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18章 智者才知难而退
    刀华肯定还会让刘静把我带进去监室楼里,或者是其他的有女囚的地方,害我。

    即使我不进去,她也会想办法用其他的方式来迫害我,残害我,杀害我。

    我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可以放了我吗。”

    我叹气了一下,说道:“刘静,我警告你,你以为如果这么对我,你知道你的下场,会很惨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可是我该怎么办,我不帮她,她会开除我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暂时先假装听她的,有什么的话,偷偷告诉我,她的计划,明白吗!否则,我受到一点伤害,这些人可会找到你的家人,找你的麻烦。还有一点,你要是报警,不要怪别人,你知道你会遇到更大的麻烦,他们也没对你做任何伤害的事,你报警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我挥挥手,示意他们继续给她上眼罩。

    那骷髅人过来,刘静马上抓住了我的手,“让他们不要过来,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我拿着眼罩,给她戴上了,她倒是死死抓着了我的手,不肯松开:“你不要走好不好,先带我走好不好!”

    我拉着她的手,出去,上了车。

    送她回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刘静死死的攥着我的手不放开,她难道不是把我当敌人看?

    到了她家小区门口,我解开了她的眼罩,让她下车。

    她下车后,急忙跑进去了小区。

    我也下了车,上了强子的车,我对强子说谢谢,强子说道:“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可能这几天还需要你帮我一些忙。”

    强子说道:“你这大哥当得一点都不像我们的大哥,直接下命令,怎么跟求我们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我想抓了刀华!

    我打dian hua给了贺芷灵,贺芷灵说在忙,我说忙也要谈谈。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行,你来!我在su zhou街安森蛋糕店。”

    我马上让强子送我过去了,因为过去不远,到了那个蛋糕店后,我让强子先走了。

    我进去了蛋糕店,蛋糕店居然装修那么高档,像喝茶的地方,上了二楼,在二楼靠窗位置,贺芷灵吃着蛋糕,很精致的糕点,喝着茶,好不惬意。

    看她对面应该刚才有人坐,也吃了一些糕点,不过没见人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有人坐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我朋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坐了下来,看着贺芷灵。

    我看着那个精致的搞得很好看的蛋糕:“我也想吃这个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一挥手:“fu wu员来这个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这个什么茶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fu wu员加多一杯这茶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靠,那么大方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反正你买单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别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是吗,我过分吗。你帮着我敌人对付我,我没找你麻烦就好了,我过分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,我买单就我买单。”

    几个蛋糕而已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说吧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把我丢进监区,在监区,现在刀华她们要对付我了,我过不下去了!”

    贺芷灵问:“怎么过不下去?也没见你死了啊,你现在不是过的好好的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昨天那家伙让人勾我进去监室楼,差点踏入陷阱,她安排了近百人女囚队伍,在那里等我,如果我进去,肯定是先n后杀!再n再杀!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哦。”

    她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觉得,你根本不把我当一条命来看,你根本就没有把我当人看,你无所谓我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是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不是吗!你让我进去监区,那么危险的地方,我没有援手,没有自己人,没有支援!我就一个人,对抗整个监区,那不直接扔我进虎群里面去让我去送死一样?”

    贺芷灵吃着蛋糕,说道:“送死?说的那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严重?你去试试?你怎么不去试试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那你要我怎么样?你来跟我喊什么喊!你找我是想要解决问题,还是想来迁怒于我?你要是不愿意,可以不干啊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干就不干,你以为我想干啊!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那你ci zhi!”

    我ci zhi?面对生命威胁,我当然要ci zhi,可是,我ci zhi了,我就出来混出来做什么呢?

    行不通啊。

    原本老子在监狱里,已经混起来了,日子混得好好的,让她搞着我去了监区,惨。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就这么一点考验,都经不过,死了就死了吧,没用的废物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没用?我没用的话,b监区,监区谁搞定的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从前的,代表从前的,现在的,才是现在的,未来的,还没到,只看现在。有本事你在监区干出成绩来。”

   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,我竟然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现在不是不想干出成绩来,我在里面,已经受到了生命威胁,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活下去,我怎么干出成绩,也许明天,就死在了监区里面,一切皆成空,还说什么成绩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那就死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来是和你商量怎么解决的,你这怎么讲话呢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坐下来你就不停的抱怨,质问我,你有没有问过我怎么解决问题呢?”

    我喝了一口茶,说道:“好,那我们讨论怎么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口气好一点,我欠着你钱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怎么不会对我口气好一点?我又欠你钱了吗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是我手下!”

    这倒是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,我们来说怎么解决问题。请问,在监区,我没有友军?你没有眼线?难道就只有我一个人在里边孤军奋斗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没有,没有你让我进去玩个球啊!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不行就ci zhi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别以为我不敢,你以为我现在还靠着你,才有钱赚吗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那你ci zhi吧,别废话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!我ci zhi!”

    贺芷灵不屑一笑:“懦夫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懦夫就懦夫?我这叫智者,知难而退,有危险了,还拿命去拼,自寻死路,愚蠢的人才那么干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往后靠着椅子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记住了,贺芷灵,你逼着我走的!你以后不要求着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她倒是没生气,声音平静得出奇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哦。我觉得你ci zhi了,跟着黑珍珠做事,以后的路,会很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倒是不用你来操心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黑珍珠会好好保护你,带着你,飞得更高,更远。像你这种懦夫,也只有很强的人,才能带的起来,仰仗着她的鼻息,为她鞍前马后,端茶倒水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,十足的讽刺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她至少会关心我这条命,我问你,我在你心中,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:“你觉得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就是一颗棋子,炮灰,送死的那颗棋子,那个小卒,过河小卒,小卒往前冲,吃对方的棋子,攻下城池,如果死了,就是炮灰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小卒在冲锋的时候,它有没有得到好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有。可是现在看不到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当你除掉刀华,你觉得你有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我除掉刀华,我的好处也就是得到几天,然后你又把我扔去别的地方,继续做马前卒!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如果你这么想,恭喜你,回答正确,你在我心里,就是马前卒,炮灰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一下子沉到底,冰凉到底。

    我看着贺芷灵冷冰冰的脸庞,冷酷的表情,有些心寒。

    虽然,我不会相信她真的是那么冷酷,可是从她做着的这几件事,尤其是这件,让我进入监区,明知道我可能会去送死,她却还这么个态度对我,如何让我心不凉。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ci zhi吧,别做了,我不逼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,你这么狠心,冷酷,你在啤酒公司,那些员工怎么会愿意跟你,怎么会为你拼命付出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这你不用操心,我也不用操心了,因为,我已经转给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转了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刚才坐在你位置的,是我的一个朋友,我让她接手了。因为我知道,如果我继续做下去,黑珍珠会来找麻烦,啤酒这种东西,想动点手脚,让啤酒牌子搞臭,没那么难。我做啤酒,也赚够了,是适合,退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赚够了?这种话你让我相信?你这种人,那么贪心,肯定是害怕被黑珍珠击垮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我承认是又怎么样呢,我反正已经赢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得人心者,会被人抛弃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站了起来:“不用你来教训我,再见懦夫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