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00章 两强相遇
    贺芷灵这次居然破天荒的听我骂着,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王普一个劲的踩我的脚,示意我不要再说再骂下去了,我骂的起劲,哪有理她,继续道:“而且,想要成功,像你们定义的那种成功,是身家过亿万的,是要挤进市里前十的首富,可能进了市里要进省里,进了省里要进全国,我没那么伟大。牺牲所有玩乐的时间,不谈恋爱,不享乐,每天就围着赚钱的事情转,呵呵,估计你这辈子就这样了,围着一堆钱孤独终老,没有孩子,没有老公,没有ai ren。我有时候想到你,我都替你感到担心。以后你赚多点钱,然后出家做个老尼姑好了。”

    王普用力的一下子踩我的脚,我疼的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普对贺芷灵说道:“他刚才喝多了,口不择言,不要理他,我带他醒酒去。”

    王普拉着我起来,我说道:“靠,我没醉!”

    王普一扯我:“走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走啊。我没醉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没事,继续说,你够胆,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王普只好放手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是担心你才这么说的,我是关心你,你知道不,你应该把你的一些时间留给生活,去旅游旅游放松放松,度假什么的,有空的话呢,下班了像我们这样,喝喝茶喝喝酒,朋友聚会,让人给你介绍男朋友,享受生活。你那么有钱,你为什么还老是那么事业心呢?你也不是那种很缺安全感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行,你给我介绍男朋友,你介绍不出来,你别在我手下做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然后说道:“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。你这样的身份地位,也只能去找跟你匹配的身份地位的对象,如果说介绍,也只能是和你身份地位对等的朋友能给你介绍,我给你介绍谁,介绍王普啊。”

    龙仙仙差点就泼酒过来:“去你的!他是我的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打个比方,别那么激动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对我说道:“我不需要什么身份对等的,我无所谓这个,他有没有钱,怎么样,我不管,我喜欢的就行,你给我介绍,你不给我介绍,你给我下去从管教当起来!”

    我急忙露出个笑脸,玩笑开大了,她生气了,不过她生气竟然没有写在脸上,而且也没发怒,真是百年难得一见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表姐,开个玩笑,别太认真,我也是为了你担心是不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不用你给我担心。记住了,给你一个月,找不到,你这个dai li,没有,去监区,从那里开始,重新开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别别别,别这样表姐。”

    我伸手过去拉她的手:“做人那么认真做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我拉着她的手,说道:“拿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拿。你别那么认真嘛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的表情,看起来不是开玩笑的,不然的话,我也不会求她,难道她还想把我拉去监区去把监区给搞干净了?

    可能她真的有这个想法,贺芷灵说的话,从来都不是随口说说而已的。

    但是,她手下人那么多,派谁去不行,非要派我去吗。

    臣妾真的不想做卧底了。

    贺芷灵用力要甩开我的手,我说:“除非你不让我去监区,我就放开。”

    她挣脱不开,我们这边几个人,看着,她恼羞成怒,一巴掌打过来,我早有所准备,直接拍开她手掌。

    突然身旁一个声音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侧头一看,黑珍珠?

    黑珍珠怎么在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,这应该不奇怪,这条街都是她的,她租给人家来开清吧的,她出现在这里,没什么奇怪,况且旁边就是她的酒店。

    这块地盘,都是她的。

    我和贺芷灵拉拉扯扯的,黑珍珠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黑珍珠看了看我,然后看了看贺芷灵,说道:“你干嘛打她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是我打她,是她打我。”

    我放开了贺芷灵的手,贺芷灵还不死心,拿着啤酒杯就泼了过来,我手一甩,啤酒被我甩到我身旁的黑珍珠脸上,黑珍珠脸上全是酒水。

    我一愣,急忙去给黑珍珠擦脸:“不好意思,珍珠姐,这,这完全不是故意,你,你不是伸手非凡吗,你怎么不躲开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一下子就掐住了我的脖子:“你!给我擦掉!”

