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13章 肯定有陷阱
    贺芷灵问我:“黑珍珠,这破名字谁取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怎么知道谁取的,反正不是我取的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她很重情义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有点。比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那如果我抓了你,拿你来威胁她,估计她不为所动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这什么想法啊?你有病是吧!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如果她抓了你,威胁我,如果我不去,就杀了你,你猜我会不会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还用猜吗?你这种人会来吗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关键是,她会不会杀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应该不会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我基本会知道她下一步会怎么对付我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会怎么对付你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怎么猜的出来?难道是要抓了你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亏了钱,以她的性格,会想着从我身上,加倍拿回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她是这样的,这点和你差不多好吧。你也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看来,我以为的贺芷灵和黑珍珠的争斗,也就这么告一段落了,可谁知道,这刚刚是开始啊,我不由得想到黑珍珠和彩姐,彩姐的悲惨下场,两虎相争必有一伤,可能两败俱伤,鹿死谁手,谁知道呢,反正都会有一方失败而告终,我不想看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贺芷灵叫fu wu员过来,说买单,fu wu员说七百三十。

    贺芷灵指着我:“那个男的买单。”

    我不情愿的买单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说黑珍珠的下一步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我只是猜测,她真正的下一步要怎么做,只有你才知道,所以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眼珠子转了转,看着我:“去帮我探探她口风,做个内应,间谍,你知道该怎么做的。报酬,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可能!她是我的好朋友,我不可能这么对她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如果你不帮我,就等于是帮她!就是背叛我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什么逻辑?我帮她了吗?你们两个,我谁也不帮!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好啊,背叛我,你知道什么下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贺芷灵,别这么逼人,她是我朋友,是对我有恩的,你也是对我有恩的,你逼着我对付她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从今往后,你是我敌人。”

    她站了起来,走了。

    冷冷的那语调,还飘在我脑海里。

    从今往后,我是她的敌人?

    是就是吧!这种人,不会为人考虑过的吗?

    让我出卖我朋友,我做不到。

    我不帮她,就成了她敌人,这什么逻辑?

    她走就走吧,气就气吧,我看她又要怎么对付我。

    上班,上班是痛苦的,尤其是这段时间的夜班,守门的夜班,搞得我生物钟紊乱,每天昼夜不分,黑眼圈如熊猫。

    上了一段时间,对这个班也就熟悉了,其实也没什么难的,就是要熬夜,熬夜实在不舒服,在岗亭里面,睡也不好睡,经常是睡着睡着,全身麻醒来。

    不过,在守了一段时间后,我们迎来了春天,因为迎来了新人,一般新人进来的话,没有什么背景的新人,最脏最累最苦的活,都是新人去做的,不知道是不是监区长刀华安排的,安排了几个新人接替了我们,让新人来替我们站岗守门了,交接了工作后,我们一身轻松,转进了监区楼,去守监区楼,巡逻检查什么的,这工作,可比守夜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能在独处的办公室,但这大办公室,坐着有空调,不冷。

    而且我这样的,唯一一个男的,进了这大办公室,那还得了啊,全是女的,一个一个的,没几天就跟我混的很熟了,加上我大方一些,请她们去那饭店吃了几次饭,大家对我好得很,我的春天,估计很快就要来临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有个对我虎视眈眈的人,可不想让我的日子好过。

    刀华。

    监区也和别的监区一样,从女囚身上捞取利益,她们在捞取利益,分女囚的钱和东西,但是,刀华还没有让我接触到她们的利益部分,不过,她怎么可能让我接触到,因为我一来,她就看我是她敌人那样子的。

    可是,我好像和刀华并无深沉大恨,她为何要针对我?

