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95章 流水的监区长
    酒喝多了,总让人矫情,醉了总是让人感到伤感。

    不,应该是人真正的伤感,是因为离别。

    想到此生这是最后一次和薇拉相见,我的确也感到伤感,喝了几杯酒后,更是感觉那种哀伤的难过。

    薇拉哭了好一会儿,停下来了,说道:“你是除了我父母之外,在这个世界上,让我觉得最深刻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在你心里刻下最深刻的烙印?还是给你最深刻的回忆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不知道,都是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我也谢谢你一直会记得我。你危险的时候记得我,幸福的时候,记得我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如果让我重来一次,我不会这么对你,我一定会好好对待这份感情,好好珍惜,什么事业都是建立在家庭,爱的基础上,没有了家庭,没有了爱,事业再成功,人都是孤独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竟然能说出哲学家一样的话出来,看来还没喝醉,继续喝。”

    薇拉陪喝了这一杯,说道:“离开你,是我这辈子做过的,最后悔,最遗憾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了不说了,没什么好说的了,过去的,就让她过去吧。大部分人,你是需要放走的,然后你自己向前走,因为即使你弄回来了,你也会记得你们为什么分手。生活是一系列的错误,我们能做的,就是快速的学习到这些东西,然后前进。”

    我这话就是在告诉她,我不会再留着她,不会再把她带回到我身边。

    因为,我对她的背叛,身体和情感的双重背叛,的确是无法释怀的。

    喝了差不多后,我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买单后,我出去外面,拦车。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这几个夜晚,不敢一个人睡,很害怕,你能不能陪我一个晚上。”

    要打分手泡吗?

    我也实在喝多了,不想动了,看了看对面的酒店,拉了她的手,往前走。

    开了一间房。

    进去了房间后,我脱了鞋倒在床上,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薇拉洗澡出来的时候,躺在我旁边,我还是知道的,她没穿衣服,一件都没穿。

    只是,那白皙光滑的皮肤上,一身的鞭痕触目惊心,即使去洗澡了,也带着药味。

    薇拉抱住了我。

    我也没碰她,两人就这么睡了,实在累极困极了。

    醒来的时候,薇拉走了。

    我坐在床头,抽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呵呵,她走得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我还心想着,醒来的时候,该怎么离开,静悄悄的,离开,还是和她说一声,然后在离开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一切都是多余的想法。

    昨晚喝了那么多酒,跟她说了那么多话,也表明了我的态度,离开,是保住她最后的尊严,留给两个人最后的彼此尊重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回不去,何不彼此放开,从此相忘于江湖。

    就这样,薇拉从此消失在了我的世界中,不知道在异国他乡的她,后来过得怎么样,有没有红起来,或者是嫁给了他人,从此幸福起来。

    监区在我的管理下,慢慢的,成绩起来了,从以前丁佩管着的评分成绩倒数第一名,到现在的评分成绩顺数第一,我功不可没,当然,我可不敢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,女囚们听话的缘故,还有就是监区的狱警管教队长们一起努力的结果。

    在开会的时候,监狱长特别表扬了我们监区,还有表扬了我。

    大家都对我鼓掌,监区的监区长范娟,还有b监区监区长徐男都在恭喜我。

    不过,监区的监区长,是哪个呢?

    我侧眼看过去,监区的监区长,一个黑脸的小老太婆,看起来,的确十分的老态,她看都不看我一眼。

    监区监区长又换人了吗?

    俗话说,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。

    在监狱中该这样说,铁打的监区流水的监区长。

    监区长每隔几年基本都会换,有的监区换得很频繁,就例如我所在的这两个监区,各种斗争,胜者为王上去,败者为寇下来。

    甚至,为了争夺这个位置,付出生命的,例如丁佩。

    当然她不是完全为了争夺这个位置而死的。

    监狱就四个监区,有两个监区的监区长对我表示祝贺,那那个监区监区长什么来头,很拽的样子,看都不看我?