    我急忙拿了纸巾:“擦,擦。”

    急忙给她擦脸。

    然后黑珍珠怒对贺芷灵:“你没长眼吗!”

    贺芷灵对黑珍珠说道:“我长了,我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真是够可以了。

    然后贺芷灵又拿了我的那一杯啤酒,直接泼向我的脸,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,黑珍珠见状,担心她自己被泼到,掐着我一转,我的脸一下子全部被泼到了。

    我一擦掉脸上的啤酒,一巴掌跟着打在了我的脸上,啪的一声,清脆响亮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捂着脸:“贺芷灵!你够了!”

    贺芷灵打的这一巴掌。

    黑珍珠对贺芷灵说道:“你这泼妇,有病是吧!撒野跑别地方去!”

    贺芷灵被黑珍珠骂,马上一脚踹过去黑珍珠。

    贺芷灵怎么就跟一个孩子似的,人家黑珍珠年纪轻,年龄不懂事,那就算了,你贺芷灵大把岁数的,还是副监狱长,又是啤酒公司的董事长,怎么还那么幼稚。

    这一脚没踢到黑珍珠,反倒是被黑珍珠飞速一巴掌扇在脸上,往后退两步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我急忙拦住了黑珍珠:“别打了!”

    然后去扶着贺芷灵:“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何曾受过如此羞辱,咬咬下嘴唇,狠狠一巴掌打在了我脸上,我哎呀一声,然后她已经跑了下楼去。

    我急忙要追下去,黑珍珠拉住了我的手,我动弹不得,因为她力气很大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不许你去追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放开我!她是我上司,她一句话,就可以把我前途都弄没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可以把你命弄没了。”

    一把 shou,抵在了我的腰部。

    我不敢动了,她是不敢真的捅我,可是,她有可能会划我一刀,让我痛苦。

    我还是放弃了去追贺芷灵,她现在肯定在气头上,我去追贺芷灵,她也不会原谅我,还是等她气消了再说。

    明天再找她。

    看到明亮的 shou抵在我的腰部,看戏的王普他们几个也都怕了,不敢看黑珍珠。

    黑珍珠对我说道: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我坐在了贺芷灵刚才坐的位置。

    我是被她要挟的,因为那把 shou对着我腰部。

    黑珍珠也坐下来了,但是 shou没收走,问我道:“你敢去追她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干嘛打她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她有病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才有病!她怎么有病了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她先打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骂她干嘛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她泼酒泼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又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她泼向你,完全不理我在你身旁,就是找打!比如两人在街上枪战,完全不理会路上行人,你说该不该死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有这么比喻吗。”

    不过贺芷灵的确有些过分,泼我脸上就算了,也的确不理会黑珍珠站在我身旁,不怕殃及无辜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她故意泼我的,你看她表面像是泼向你,实际上,就是泼我,她要打我,是本来就想打我,我如果不说那句话她可能不会打,但是她心里就是想着要打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跟她无冤无仇的,她打你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怎么知道!她是你什么人?女朋友吗?吃醋吗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毛病!吃醋什么,她不是我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还想打我,我不卸掉她那只打我的手,已经够给你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最好也别惹她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惹她怎么样呢!”

    她握着 shou用力的顶我的腰部,我说道:“你能不能轻点,真的会捅进我肚子里!这东西很锋利的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放心,我会给你风光大葬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把刀收了好吧,我也打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她把 shou收了起来,然后拿着酒杯,对我说道:“给我倒酒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自己倒。”

    她作势又要亮出 shou,我急忙给她倒酒。

    摊上这种家伙才是真正的倒霉。

    黑珍珠喝了一杯酒,看着王普她们几个,问我道:“这些都是谁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哦,这样子,那我岂不是让你在你朋友面前面子丢尽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放心,我的朋友们从来不会因为一些什么事而看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是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到底想怎样嘛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那女的跟你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表姐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表姐?你骗谁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我上司。很厉害的上司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看得出来,很泼辣。就是个老女人,老泼妇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至于这么骂人吗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