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20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
    我问王普道:“如果,贺芷灵不做啤酒厂了呢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怎么可能不做。一直赚钱,现在又是搞得很大的生意,业务铺到了别的省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因为和那黑珍珠闹架,怕黑珍珠报复,已经转了啤酒厂。”

    王普张大着嘴巴半天才合拢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可能?我刚和她见面回来,她已经和我说了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这赚着钱的生意,她说不要就不要,可能吗?别逗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信不信由你吧,反正就是这样子的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那,那我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怎么知道你怎么办,我找你来,一个是诉苦,二个是想问你,我如果离开了监狱,该干嘛,要不要跟你混。”

    王普道:“你怎么跟我混?我现在都难于自保了,她要是走了,我们怎么办啊!”

    王普有一种天快塌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别那么悲观了,可能换个领导人,会更好呢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不可能了,清江啤酒估计要玩完了。她怎么会不要了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说一个是赚够了,二个是担心黑珍珠的攻击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什么赚够了,有谁嫌钱多的?那什么黑珍珠,给我一把枪!我做掉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只怕还没靠近她,你都被打死了。”

    王普垂着头,丧气道:“真是郁闷,竟然就这么走了。”

    看来,靠着贺芷灵吃饭的王普,对于贺芷灵的离开,显得非常的郁闷。

    他抽着烟,对我说道:“她是个好人,真的,虽然嘴上厉害,但是心里是好的,她对员工都是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看不出来。整天骂人,哪里好,哪里尊重人了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那是你这么觉得。我就问你,我们出来混,为了什么?为了得到尊重?为了得到女人?为了得到车子,房子?都是。但是,没有钱,能得到吗?她给你很多钱,就够了,就是天天骂我,我也觉得她好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实话。

    贺芷灵虽然凶,每天骂人不停,她那样也从来没尊重过人的样子,可是,她出手大方,对手下大方,员工工资高,就是天天骂,没关系,她给那么高的工资待遇,就算让她揍,都觉得她心里是好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的工资,比别的公司别的厂,都高太多了,人家挤破了头进去,管你骂不骂。

    骂几句也死不了。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你最好还是别从她手下离开,你看你走到今天,你的富贵,你父亲的命,谁给你的,如果没有她,你能走到这一步?你还在宠物店给狗洗澡呢。”

    这点的确也是,但就是受不了她那个态度,最关键是,她现在扔我进去监区,我真的怕我牺牲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王普继续教训我:“你说你有今天,谁给你的?要懂得感恩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说的我好像不懂感恩一样,我现在是去送死,白白送死,不是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你让她把你先调去别的地方不行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就是不愿意啊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:“谁让你得罪她的啊,就让你得罪她,就是这下场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好吧,我活该,成了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喝了一些啤酒,然后各自散了回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我还是跑去上班了。

    进了监区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在监区里,看着一个一个人,仔细分辨,就能看出不一样。

    有些刀华的正牌手下,看我的目光,仿佛要杀死我的那种。

    好吧,活在这样的虎视眈眈的环境中,这需要多大的勇气,更难的是,贺芷灵讥讽我是一个懦夫,讥讽我不敢去面对这挑战。

    怎么挑战?

    完全是让我送死。

    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后,我坐在自己座位上,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早上没事。

    中午没事。

    下午,刘静来了。

    她坐在了我的对面,她办公室一直就是我对面。

    然后,她靠到我这边来,和我说话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四周,然后降低声音,说道:“有人让我带你去巡查,有坑。”

    我就知道,她们不会就此罢手,如果不把我置于死地,怎么会罢休。

    刘静被我带人抓了,吓得不轻,不敢得罪我,我也告诉她了,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,她也活不了,她是怕我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,我是不是该进去?

