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17章 只是一颗棋子
    我看着一排戴着骷髅mian ju的手下,对刘静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。”

    刘静站直了,看了看我,然后看了看那帮人:“你,你让他们绑了我,抓了我,是不是,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都颤抖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那,那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坚定的喊道:“肯定是你让他们抓了我!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刘静质问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啊,我说了他们跟我没关系的,我不认识他们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你少来!你放了我我告诉你!你不放了我的话,我会报警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去报警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这一排人,不敢过去。

    刘静问我道:“你想干什么!张河!你是犯法的。你抓了我,囚禁我,你是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关我什么事,那些人我也不认识,我是路过的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你,你到底要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我想问你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刘静。

    刘静心中已经肯定了我就是带着这些人绑架了她的,她看了看一排骷髅mian ju人,然后看着我,脸色惊恐得发青,问我道:“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昨天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刘静问:“什么,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昨天为什么一直要拉着我进去监室楼巡查?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那这是我们的工作啊,她们几个队长安排下来的工作,要你和我一起去完成,我只能拉着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我不是没在监区做过事,当时在b监区,我也巡查,但根本就没有必须的巡查,而且,我和你进去监区多久啊?才上去了办公室,就可以去巡查,你当我傻的啊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那是队长那么安排的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刘静,我进去的时候,你知道我为什么肚子疼吗。我其实是装的。”

    刘静问:“什么意思。什么装的。为什么装的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装肚子疼,然后就不用进去巡查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哦,这样子。你,你到底怎么样才放了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惊恐的看着mian ju人们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别急刘静,话还没说完。”

    刘静盯着我,她的眼神,是恐惧,她怕了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想跟你说的是,你最好老实一点,别瞒着我,不然你下场会很惨,你看到这些人了吗,我不知道他们会对你做什么事。如果你不老实的话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你,你威胁我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还好了,我只想要实话,我承诺,只要你说实话,即使你被迫害我,我也会救你,不会让他们伤害你,可是如果你不说实话,我就路过,先走了,你留在这里,他们怎么对你,我就不知道了。可能是,一起轮,也可能是,毁你容,不过这些都还不可怕,最可怕的可能是,弄死人了后,把尸体销毁,神不知鬼不觉,失踪。”

    刘静哭了出来:“不,不要,救我!放了我!放了我,求你。”

    人,都是害怕死亡的,如果说不怕,那是超脱了自己思想灵魂的哲学家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老实和我说,别撒谎。”

    刘静点着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昨天,什么原因,到底!为什么要拉着我进去里面巡查?我可是看到里面的几个牢房的门,有点问题,没关牢门,牢门没关好。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我,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真不知道?”

    刘静马上说道:“我真,真不知道!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指着其中一个骷髅mian ju的手下,说道:“你看,那个人,一直盯着你,想要,对你下手。”

    那个手下马上过来,朝着刘静走过来。

    刘静吓得哇哇大叫,躲在了我背后:“不要,不要靠近我!”

    骷髅mian ju的手下一下子抓住了刘静的手,刘静吓得哇的哭出来,一只手拉着我的肩膀,死死抓着:“快让他走开,走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到底说不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刘静喊道:“我说,我说!”

    骷髅mian ju的手下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刘静哭着说道:“我,我是被逼的!我是被人逼的,我不是有意我是被逼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刘静我告诉你,你今天要是不说实话,他们不会让你走。还有,如果我往上查,查出来你说的哪句是假话,那就有意思了,他们还会继续找你。别以为你能跑得掉,别以为报警能抓到他们。就算是抓了他们,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刘静急忙说道:“我,我不报警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还不快点把事情原原本本说出来!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是,是刀华找了我,她跟我说,让她要我把你带进去监室里面,让那些女囚打你一顿。那个监室门,的确是故意的没关好,好多个监室,每个监室都有不少女囚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为什么打我一顿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我不知道,我问她,她说你让她不舒服。教训教训你。”

    刀华明摆着用女囚来杀我,还说什么教训我一顿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要让女囚杀死我吧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不是的,她就说让她们教训你一下,没说杀了你,如果说杀了你,我也不敢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靠!那你还不是敢了啊!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她威胁我!如果我不这么做,就开除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有那本事吗。你也不是她招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她可以跟上面说我能力不行,可以让我考核不过关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。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她还许诺,如果我做了,听她的话,有个空缺的小队长的职位,她可以让我上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恩威并用啊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我又怕,又想升上去,我不知道我这样子的,要做多少年才能出头,那些在底层做了十几年,进去了监狱十几年的大姐,还有的没升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说的不是废话吗。那些队长什么的,也才那么些个职位,大家都去做官了,那谁来当管教?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我既想升上去,可是最怕的还是她要开除我,我害怕。我出去了,去做其他的工作,我无所谓,但是我家人会说我,她们脸面挂不住,以前塞钱让人照顾。我,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好,可是,可是。”

    刘静声音小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盯着她:“可是你还是害了我了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我哪敢得罪她,她是监区长,她要我不能做我就不能做下去了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所以你就害了我了,你觉得你是对的还是错的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我想和你说来着,可是,可是我真的担心。我是很害怕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刘静,你知道她不是想打我,而是想让女囚弄死我吗。”

    刘静摇着头:“我,我不知道,如果我知道,我绝对不会去做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真不会?”

    刘静说:“真的不会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,我暂且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她是想杀你,我也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。”

    我也搞不清她到底为什么要杀我,有什么恩怨,也就贺芷灵说的吧,就是担心我触动到了她们的奶酪。

    我对刘静说道:“然后呢,她还要你做什么,我昨天跟着你们的车子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她和我出来,让我上车,她说这次行动不成功,还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还有下次?

    我这可头疼了,毕竟刚来监区,和在监区的时候不一样,在监区,好不容易才发展了一群女囚做我的支持者,对抗我的敌人,可是我现在刚来监区,完全没有能接触到女囚,谁会帮我啊?

    就那些刚认识的管教狱警们,虽然和我看起来好像挺熟,一旦知道我和监区长刀华开战,她们还不假装充耳不闻啊。

    那我怎么对付刀华啊?

    如果她一定要我去巡查,那肯定是有埋伏的陷阱的,我怎么办?

    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,这太麻烦了,让我如何是好呢。

    我在监区,没人脉,没一个死党,没人帮我,这种情况,很难搞。

    当时进入监区,虽然说难,至少,监区有个小凌,然后搞定了黑熊,然后高晓宁,才慢慢的找了组织,和敌人们对抗,可是现在在监区,我完全的,没有援手,没有援手,我就孤孤单单的,孤零零的一个人,要对抗一大群敌人,从监区的职工到监区的女囚,一大群敌人,我怎么搞得过?

    啊,我头疼啊。

    我想找到属于我的组织,可是我观察了那么多天,完全没有找到,全都是刀华的队伍,还有听从刀华的唯唯诺诺的一大群手下。

    尽管有些人不全听,但也是摄于刀华的淫威,从了刀华。

    贺芷灵这个家伙,这比把我扔进狼群还要命。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这可真的是把我扔进了虎穴,然后关了门,让我一个人,面对一大群的凶恶的老虎们。

    我就是贺芷灵的一颗棋子!只是一颗棋子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