    算了,估计也是一个不懂得交往艺术的家伙,懒得理她。

    散会后,大家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我和徐男一起走。

    徐男拍拍我肩膀,说道:“兄弟,行啊你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行,都是有人帮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真是够谦虚低调啊!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说道:“好了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有空也找找兄弟喝两杯酒嘛,这调子都不一样了啊,做了监区的监区长。”

    监区是很有分量的一个监区。

    最有分量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行,那周末吧。不过啊,我还不是正监区长,只是dai li。”

    徐男说道:“dai li不用多久,记得跟监狱长和上边的搞好一点关系,你懂的,很快的,就转正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哈哈,明白明白。”

    回到了办公室,我得意的看着监区,唉,努力了那么久,付出了那么多,也是该到了享受的时候了啊。

    不过,我觉得最享受的,还是高晓宁那家伙,她每天活儿有人帮她干,吃饭有人帮打,做什么都有人伺候,真是享受到家了。

    她坐在放风场,晒太阳。

    我下去找了她。

    我扔给她一支烟说道:“想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看看我,说道:“想男人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,说道:“哈哈,高兄也会想男人?真是有点不可思议啊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正常女人在这里,都会想男人。你现在是监区最大的了,弄个男人进来给我享受享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不成,给你弄自卫棒黄瓜什么的还可以,弄个男人进来,除非我不想干了。我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,来享受了,怎么会去冒险干那自断前程的事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上下打量着我,舔了舔嘴唇,说道:“你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哗,别开我玩笑高兄,一直当你是兄弟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兄弟更不该肥水外流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高晓宁的五官,是长得挺好的,身材也不错,高高瘦瘦,就是缺少了一种mei nu的温柔感觉,就是那份霸气,还有那面容的轮廓,比较像是一个风流不羁的高瘦帅哥。

    可如果她留长发,打扮一下,化个妆,应该也美哭不少人,因为那双眼睛,很漂亮,还有那鼻子高挺,嘴唇也长得好看。

    看看她,我突然还有点心动,不知道动这个女人会怎么样,她会在那方面会怎么表现。

    高晓宁啪的一下打了我一下:“你想什么你!该不是当真吧!”

    她的脸竟然红了。

    高晓宁竟然也会脸红。

    我尴尬笑笑,说道:“其实这么看,你,你还是挺漂亮的,我我的确有点心动的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我是你兄弟,你连你兄弟都想上,你还是人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靠!刚才是你自己先说的好吧。我无所谓啊,反正我不损失什么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拨弄了一下自己头发,不好意思的看看地上,然后看看我,说道:“去死吧你,连我都想上。”

    我哈哈笑着。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看你那什么眼神,早把我衣服脱完了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其实我在想,就是你这个性格的,如果被我扑倒,会怎么叫?那会是怎么表情?怎么个表现?挺期待的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滚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问你啊,有没有谈过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当然有,难道你以为我没人要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啊,的确是这样的,你太厉害了,打架也厉害,性格也厉害,我就想知道,有哪个男人会要你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他比我高,比我还厉害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哪方面,打架嘛?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他打不过我,挺胖,没钱,没车没房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哪个方面厉害?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他上班族,下班摆地摊,有骨气,是一个心理上的强人,精神上的强者。有着成熟的世界观和处世之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听起来真的好想很厉害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女人都是希望自己找到的是一个依靠,再强的女人,也需要依靠,这跟精神有关,和其他无关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那你们分手了吗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笑笑,说道:“没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他等你出去是吧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不是。我们没有真正在一起,我们只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说个屁啊那!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遇到他太晚,他已经结婚,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。我只能暗恋他。这辈子也不可能了。重新找吧,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能出狱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我找不到安慰她的话了。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看你样子,挺担忧我的事啊,那这样吧,以后每个星期,陪我一次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说真的假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