    贺芷灵说,总监区长和刀华,是一条裤子的,那就怪不得了,以前总监区长就是丁佩的顶头上司,是一条船的,我和丁佩针锋相对,总监区长一直就对付我,这次我来了监区,她们担心她们在监区的利益受损,被我破坏,她们还不想办法把我除掉才行啊。

    我在监区每天的工作也没有需要做太多事,对我一个男的来说,尤其她们还不允许我进去监区楼的监区牢房里面巡逻,所以,我做的工作就很有限了,所以每天都很悠闲。

    坐在办公桌前,打着哈欠,拿着一本书,看着窗外,今天天气回暖,有了太阳,没那么冷啊。

    窗外,有了阳光,照耀在了操场上,没有平日那种过于压抑死气沉沉的感觉。

    刘静走了进来,看着我百~万小!说,她走过来,对我微笑着说道:“有事要做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哦,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我两到了这边后,就还一直是搭档。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跟我去里面巡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什么,我可以去里面巡查?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是啊,上面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们竟然让我去巡查?”

    我一来这里,刀华她们就各种防备着我,怎么今天那么反常的?

    居然开始让我进去监区监室楼去?

    奇了怪了。

    在监区,被迫害多了,我不由得多了一个心眼。

    我看着刘静。

    刘静问道: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怎么啊,走吧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虽然我跟刘静是搭档,而且还跟她一起在岗亭里呆了一段时间,一起靠着睡了好多次,但,这个女人,我不能不防,因为她这种人,不可靠。

    刘静看我亦步亦趋,问我道: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怎么啊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好像很害怕呢你,以前在别的监区,没有去过牢房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去过啊。”

    我跟上了刘静。

    刘静看了看我,貌似心虚似的,低下眼睛,看着路面。

    我和她进去了监室楼里面。

    越走就越感觉得出来不对劲,首先,是刘静,她走路明显的,有点沉重,我故意说道:“这监室楼里面过道设计这样子,我们走到了里面,如果女囚出来,抓了我们两个,那估计逃不了啊。”

    刘静呵呵笑了一下,非常的不自然。

    我心里更是怀疑她更深。

    我走到楼道口的时候,故意站住了,因为,我看着两边监室,两边的牢房,有几个牢房的门,好像根本没关紧。

    当时在监区,我不就是这么差点被丁佩害的吗,那时候想要进去禁闭室,通过楼道的时候,她们故意监室门没锁好,然后一群女囚冲出来,差点弄死我。

    看到这几个牢房的门,貌似没关紧,我没有再往前走,因为,再走进去,我的下场就是死。

    刘静觉察到她身后的我没有继续往前走了,站住了,回头,问我道:“你怎么了,走啊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,到底是不是跑了算了,反正我是不可能往里面走的,因为如果她在里面安排了女囚要杀我,那我走进去了,就是进了埋伏圈,一旦那几个牢房的门一开出来,几十个女囚马上出来撕碎了我。

    跑了的话,明显的不给刘静面子,而且她们一下子就看出,我看出了她们的圈套。

    我灵机一动,捂着了肚子:“哎呀!痛!”

    刘静看着我:“你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肚子痛,我,我不行了,肚子好痛。”

    刘静问:“肚子痛?”

    我对她摆摆手:“你,你先去巡查,拜托了,我,我去厕所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不行,你要一起的!”

    巡查而已,为什么一定要我一起,我更是坚定了里面有陷阱的想法。

    我挥挥手:“那等会儿再说,我去厕所。”

    我马上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拿了纸巾,去了厕所,假装蹲在厕所将近二十分钟才出来。

    走出来的时候,因为蹲的太久了,我两腿发麻,只能扶着墙走回来了。

    同事们见到我,问我怎么了,我说道:“拉肚子,要虚脱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女同事笑了,有一个拿了泻立停问我要不要吃,我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回去坐在了自己座位上。

    我假装出一副快死的样子,女同事们纷纷过来问我怎么了,我说不知道吃错了什么东西,要死了,全身虚脱。

    女同事们逗了我几句,然后打了温水来给我,让我吃药了,我拿着药,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戏,要演,就要演全套。

    这时候,刘静过来了。

    我更是装出一副全身无力,已经快死的样子,软踏踏的坐在凳子上,靠着椅背,耷拉着头,两眼无神。

    刘静如果这时候,还叫我进去巡查,那肯定是有问题,确定一定以及肯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