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19章 该不该知难而退
    贺芷灵口口声声喊我懦夫,然后她走了。

    无所谓,走就走吧。

    懦夫就懦夫吧。

    我可不想去送死,这条命,就这条命,玩完了就没得玩了。

    我点了一支烟,抽着。

    这个聪明的女人,想到了下一步,不甘心的黑珍珠会对付她的,黑珍珠想拿回钱,所以,她直接把啤酒厂给转了,这家伙啊。

    然后黑珍珠对她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了,还有一点,我估计贺芷灵是这么想的,黑珍珠一定不会去绑架她或者对她的身体造成伤害,所以,她有些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不过黑珍珠如果真要对她的身体下手,要杀了或者伤了贺芷灵,那黑珍珠的麻烦也大了,包括贺芷灵,也不敢对黑珍珠真正的下手,因为,两人可以从对方的经济损失方面下手,但要真的对身体下手,两人的背景都不好惹,一旦真要闹到那一步起来,对谁都没好处。

    还有,就是我估计她们两也给我留了一点点的面子的,没有真正的闹起来。

    这从经济方面下手,都是小事,把对方的命抹掉,那才是大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要命,她们爱闹就闹吧,就是破产了我都懒得理。

    fu wu员过来,对我说道:“先生,我们这里不能抽烟的。”

    我把烟头灭了,问道:“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fu wu员说道,“一楼买单。”

    我下楼,去买单。

    前台收银的打了账单,然后说道:“你好先生,总共是七百八十二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然后问:“多少?”

    我听错了吗。

    fu wu员说道:“七百八十二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怎么可能,你们搞错了吗。吃了几个蛋糕而已!”

    fu wu员拿着账单给我看。

    刚才我们点的那个小蛋糕,什么森林的,一个要八十八!

    一杯茶,要六十八!

    这简直比哈根达斯还哈根达斯!

    欺负我们老实人吗?

    我一看那玻璃台里面的蛋糕,小小的蛋糕,全是五六十以上价格。

    好吧,我认了!

    不过,在我点了那个什么森林和什么茶之后,后面还有一些点了的蛋糕,我问:“这个呢,我们没吃这些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这些是刚才和你一起的那位xiao jie点的打包带走的。”

    我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贺芷灵请人吃东西,让我来买单不要紧,她居然还打包一堆走,让我大出血,故意的。

    我马上打dian hua给她,她却挂了我dian hua,不接。

    我发了个信息给她:“贺芷灵你给我记着!”

    买单了,我好心疼。

    吃了一块蛋糕一杯茶而已,让我大出血七百多。

    出了蛋糕店,我心里堵,我压抑。

    我打了个dian hua给安百井,问他在干嘛,这家伙说老婆有了,在家做乖乖男,照顾老婆。

    好吧,我本来要找他喝酒,只能算了。

    他问我道:“找我去哪里浪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浪什么浪,结婚了就好好在家里呆着吧!”

    挂了dian hua,打给了王普。

    王普说刚忙完,我说找他喝酒,他问我在哪,我说了位置,他让我过去他那里,说他那里有个地方喝酒挺不错。

    我就打车过去了。

    见到了王普,他带着我去了江边的一处烧烤喝茶喝酒的地方,环境挺不错的,坐在这里,还挺舒服的。

    上酒了,两人废话不说,老规矩,第一杯先喝完了。

    然后倒酒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龙仙仙呢。不带出来让我这个电灯泡照一照?让我这个一千两百万瓦的灯泡,照亮你们的丑。”

