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22章 监区最大派系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带进来?怎么带进来?经过安检吗。”

    过安检肯定带不进来的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偷偷带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刀华看着我放办公桌上还有血的刀说道:“如果女囚有个万一,怎么办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刀监区长,不要废话了好吗,报警,让jing cha下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她一下子噎住,不知道接话。

    如果jing cha下来查,肯定查出一堆事,一查,查到有人搞鬼,可能还查到她搞鬼,她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不可能查到刀华,刀华是让人去做的这个事,她已经找好替死鬼了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jing cha进来了,也惹出一大堆的麻烦来,刀华肯定不愿意。

    果然,刀华开口说道:“多大的事,还让jing cha进来?jing cha一来,闹得我们还能好好的工作下去吗。上面的领导愿意吗?她们会愿意让jing cha进来查吗。”

    我就知道,她不可能会让jing cha,或者让别人来查的,这种套路,在监区,早就看穿了。

    刀华也有些无奈了,这事儿,开始想不了了之,说道:“去看看女囚有没有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监区长,那我呢?”

    刀华看着我,问:“你怎么了?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这边怎么算?”

    刀华问我道:“什么你这边怎么算?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说道:“监区长,这监室门没关好,两个监室门都没关好,然后,我们进去巡查,一大群女囚就冲出来,攻击我,难道就这样算了?”

    刀华脸色变得很不好看,问道:“你想怎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刀监区长,监室门都没关好,这是什么问题?这是狱警们,管教们的问题!她们严重的玩忽职守,这监室门开着啊,多大的事啊,要是女囚们集体越狱呢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这外面还有通道的一层一层门,出来监室楼还有一道大门,有人看守,到了监区门,还有人看守,还有监狱大门围墙,怎么越狱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吧,好像你这么一说,很有道理一样,可是,以前监狱发生的越狱事件,还有很多的监狱的劫持事件,看守所出事,哪次不是因为囚犯们有空子可钻,出来劫持了狱警啊!要是刚才我被劫持呢?”

    刀华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监室门没关好,肯定是当班狱警和管教,把囚犯门关进去的时候,没关好门,这必须要查!”

    刀华头转向一旁,不想理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觉得,我该报警,让jing cha下来查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张河,你报警?你先去问问领导们,让你报警了吗?你如果不想干下去,你马上去报警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能报警了?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怎么能报警!报警了你知道会怎么样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报警又怎么了,这不是小事啊!女囚们当时可是集体攻击我,为什么?为什么不攻击她们?谁知道这是不是有预谋的事件啊!女囚们预谋要杀害我啊。”

    刀华沉着脸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要是她们真的是预谋sha ren呢?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这件事情,我会让人好好查,谁值班,没关好门,还有女囚们,出自什么目的,带头的是谁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希望如此,希望能好好彻查,如果不满意,我就报警。”

    如果我真的报警,那么,jing cha进来查,这个事的话,大家都很麻烦,包括我,因为我拿着刀捅了女囚,刀从哪儿来,就算是正当防卫,也很麻烦,女囚可以起诉我,哪怕是告不赢我,我也惹来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张河,你要搞明白一点,现在,你捅了女囚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吧,那报警啊!到底是谁对谁错,让jing cha来分辨嘛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你那把刀子怎么来的,光这一点,你就不能在监狱里干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吗,你威胁我啊,难道这个事,是你幕后操纵策划的阴谋?让女囚杀我?”