    我问道:“哪个队长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邝薇邝队长。”

    邝薇,我认识,但没打过交道,她是安排我和刘静的工作的一个上司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队长。

    这家伙肯定是刀华的人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去和她说,说我身体还不是很舒服,还去巡查不了,看她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然后你再来回复我。”

    刘静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问:“她们设置的坑,还是让那些女囚的牢房门开着,等着我进去后,整死我,对吧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:“是的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,我懂了。去吧,你先去回复邝队长,说我不舒服,我不去巡查。”

    刘静去回复了邝队长。

    过了二十分钟后左右,邝薇来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满脸斑的小个子女人,脸上写着各种焦躁不耐烦,到了我面前,就马上厉声问道:“安排你工作你还不愿意干了!你哪儿不舒服?”

    我站起来说道:“这几天不知道吃错了什么东西,一直闹肚子,走路都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邝薇说道:“我看你是装的吧,不愿意干活吧,你看你这样,哪里有不舒服的样子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全身无力,真的,邝队长,过几天再去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邝薇说道:“不可以!你能走来上班,你去巡查工作还不行了?上面让你来我们监区享受来了?你不干可以,你离开,ci zhi,不做!”

    如果我离开,ci zhi,不做,她们肯定高兴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如此嚣张跋扈,当着这么多人骂我,我心里甚是不爽,埋下仇恨的种子,我非除掉她不可。

    我深呼吸了一下,忍着下去这口气,我说道:“邝队长,能不能过两天。”

    说真的,我这么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,一点用也没有。

    拖下去几天,她还是来逼着我去巡查啊。

    邝薇说道:“那你在这边的工作,等于是来了不干活的,我们汇报到上面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如果汇报上面去,贺芷灵就是保我,也有人能弄我走,因为,你来了监区,你不听上司的话,不干活,那有把柄落人手里,不开除你留你干嘛,来白养你啊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道:“好,我,我去。”

    邝薇一甩手:“要么ci zhi不干!要么就去好好工作!在我手下做事,想偷懒,不可能!你自己在这里偷懒不干活,那别人都帮你做吗?”

    我不说话。

    邝薇说道:“小李小文,你们好好带带他们。”

    小李小文说是。

    小李小文,也都是她们的人。

    邝薇走了。

    小李过来,对我说道:“走吧,队长让我们带你的。”

    刘静过来了,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,那你们在门口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小李问: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去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小李说道:“那么多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很快很快。”

    然后,我去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假装去的洗手间,实际上,我跑出了监区,去了监区那里。

    直接奔进去,找了小凌。

    小凌看到满头大汗的我,问怎么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以前不是没收过有 shou啊,刀啊之类的吗,给我一把!”

    小凌问:“干嘛啊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在监区,那监区长,跟以前的丁佩一样,给我挖坑,想让我跳进去坑里,让女囚弄死我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那么严重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废话啊,不然我来找你要刀干嘛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唉,那干脆别去闯了,很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没办法了,我不进去闯,她们就要报上面去,说我在监区不工作,不干活,会开除我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开除就开除吧,比起这条命来,什么更重要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重要是重要,但我就是想赌一把,想拼下去,这帮家伙,一个一个的让我看着恶心,气死我了,我要生存下去,我要把她们一个一个的整死!就像在监区一样。”

    小凌拉着我的手,说道:“别了!别冲动!没意义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快点!别劝我,我已经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叹气,说道:“你这样做,我担心闯进去后,你出不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可能,我手上有刀,我看谁拦着我,谁拦着我,我捅死谁!”

    小凌摇着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快点!”

    她再三劝我没用后,只能去打开那些柜子,我从里面拿了一把尖刺,一把锋利的 shou,放进了两边口袋。

    在我走的时候,小凌拉着我的肩膀:“你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要不要找防暴队的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不是没出事吗,出事了再说,你看她们故意打开着牢房的门,到时候,我就抓着这个不放,说是那个什么队长搞鬼的,就算搞不下来那个队长,也能搞掉她们几个垫背的吧。”

    小凌再三叮嘱,要我小心小心再小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