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06章 没想象中坏
    我对贺芷灵说道:“我,我是想问你,那个,那个被调去监区的事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看着电视,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心想,不能说的太直接,还是要拐弯一下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上次那个的事,真的挺不好意思的,我没拦住她。”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看着贺芷灵,以为她会发怒,结果她却面无表情,看着电视机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当时我也没想到是这样的。我为那个事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跟谁道歉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跟你啊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做错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我支支吾吾:“我,我拦不住她啊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拦什么。我故意泼她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,你故意的?你不是泼我的吗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是,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为,为什么啊,为什么要故意泼她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看到她我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那个汗啊,这家伙,见到黑珍珠,不是黑珍珠惹她,而是她先惹黑珍珠,还故意的泼酒黑珍珠,为什么?

    就因为贺芷灵不爽,就能这样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你为什么对她不爽啊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一转头看我:“我不爽,就是不爽。”

    真是够任性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那我就不道歉了。但是你为什么把气撒我身上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什么把气撒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把我调去监区当个管教,为什么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我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贺芷灵,你这完全就是公报私仇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随你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还说没把气撒我身上,那晚被黑珍珠打了一巴掌,然后对我心怀怨恨,直接就这样做来报复我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面无表情,不回答我的问题,看着电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行吧,你爱怎么样怎么样,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无动于衷,看来是不太可能心怀慈悲把我调回去的。

    贺芷灵问道:“那女的是做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问这个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要报仇吗。千万别有这个想法,我告诉你。她不是一般人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哼了一声,显然,不是很把黑珍珠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有军方背景,带着的人,全是顶尖的sha shou,顶尖的保镖,顶尖的特工部队出来的人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最好不要去惹她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问道:“那我这巴掌怎么算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,这巴掌,这巴掌,你,你打我好了,我,我替她挨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凭什么,你有什么资格!我要打回去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千万不要这么想,表姐,她真的不好惹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不好惹,惹了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大:“真的,不要去惹她,很危险的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哦了一声,根本就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是真的担心她,她要去杠上黑珍珠,彩姐就是一个很惨烈的下场!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最好别惹她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对我说道:“是她先惹我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自己泼酒她身上,她怎么惹你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我泼酒怎么了。她打了我!”

    靠!

    好不讲理啊。

    女人吵架都这样吗,那么的不理性,自己先泼酒别人了,还说人家动手打她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泼酒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那就可以动手打人了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问题是你先泼酒人家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法律上泼酒不触犯吧。打人呢?”

    我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反正我觉得,你先泼酒人家,你先错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是不是看上她了。口口声声帮她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不是这样子的,你们两个,我觉得你们两个都有错。你们就该不要再闹下去了,大家互相不管了行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也是,一个劲的问我贺芷灵的底儿,这两个家伙要是干起架来,估计是两败俱伤,我夹在中间,我最痛苦。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她打了我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先泼酒的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我不打回去,我咽不下去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好吧,人家黑珍珠也咽不下去这口气,两个女人,为了一口气,要开架了,关键是,唉,我真不想看到这样一幕,两人两败俱伤啊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别这样,表姐,会伤人伤己。不如大家洗把脸忘了吧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冷冷的,都懒得理我了。

    好吧,既然已经劝不动,我还能说什么,只能祈祷她两能忙着各自的事,然后忘了吧。

    我准备要离开,贺芷灵说道:“慢着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。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调去监区,心里不平衡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能平衡吗。你说你让我过去就过去了,让我做个什么队长的也可以啊,你让我做了个管教,我现在被安排去守门,天那么冷,我每天去守门,我还没时间去做其他事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抱怨什么?那么多女狱警女管教守门,她们怎么没抱怨过?她们怎么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不一样,我出来外面,要忙事情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忙着泡妞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随便你怎么说吧,我不生气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b监区监区,监区,都是我们的人控制了。就差监区。我一直对监狱长低三下四,委曲求全,逆来顺受,卑躬屈膝,为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四个监区,我想全部都是我的人。我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实际上,即使是换成了你的人,我们的人,一样的跟女囚捞好处,唯一不同的就是捞取好处的方式不同了,就是减少了一点剥削她们而已,还有就是,我们一样的每个监区都在给监狱长她们上供,有什么用呢。换做了你来全盘管了监狱,你有了大权了,但是,监狱的女囚还是,好吧,的确比以前好很多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监狱长来说,她已经把我当成她的人,因为我也给她送钱,我们都给她送钱,她只要能捞到钱,就行了,如果真的要把监狱都拿在我们手中,把她弄下台就是最好的方式,可我还没找出她的软肋下刀之前,只能等待。女囚们已经比以前好多了吧,这也是你亲眼所见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看来你是想让我在监区,用同样的方式干掉监区长,爬上去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对。我们的终极目标,是除掉监狱长,可是现在时机未到,我们只能一步一步走。监狱长相信了我,被我麻痹了。可是其他人不相信,狱政科的,侦查科的,还有总监区长,好多部门,她们都还在针对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没那么大的理想和志向,想把她们全部除掉,说说当然容易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,如果有一天,她们联合起来,对我们成功反扑,你以为你能在监区好好做个监区长?覆巢之下,岂有完卵。我完蛋了,你又能呆的下去?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对的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到底想怎么样,让我从监区继续慢慢做起,替换了监区长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除了上边的提名任命,总监区长是可以在四个监区监区长当中选出来的,只要是其他三几个监区的监区长都表决同意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当上了监区监区长,把监区变成我们自己人的监区,让其他三个监区的监区长,把你推选上去当总监区长,监区这一块,在了我们手中。至于狱政科,侦查科这些科室,慢慢的想办法解决掉她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怎么不想办法?就光让我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我不在上面罩着,你早就滚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你罩着,那些真正要做的苦差事,我辛辛苦苦的去干,你倒是活得轻松幸福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不做滚。”

    和这人沟通是没法沟通的。

    我站起来,准备离开,可是,外面风呼呼的吹,看看窗外,下雨了啊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下雨了,借个伞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明明看到鞋架边有伞挂着的,她居然说没有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个不是雨伞吗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我要用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好几把呢,我拿一把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我要用,你自己到楼下买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我出去到外面超市,我身上都被淋湿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斜眼看我:“那么多女性知己,打一个dian hua叫她们送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不给就不给吧,何必说话带刺呢。”

    我去换了鞋,然后,出去。

    门关上了的那一刻,突然的又开了。

    一把伞扔了出来,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地上的伞,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肯定没想象中的那么坏,只是她为什么总让我觉得她很可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