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03章 发配
    跟着这个女狱警走进去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她,哟,这个女狱警长得还挺不错啊,眉毛清秀,大大的眼睛泛着水光,搞得很秋波暗送那样的妩媚,整张脸,挺尖的,有种红脸的那样子,身材嘛,高挑,挺高的,但胸脯比较平,不过那张脸,虽然红脸,实话说还是挺漂亮的。

    都怪今天心情沉重,没心情看她,看了她几眼后,她说道:“你看什么嘛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长得挺漂亮的,呵呵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谢谢夸奖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刘静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哦,挺不错,好听。我叫张河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你比我才大几个月,年纪轻轻,就做到了dai li监区长,还是监区长,很多监狱的人都知道你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看来我的名声早已传开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可你怎么来这里做管教了?”

    我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不想说为什么。

    不想和她谈。

    刘静看了看我,说道:“你是不是得罪人了。”

    她有些聪明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我也不懂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那你应该是得罪了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估计是吧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在监狱里混,也不容易,有时候好好做事,能力再强也没什么什么用。反倒是那些会爬的会钻空子的,没什么本事的,每天只想着怎么爬上去的,都爬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还叹息一下。

    听得出来,她对自己现状很不满意,她应该是那种比较有野心的女孩。

    看她那双眼睛,也基本看得出来,有些强势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吧,我也不懂这些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你会不懂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懂。”

    做人装笨点好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监狱长是怎么样的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又好又不好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这话怎么理解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是她的人,她就对你好,你就觉得她是好的。不是她的人,她对你不好,什么累活脏活都是你干,也分不到好处,你就觉得她不好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:“是吧。那你算是她的人吗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看大门的,能算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有时候想想挺不服气的,那些什么都不会只会拍马屁的人,反而都受到重用,我们这些做事的,就要天天看大门,去干活。真想ci zhi算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ci zhi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做什么都行啊,我不少朋友,做美容,做xiao shou,哪一行努力点没有七八千啊,哪像在这,如果分不到钱,一个月只有那点死工资,买化妆品都不够。”

    她深深表达了对现状的不满。

    实际上,我想告诉她的是,拍马屁更是一门技术活,比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的事,更加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首先,拍马屁你要拉下脸,严重时甚至不把自己当人看,要没自尊,没脸没皮,要热恋贴人家冷屁股。委曲求全,被骂被打绝对不还口不还手,还要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其次,会说话,舍得塞钱给人家好处。心里明明讨厌这么做,但却还要装出一副很开心很高兴的样子去讨好。

    试问有多少人真正能做到?

    拍马屁的这些人当中,历史上出现了不少出类拔萃的顶尖人物,远的有赵高啊这一类人物,近的有毛人凤这一类人物,绝对是马屁精人才中的顶尖人才。

    包括我,大多时候,虽然觉得自己做人要很有自尊,很有骨气,但是在贺芷灵面前,我还是要委屈自己,去讨好她,没办法,饭碗她给我的。

    而面前的这个刘静,这个女孩,心高气傲啊,看来还没学会如何去委曲自己去讨好别人。

    路过那操场的时候,那些在放风监区的女囚,也是第一次见我,但是,监区的女囚显然没有那时候在b监区和监区那些女囚那么疯狂,她们只是窃窃私语指着我。

    她们大多人知道监狱有个男的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她们刑期较短,监区的,基本都是关几年就出去的,如果说刑期长的,就是那些从b监区等重监区转下来的那些女囚了。大多女囚关押时间段,在上没有那么强烈,所以,意料中的,没有疯狂起来。

    刘静上楼的时候,我看着她的屁股,一翘一翘的,人也很高,有差不多一米七,长得还漂亮,不过就是胸太平了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臀部绝对看着是很的,那么高个子的女孩子,如果跪下来,呵呵,那画面太美了。

    上楼了后,刘静带着我到了监区监区长的办公室门口。

    敲了敲门,报告了里面的监区长。

    然后我像个等待面试的刚毕业大学生一样,等待。

    我心酸啊,我在监区里面,经历大风大浪,狂风暴雨,经历不知道多少生死逃亡,好不容易荡平了监区,把那群蛀虫清除,把丁佩弄死,即将要坐享幸福的时候,却把我发配到了监区当管教。

    贺芷灵,老子真想掐死她!

    并不是说我得罪了她,她才会这么对我,而是,通过那天晚上的事之前的那对话,我就知道她已经有心要把我调到监区了,那件事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导火索。

    里面的监区长说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刘静说道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刘静走了。

    我推开监区长的办公室的门,走了进去,黑脸老太婆斜着头,盯着我,一脸威严和蔑视,这让我怎么平衡?

    我原本是重监区,监区的监区长,我的江湖地位比监区的监区长高,却要让我站在她面前,卑躬屈膝。

    她先说道:“哑巴了?”

    这真的是故意羞辱我。

    可是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啊。

    我开口道:“监区长好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自我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竟然让我自我介绍,难道她不认识我吗?

    故意的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叫张河,进来监狱工作一段时间了,这是我的个人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我把调令什么的程序的什么资料,都给了她。

    她不接。

    我尴尬的看着她,她说道:“我不看,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收回了资料。

    拿着资料,我定定站着,接受监区的招聘。

    监区长在威严的看着我,确定了自己的威严气势后,我假装低下了头,她这算是给我来了一个下马威,然后对我说道:“我知道你以前做过什么,不用给我看。但这并不证明什么,你现在是一个管教,明白吗。”

    好像我在她面前牛了吗?

    没有吧。

    我从进来开始,我就乖乖巧巧的像个低眉顺眼的小媳妇,都没高傲一下,她就开始批我了。

    从来的时候,我就知道,我会遭受到这个待遇,原因就是因为当时的身份太高了,监区dai li监区长,比她还高,所以,现在遇到了我,她怎么能不羞辱我一下,然后顺道给我压一压,想要挫挫我的威风和锐气。

    可是,我真的没有威风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表情都没变,任她说。

    她问我道:“你认识我吗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说道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姓刀,单名一个华,华夏的华,刀华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记住了,刀监区长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我不管你什么成绩,以前什么身份,你到了这里,必须全部给我忘了,你要从新开始,重新出发,既然是管教,就好好干好管教的事,明白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你之前刚进监狱,是做的什么工作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是做心理辅导的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哦,不说我还忘了。那你到了监区,是做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做指导员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直接去了监区做指导员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是,我是先在b监区做的管教了,然后升到了队长,后来去了那里当了指导员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b监区管教,是负责什么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像什么都做一点吧,就是基层的那管教工作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什么都做一点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之前进去了b监区,b监区长和康云,让我做管教,哪用我干什么啊,刚开始她们不想我参与到分钱什么的事情当中,直接安排我不用干活,就是干一点小事,后来拉我入伙分钱,才让我负责重要一点的工作。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这样吧,你就从下面开始做起,你一定放好自己的心态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是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就跟着刚才带着你来的狱警,刘静。”

    叫我去守大门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刘静是负责什么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刀华说道:“守卫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看大门是吧。”

    刀华脸色一变:“什么守大门!什么守大门?说的什么话这是?”

    我急忙说道:“我说错了话,抱歉,抱歉。”

    居然凶我,有你的,以后收拾你。

    我心里对这个老家伙埋了恨意,就康云,丁佩那种狠角色,我都收拾完了,我不信收拾不来你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