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04章 凤凰落架
    想不到我威风凛凛的张河监区长,一夜之间凤凰变野鸡,虎落平阳被犬欺,真是唏嘘啊。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守卫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事,马虎不得,具体的工作细则,你让刘静教你,记住了,不要出什么差错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监区长,保证不出差错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监区长。”

    她挥挥手,让我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去找了刘静。

    刘静看到我后,问道:“要出去吗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是要出去,是监区长要我以后跟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刘静问道:“跟着我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跟着你做事。跟你工作,让你教我,带我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我就是守卫这边的,有什么能教的。你就跟着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,刘静问我道:“以前你守过门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有哦。”

    刘静于是教我守门什么的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需要记住的很难的东西,不过,有一句话,让我纳闷了。

    她说这个班三班倒,我的是要上到凌晨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上到凌晨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是呀。”

    我算了一下,那真的是要上到凌晨的,我面露不悦,让我来守门,我一个原本的监区长,跑来守门了,让我如何高兴得起来,心理落差不是一般的大啊。

    原本还想着下班了出去找贺芷灵,跟她谈谈,然后再和格子去散散步吃吃饭,结果告诉我上班到凌晨,而且每隔几天都有一次上班到凌晨。

    无奈。

    到了下班时间,监区狱警管教大多出去吃饭,从我们面前出去,好多人都看着我。

    因为我是个男的,其次,我显赫的曾经家世,一个监区的dai li监区长啊,怎么会流落至此,做个看门的管教啊。

    所以,她们出去的时候对我指指点点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好吧,让你们议论去吧,我假装什么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监区监区长,刀华,出来的时候,走过来,站在了我的身旁,手背在了背后,冷冷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干嘛呢这是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,不知道她是几个意思。

    刀华开口训斥我道:“你这在干什么?来这里溜达吗?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刘静,刘静站得笔直,我也占了笔直一点,像当兵守卫的一样。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远远看着就不成样,站没站相,怎么站的?”

    我昂首挺胸起来。

    心中那股气啊,忍着,压着。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不愿意干就直接说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有不愿意干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那就站好了,给我好好上班,不到下班的时间,别想着溜走!在我这里,可不会给你随便能钻空子。”

    我在别的地方就随便钻空子吗?

    死老太婆。

    她走了。

    刘静松了口气,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老家伙,有病吧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她每天不骂几个人她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很好嘛。”

    刘静问我道:“你肯定心里很不舒服,咽不下这口气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看你表情就知道了,很气,只能忍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没办法,我总不能揍她一顿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我是习惯了,慢慢的,你也会习惯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被骂习惯了是吧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是呀,被骂到习惯。你也会慢慢习惯。”

    我习惯个屁,我无法习惯。

    我一定干掉她。

    渐渐的,天黑了,出去吃饭的,也回来继续上班了,有的是下班了,没人。

    刘静坐在了凳子上,我也坐下来了。

    有同事给我们带来了饭,我两吃着。

    刘静问我道:“很想问你一个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你不会介意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都没问,我怎么知道我介意不介意呢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做监区长,是什么感觉啊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,说道:“就那样的感觉。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,反正如果有一天,你当上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没做过监区长的人,自然不会知道那是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有没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,然后那些曾经看不起你的同事,都在你面前低头顺耳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低头顺耳那是肯定的,毕竟,监区长是一个监区最大的官,什么基本都是监区长说了算,就是升职什么的希望,都是掌握在监区长的手中,谁敢得罪监区长,谁不想捞好处,谁不想往上爬啊。”

    刘静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如果我做了监区长,我每天也给那几个整天在我面前威风的训话,让她们专门上夜班,让她们每天讨好我。”

    我从刘静眼中看出,她眼中带着愤怒的火,和对权利的期待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名字中有个静,心里却是一点都不静啊。

    平静的美丽外表下,隐藏着一颗不甘的心,这种人就是一颗危险的炸弹。

    又聊了几句,飘起了丝丝细雨。

    风一吹,好冷。

    她去拿了军大衣出来,一人一件,披着,在岗位亭守大门。

    我竟然沦落至此。

    太冷了,她去拿了一个电热器来,两人靠着,取暖。

    已经到了凌晨时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换班的起得来吗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当然起得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我可能起不来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起不来也要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天那么冷,怎么守啊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在这里边也不算冷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岗亭里,感觉有点,有点暧昧吧。

    岗亭那么小。

    就像收费站里的那个小岗亭,两人是可以呆的了,但是有点小。

    小也好,有点暖。

    待着,两人都犯困了,有一张桌子,可以趴着睡的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平时凌晨值班,怎么值班啊,睡着过吗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对啊,就裹着大衣睡着过。我都很讨厌这个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宁可去监区楼里巡逻,也不喜欢在这里。那里还能有办公室躺着睡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困。”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互相靠着,睡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有人开了岗亭的门,一阵冷风吹进岗亭,冷的我们都醒了。

    醒来后,发现是来换班的,晕晕噩噩的打了卡,明天晚上是凌晨那一班。

    下班,回去宿舍,睡觉。

    这一觉,真是睡得爽啊,在宿舍里睡觉,也真是很舒服。

    睡醒的时候,快中午了。

    跑去食堂吃了东西,没事干了。

    下午上班时间,我是没事干的,我去了b监区。

    找了徐男。

    徐男见到我,在她办公室,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她惊讶我为什么上班时间来找她。

    徐男给我倒茶,端水。

    看吧,一个b监区监区长,对我都是恭敬有加,客客气气,监区监区长刀华,什么鬼东西。

    想起来她那个姿态,对我的那个态度,我就一肚子气。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转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唉,来感受一下老熟人的热情,一进来监区里,都是熟人,这个姐这个哥,这个妹这个弟的,心里真是舒服啊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哟。在监区遇到什么事了?监区没有老熟人了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唉,我被调去监区了。别提了。可伤感了。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这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调去监区,也挺好的,监区没有那么忙,女囚也好管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管个屁女囚啊,我都要被女囚管了!”

    徐男问道:“怎么了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调去做了一个管教,监区监区长刀华,让我去看监区大门,昨晚一直看到凌晨,眼圈都黑了。”

    徐男一下子哈哈爆笑了起来:“你,你看大门去了!”

    我脸都黑了:“很搞笑吗。”

    徐男哈哈笑着,笑完了之后,她说道:“不搞笑吗?你一个dai li监区长,突然去看大门。哈哈。我想象着你看大门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得了吧你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今晚什么时候去看大门,我去看看你。看你怎么看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去死吧你。”

    徐男还在笑着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说起来我就一肚子气,说我什么能力不够,直接调去监区了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哈哈,一下子降到了最底层,你是不是得罪了谁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得罪了贺芷灵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怎么了,和她恋爱不顺?惹怒她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谁和她恋爱了啊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惹怒她了是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知道,我也搞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如果不是惹怒她,那一定是别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惹怒她是一部分,不过应该也有其他的原因,她说让我去监区,把监区也给搞成我们自己人的监区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这还是最主要的目的吧。那你不要那么气馁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不想再干这种事情了,都是第几回了,我早就感到厌倦,厌烦了,我只想好好享受。你说我好好的,在监区做了dai li监区长,就高高兴兴等着升上正的呢,结果给了我这么一出,让我去监区,做管教,做什么不好,做管教,做个队长都好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