    刀华怒拍桌子:“张河!你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不是真是你做的,你那么激动干嘛。”

    刀华忍耐了下来,然后说道:“我会好好查,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其实说实话,我们两谁都撕破不起这个脸,如果真的撕破了,报警了,jing cha来查了,下场可能就是两败俱伤,我和她都不用在这里干下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对她来说,肯定心里不平衡,这要熬多少年,才从小媳妇熬成婆,从小管教熬到了监区长啊,她是监区长,我不是,我只不过一个管教,开除了的话,我至少没她心痛,但是为了她,被开除出去,不值得,我还想慢慢的反戈一击,把她弄垮了呢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,你好好查,给我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刀华带着人走了。

    那个被我捅伤了的女囚,没生命危险,没有刺到大动脉,就是刺伤而已,住院一段时间恢复就好。

    刘静一看到我的眼睛,就发抖,她估计刚才看了我捅女囚的那一幕,吓得脚都软了吧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刘静,包括那小李小文,两人也是怕的要死,看都不敢看我。

    不过,邝薇邝队长,还是很嚣张,过来了后,对我颐指气使:“轮到你做卫生了!”

    我没和她争吵,这态度,让她凶吧,迟早有她后悔的一天。

    下班后,我马上出去了,去了监狱医院。

    到了那里后,我轻车熟路,不用费多大周折,就找到了那个被我捅伤了的女囚的病房。

    进去了她的病房后,我走到了她的床前。

    那个被我捅伤了的女囚,迷迷糊糊睡觉着,我拍了拍手,她迷迷糊糊的半梦半醒睁开眼睛看我,一看到我,马上是吓了一大跳,然后紧紧抓着被子往后靠。

    我笑笑:“别怕,我不伤害你。你喊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她想叫,却惊恐的只是发抖盯着我。

    那一刀,让她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来找你,只是想和你聊聊,没想要伤害你,更不是对你补刀。”

    她问道:“聊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就是想问你,你们是不是要一群人,想要弄死我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我,不回答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说实话吧,没事,我不会和任何人说起。”

    她还是不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别怪我了!”

    我一凶狠起来,她急忙说道:“这,这都是邝队长要我们做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邝薇,是吧。”

    她点着头。

    我问:“让你们杀了我?”

    她说:“邝队长要我们在一个男的进来的时候,一起出去,按着他的手脚,然后掐死他,谁不愿意,就整死谁。谁愿意,以后有好日子过,好东西吃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掐死我,对吧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:“你不就那个男的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让你们sha ren,你们真敢sha ren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们在监狱里,每天胆战心惊的过,受她们的剥削,稍微怨言就要被打,被关禁闭,大家都小心翼翼的,最怕得罪她们了。我们不想这么做,可是谁都怕被报复,我们会死在这里的!”

    她说的这倒是实话,如果谁敢反抗,好,关禁闭,打,打到你愿意去做为止,饿,饿到你求她们为止。

    如果实在不愿意的,就往死里整,一条命,很容易整死。

    谁都想活下去,谁都不想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们恨邝薇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恨,可是其他人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还有谁恨邝薇的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邝薇只是一个队长,还有很多个队长,包括监区长,我们都很恨。恨不得扒了她们的皮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监区有帮派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有。”

    每个监区,都会有帮派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是属于哪个帮派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就是我们几个监室的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们就是帮着邝薇做事的,替那些人做事的,对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不想做,可是我没有选择,如果不做,下场很惨。大家都图早点出去,图着活下去,活着出去。”

    判断没错,这帮帮派,就是刀华的走狗帮了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们大姐大,叫什么名字。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叫狒狒,是在里面的监室,隔着我们两个监室过去。”

    狒狒?

    有意思,在监区有个黑熊,在监区,有狒狒,有猩猩?

    我说道:“狒狒?就是猩猩的那个狒狒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她姓费,浪费的费,长得人高马大,像一头猩猩,外号狒狒,在监区打架没对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们都是跟着她,是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是带着你们,然后有什么任务,都是她和上面的接头,对吧。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。还有一些问题。你们是不是监区中最大的帮派?”

    她说是。

    我说:“有没有和你们对抗的帮派。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,说道:“谁敢和我们对抗,谁对抗谁就是不想活了,邝薇会带人整死她,我们也会揍她。”

    看来,听她这么说,这监区有点难搞定啊,所有的女囚,基本被刀华搞定了,有的贪图富贵,有的为了苟且偷生下去,有的是为了早点出去,有的慑于淫威,等等原因,被刀华都搞定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