    王普哈哈一笑,乐了:“你以前不也经常被我照亮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哈哈,随口问问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在家,忙着百~万小!说,最近报了那什么培训班。花艺?想以后做花艺还是爱好,不懂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哦,挺好,挺喜欢安静的一个女孩,对你也好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你是不是又换了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差不多,那就是换了,怎么,有空带出来给我们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算了,不想让你们照亮我们的美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又是个天仙mei nu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唉,真羡慕你啊,去一个全是女人的地方干活,那些女人也没办法,只有这么一个男的选择,专让你挑选了。话说,你一定要努力,当上这监狱的监狱长,然后,每年给她们举办一个什么选美大会,哦,不能这么明目张胆,应该说办个模特比赛,前三名有奖励,奖金减刑少坐牢几年什么的,你看选出来的全是大mei nu了,然后这些mei nu,你都潜了吧。想起来就是幸福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去死吧,能不能谈些正经的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男人还能有什么正经的啊,就这个最正经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上次给我介绍的那个妞,你们说的很好啊,好个屁啊,一来就各种寒酸我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我们也搞不清楚啊,她对我们那态度挺好的啊,谁知道对你那么嚣张,搞不懂。是不是你得罪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得罪什么了啊,她一来,就各种优越感,好像全天下的美男成功人士都追她一个,让我在她后面排队,我去她大爷的,各种瞧不起我。我都不懂她哪来的这种优越感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她是挺优越的,她条件好,也有能力,在她们公司,她也挺有本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什么都好,就是素质,教养不好。什么鬼啊。不懂得尊重人呢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好了好了别骂了,这个就是我错了行吧。”

    我再说下去,王普估计很不舒服了,我说道:“其实也感谢你给我介绍女朋友的,但她实在有些过分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千错万错,我的错。赔罪。”

    他举起了杯子,我急忙陪着他喝了:“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行了不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以后啊,我找个素质好的,教养好的,漂亮的,再介绍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了谢了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你看我,我对你多好,你看你,认识那么多女人,你给我介绍过了吗。独食难肥啊,难怪长不胖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胖才好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话说回来,那天晚上之后,那贺总,和那个女人,怎么个解决的办法了。贺总拿着酒泼她,我看着就是故意的,然后那女的就直接打了贺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说来话长了,长话短说,贺芷灵就搞了人家的一个项目,然后那女的赔了她不少钱,两人彻底闹上了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我那晚看出来一点端倪了,估计是两个女人为你吃醋的才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吧,我有那么好运,好桃花运吧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不过你这个桃花运我一点也不羡慕,就算她们再漂亮,我也不羡慕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那个一身黑的女的,动不动就拿着刀来捅人,哪天你被她捅死都不知道。而那个贺总,每次一面对她,我都大汗淋漓全身紧张,唉,这样的女人,也就是你这种愣头三才敢去招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没招惹,我那完全是意外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你那天还那么骂贺总,我就说肯定出事,一直踩你的脚,让你不要骂下去,结果,你还骂,还骂,你知道了我制止你,你还骂下去,这下出事没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不知道她平时怎么对我,再说了,那晚她先挑起事端吧。我们坐着好好的喝酒,她干嘛呢?她直接过来,臭骂我。我得罪她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她是什么人?她能骂人,人能骂她吗。你不也一样,在她手下做事,你还敢骂她,她肯定会对付你。给你穿小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即使我不骂她,她也会给我穿小鞋的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你骂她她会加速给你穿小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穿已经穿了,现在我已经被她整得在里面做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王普问: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把我弄去一个新的监区,监区里没有一个我自己人,全都对付我,那个监区长想弄死我。我可能待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王普问:“弄死你?把你弄走人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要让女囚杀了我!不是弄走人,是弄死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那么严重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当然严重。所以不想做了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那,那搞出人命,肯定不要做了。不过,你去求求她,让她把你调出来不就行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就是故意的,让我进去那个监区,说让我去把那个监区搞平了,让我管了那个监区,却一点火力支援也不给我,一个队友也没有,我怎么搞啊?我很快被人弄死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那你还是别做了。来跟着我混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知道你现在买了宝马,混的挺好,还要买车什么的,但如果我问你,贺芷灵不罩着你的话,你能混那么好吗。”

    王普说道:“那应该不行啊,这就是拜她所赐,所以才有的今天,这一切,都是贺总给我的,我很感激她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