强拆的一些场面,大批的看上去社会人员和所谓钉子户之间的斗殴。

    龙王指着一辆商务车,说道:“就在这辆车上。”

    他随后往后面拉了几张zhao pian,zhao pian是商务车的,其中有几张,分明清晰的看到了彩姐在车上,车窗玻璃降下了,彩姐虽然戴着墨镜,但是很清晰的就可以看出,那就是彩姐啊。

    我拿了龙王的手机,仔细的看了许久,是的,就是彩姐。

    我颓然靠在椅子上,笑了笑:“居然去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。做什么不好,去给林斌做马前卒,做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龙王收起了手机,然后喝了一口酒,然后给我倒酒,说道:“张河啊,人啊,你不能定义她一直是个好人就会一直做好事。也不能定义她做了这些事,就会是个坏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龙王哥,你说这么做还不坏,那还有什么坏的?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人可以追求金钱,但,这么追求,肯定不对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自从她败给了黑珍珠后,被黑珍珠夺取了她所有的东西,她就想着要翻身,想着怎么击败黑珍珠,我也劝过她,她的能力,完全去做一些行业,赚钱,重新起来,可是我真没想到她却走了这一步,这算什么?这是捷径吗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彩姐想着和我们联合,对抗黑珍珠,我们不愿意。记得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所以就去靠着林斌了,因为只有四联帮,才足以灭掉黑珍珠?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她的确是有点,有点不择手段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择手段就选择去投靠林斌了?林斌是什么东西,难道她不知道,不行,我要问问她!”

    我掏出了手机,龙王说道:“别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怎么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你问她什么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问她是不是加入林斌的手下了。”

    龙王问我道:“然后呢?能有什么结果。她说她加入了,你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要劝劝她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你劝得了她吗?”

    的确,我劝得了她吗。

    劝不了。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的确是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那你跟她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,那不管她,那现在他们过来占地盘了,那你打算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这的确苦恼啊,打也不是,不打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其实,黑珍珠已经给出了最好的da an,打,是肯定打不赢的,那就老老实实的,不要去犯着他们了,因为搞不赢林斌,如果被林斌打,而林斌动用的可是正规的合法的方法对付龙王,那真的玩不赢了,就只能,放弃这块地盘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龙王哥,我觉得黑珍珠说的也挺对的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对是对啊,可是我们这么一个大帮派,人那么多,离开了这个地盘,能去哪里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林斌想收了我们,让我们替他做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龙王哥,你们如果跟了他们,他们让你们做的,可都是伤天害理的犯法的事,拆迁就不用说了,还有黄赌毒,全都沾边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我拒绝了。但是,手下的兄弟,几乎有一半人,想着过去跟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你说混的人,还不都是为了钱,他们这些年跟着我,我不做这些犯法的事,能赚什么呢。就说能赚,也没有比做那些违法的事情多。搞这个的,谁不想拼个几年,有钱了后就不做了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么说,帮里一半的人,动摇了,在金钱面前。”

    龙王叹气,说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龙王为难的表情,说道:“如果想走的,只能让他们走了,我还能怎样呢。”

    如果西城帮的手下人,被林斌吸引走了一半,投靠到林斌的四联帮下,那四联帮要有多大啊!

    而西城帮,一下子,就缩小了二分之一。

    我晕。

    这直接从一个大帮,变成了小帮了。

    龙王脸上的表情,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的确,出来混的,基本是为了钱的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我在想,如果他们要走,我是让他们走的,但有什么地方可以退走的,实在想不到,如果无路可退,那只好散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了龙王心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拿着酒杯,喝酒。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散是不想散的,可是没有得选择啊。也好,散了后,离开这里,找个环境好的地方,开个店,做点事,好好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龙王哥,很多人都这么想,包括我,我也想过说,找个自己亲爱的女人,回到老家或者去一个鸟语花香的地方,做点事,每天过日子,可是呢?有那么容易吗?即使是没人找茬了,没人对付我们了,我们退走了,但是,心里真正的能放下吗。我知道我没多大的本事,可是一个男人,应该对事业保持野心的,就算做不出多大的功业,至少也要赚足够多的钱来花。因为,我们容易过,但是下一代呢,还要养他们什么的。生活没有那么简单啊。就算你看开了,放下了所有的这些,可是,那些一直跟着你打拼的兄弟们,怎么办。他们愿意跑去跟林斌吗。”

    龙王叹气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打也不行,退无路可退,没有地盘可退。

    只能放开兄弟让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龙王该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偌大一个西城帮,竟然走到了今天这要分裂的一步,真是悲哀啊。

    当时这帮派成立的时候,也是搞黄和赌的,但是到了龙王接手了,才逐渐逐渐的取缔了这些,虽然做饭店酒店娱乐场所也能赚钱,但完全没有那么赚啊,所以,为了钱的手下要离开,那是怪不得他们的了,他们混这个就是为了捞钱。

    如果,林斌的四联帮到了西城这块地盘,站稳了脚跟之后,会怎么样呢?

    房地产只是其中一块,他们还会搞酒店,搞娱乐场所,搞饭店,等等等等赚钱的生意,那必不可免的会和龙王起冲突,到时候,就是真正的开战的时候,而那时候的龙王的西城帮,比现在人少很多,后台也不够人家林斌深,那还怎么玩,肯定是输定了。

    龙王已经预见了自己的将来。

    现在该做的,就是找一块地盘去重新发展,可是要去哪里去?放眼望去,几乎没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