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12章 斗争的分析
    看着格子伤心的哭泣,我心里也挺不好受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,的确,爱情大过天,对她们来说,爱就是最大的,没有其他。

    她自己选择的这个想要托付的男人,却让她感受到根本不爱她,这不能不让她感到十分的伤心。

    其实说到薇拉的离开,我也是有罪过的,她作为我的女朋友,她也是如格子这样,感受不到我对她很爱的那种感觉,当然,刚开始时候,不会发现什么,但时间长了,自然会感觉得出来,所以,她就在外面,那样子。

    对于格子,我不爱她,还是最重要的原因,但是院长的意见也是重要的原因,院长如同她妈妈一样的,院长也希望她好,当发现我这个家伙虽然救了她的命,但是并不是很爱格子,而且调查了我之后,觉得我私生活混乱,觉得我不是值得格子托付终生的对象。为了格子的终生幸福,院长也在犹豫了,然后还是怂恿着格子,让格子和人家mi shu好上,另外一个原因,就是想通过格子,和人家打好关系,然后争取早点把项目落实搞下来,为了福利院的这帮孩子们,为了福利院的前途。

    院长的出发点当然是好的,她所有的一切,都是为了孩子,为了格子,她是个好人,也怪我自己,的确有自己的原因,所以她才让格子去和人家接触。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我知道我和他交往,动作有些亲密,我想避免的,可是我怕惹怒他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别怕,如果惹怒了他,他就为追求不到你,就发怒的话,这种男人不会值得交往下去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你不生气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有你的想法,我不应该束缚着你。”

    格子又拉着我的手:“你还要和我分手吗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如果你想和他发展,那你去吧,我不生你气,我们he ping分手。”

    格子死死拉着我的手:“我不要分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格子,你院长说得对,可能我真的不够爱你,不够爱,而且的确跟了他,日子更加的好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我以后再也不和他接触,好吗。我们不要分手。”

    我低着头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格子问我:“好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做什么选择,我都尊重你。”

    格子问我:“那你要和我分手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想分吗。”

    格子摇着头,说:“是你想分。”

    我轻轻抱住了她,她乖乖进我怀中,手紧紧的握着我的手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饿了,去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格子这才露出笑容:“嗯。”

    和她去大排档点了吃的。

    她和我说了福利院的一些难处,福利院现在在这边,和本地的人有冲突,因为地皮归属很复杂,然后经常被本地人来扰。而现在没有上面的正式的文件,福利院就不算是真正的一个单位部门,然后很多问题都得不到解决,包括钱啊,工作人员啊,得不到承认啊,就出现了很多问题。

    而如果要解决这么多的问题,又要迁走又要拿地皮重建,又要扩大又要有钱,又要人承认是正规的福利院的话,就不得不靠上边解决了,这也就是那个长一句话的事,他一批,什么都有了,他如果不同意,一切都不行,所以,院长对这个长mi shu才看得那么重,真的是怕得罪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院长叫你一直和人家打交道,你不去打交道,如果这个项目得不到,那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格子低下了头,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办。我会去找院长谈。”

    我叹气了一下,我也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   吃了宵夜后,原本格子带着我要进去福利院的宿舍的,可是想起院长那么做,院长肯定不喜欢待见我了,何必去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于是,和格子去开了一个房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上班,上班了后,晚上出来,我打dian hua给了贺芷灵,我找了贺芷灵,想和她聊聊。

    贺芷灵接了dian hua后,我说要约她出来谈谈,想请她吃饭,其实我是想问问她,认识不认识长,或者有谁认识的,想让她帮我一个忙。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我刚好也要找你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她找我什么事,两人约在了一家餐厅见面。

    点了菜,贺芷灵特地点了一瓶红酒。

    天有些冷,她带着一条什么波西米亚还是什么风格的围巾,长发,搞得很漂亮的样子。

    上了红酒后,她对我说道:“倒酒。”

    好吧,我倒酒。

    倒酒后,一边吃东西一边喝酒,贺芷灵看了看我,说道:“有什么事找我。说。”

    我说了我想要找她帮忙的事。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长,不认识,没打过交道。好好一个福利院,你瞎操心什么。中东天天打仗,你怎么不去管管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是这样子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了我和格子交往,然后格子被院长逼着去应酬的事。

    贺芷灵听着,脸色有些不好看,冷冷道:“不认识!帮不了!”

    虽然我心里已经带着不可能的心理准备来了,但是她这么一说,我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,竟然帮不到我。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她要去陪才能得到批准,就让她陪好了,亏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亏什么?如果那个mi shu是女的,然后你有男朋友,你舍得,你愿意她去陪吗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和我不同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不同,性别不同?因为你是女的,如果男朋友去就可以配,想得比较开?是吧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女朋友反正很多。没有了这个,马上可以换一个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正经点好吧,我哪来的很多女朋友,我就这一个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就这一个,分手了马上就又有一个,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是来找你帮我解决问题的,你既然帮不了我,那就别出言不逊的说话那么讽刺好吧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也不是个蠢人,为什么遇到问题,都会那么蠢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怎么蠢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她爱去陪去陪,你拦得住吗。她去了你直接分手不就好了吗。什么福利院,什么为了孩子们,为了孩子们就可以背叛自己的男人?孩子们是她自己生的孩子吗?就算是,也不能背叛。这种行径,就是背叛。背叛者,不可原谅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现在不是没去吗,在纠结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让她自己纠结,她如果去了,你就分手,不论什么原因,背叛就是背叛,不可原谅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像有点道理。”

    我折磨了一下,的确如此,我现在想帮格子,也帮不了,那格子如果为了她福利院的院长,孩子们,去应酬那个男的,然后如果非要药出卖了自己的身体,才能得到这个项目,就是背叛了,背叛了,我就不用原谅了,直接分手就是。

    那就,我也不要说什么做什么了,就看格子怎么做好了。

    反正,我也不是一个救世主,我又有什么能力去帮那么多个小孩,帮福利院,我更不是慈善家,那么大的慈善,我搞不起来。

    我就静静的,看着格子自己要怎么选择好了。

    而且格子自己都说,对那个男的有点好感,如果她真的还去了,那我这边,忍痛分手就是。

    我叹息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问贺芷灵道:“你找我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跟你聊聊黑珍珠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黑珍珠?她又干嘛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现在还没干嘛,但接下去,她会想干嘛,我很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这个我怎么知道呢?我又不是她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不是和她很熟吗,你觉得下一步她会怎么走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熟归熟,但是这些,她肯定不会和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骂道:“蠢货!我问的是,你熟悉她的性格,你觉得她会怎么出牌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骂谁呢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蠢到我骂你都不知道了是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了!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不想听的话,有种你就走啊!”

    我当然是不敢走的,我咽下这口气了,我说道:“她怎么出牌,我怎么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斗争,是千变万化的,可是只要能充分分析了解了对手的性格,斗争方式,基本上,可以判断出对象下一步会怎么走。不过和你说这个没用,你这样的蠢货,是不会分析的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骂够了吧!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我问你这个问题,就是个废话。我问你她什么性格。”

    我喝了一口酒,说道:“她,性格比较执拗,孤傲,她是被她那当过jun1 zhang还是司令还是什么军中大佬的爷爷收养的,然后她爷爷把她送去军队中磨炼,从小就开始,好像去的哪里军校,还是哪个部队服役吧,好像还被送去国外的战场待过,反正就是很严酷的生长环境过来的,很能打,wu qi都会用,手下人才济济,全是军队出来的厉害的兵王。她年纪不大,但很聪明,可又有点太自以为是,所以会做出有些比较有点出格的不按常理出牌的事情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