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94章 薇拉的离开
    龙王对我说道:“去找黑珍珠,请她吃个饭,给她送点礼,让她想点办法。这个人,我们的确必须要讨好她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送礼,送什么礼?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送她一些钱吧。没有比钱更好的礼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直觉黑珍珠并不是一个看到我们垮掉不会帮我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懂,她内心真正想的东西,我也不懂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和她交好,算留一条后路吧,即使是失败了,如果她愿意挽着我们一把也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送多少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两百万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么多?送个八十万的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张河啊,也许送这个钱,并不会有任何的作用,可是我还是想这么做。狡兔三窟,我们需要给我们准备多几条后路才行,假使有一天,我败了一塌糊涂连累到媛媛,你帮我求求黑珍珠,她就是帮我救了媛媛那都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想的太多了。怎么可能败了。”

    龙王说道:“我们是在进行着战争,不是儿戏。你也比较懂历史,你看历史上那些以少胜多的案例不少吧。我也见过不少风风光光的人,一夜间失败,就直接跌下去了,不能不为自己多准备几条后路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那我去给她送礼,不说要她帮忙,就让她给我指一条路走也好。”

    龙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喝了两白酒后,三个人都有些醉意。

    我和薛羽眉便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原本想蹭薛羽眉的车回去,这女人喝了点酒,和我发火呢,直接推我下车,她上车后,让司机开车走了,保镖的车跟着后面。

    该死的女人,真有毛病的。

    我自己打车了,给强子打了个dian hua,然后去了那家治疗着薇拉的诊所。

    到了那里,见强子已经离开,张自也已经离开了,留了四个人在诊所里看着。

    我去了后,让他们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问了一下医生,老医生说没多大事,就是一些皮外伤,擦擦药休息休息就好了。

    我问什么时候可以走,老医生说随时可以走。

    我问多少钱,他说刚才送来的那个男的给了钱了。

    我便进去了那个小房间,薇拉躺在这小床上,脚都伸不直。

    她太长了。

    我坐在了床边。

    她在睡觉。

    当我坐下时,凳子发出了声音,薇拉听见了,吓得她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一下子就坐了起来,然后惊恐看着这边。

    一看,是我,她抱住了我。

    紧紧地抱着我,如同一头受惊的小兔。

    我也抱着了她,摸着她的头。

    薇拉至少在她危难的时候,想到了我,她还认可我这个港湾,我还是给她带来了强大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薇拉没有哭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,脸上的伤,身上的伤,叹气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贪,她大概不会落得如此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饿吗。”

    薇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走吧,我们去吃东西,能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薇拉下了床,我牵着她的手出来,她让我跟医生拿了一个口罩,戴上,说不然这样出去很丑。

    因为安全起见,我们也没去多远地方,旁边有个商场,商场已经关门,旁边是夜市。

    因为薇拉的样子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,我带着她进去了一家挺有格调的店,上了二楼,我们点了一些吃的,烧烤,炒菜,都有。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想喝酒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这样子,不该喝酒,而且我也刚喝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没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你想喝我陪着你喝。红酒吧。”

    点了红酒上来。

    倒了酒之后,薇拉敬酒我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学会了我们这一套礼仪啊,用敬酒来道歉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救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吧,为什么那么肯定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你心态太好,不是这么说,哦,是你心底太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说的是我善良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不是,是,是我觉得你肯定就是来救我。你对我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是吧,其实当时纠结的,因为我知道去了之后,我可能不能活着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很自私,我知道我很自私。我,我知道这样做,对不起你,我很自私。我听到他们要杀我,我就害怕了,我是真的好害怕。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心里其实很鄙视她,如果换做是薛羽眉,说难听点,就是被n杀,薛羽眉估计都不会叫我去救她。

    我默默地自己喝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他让他们打了我,用鞭子打我,说要杀了我,扔我进海里面沉进海里面。”

    薇拉眼中还是有着恐慌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了我问你个事。”

    薇拉看着我,眼睛里,全是恐慌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林斌为什么要杀你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,我跟着他,我发现他这个人,sha ren不眨眼。他那个搞房地产的项目,有人和他们闹,他就打dian hua,让人去杀了那个人。然后那个人打dian hua来,说杀了,我好怕。后来又有一次,他的一个帮他做工的人,不知道犯了什么错,他让人用一把很锋利的刀,砍掉了那个人的手,我,我特别的怕。我之前的那个导演,说带着我出去,我就想离开,去发展我的演艺事业,我不敢留在这里了,可是被他发现了,所以他就这么对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才发现他有多可怕啊。你早该发现的。你之前为什么还跟着他?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不跟着他,我什么都没有了,我一手辛辛苦苦创办的公司没有了,钱没有了。我的辛苦付出,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吧,然后跟着了他,才知道,跟了一个恐怖的魔鬼,然后后悔了,加上刚好那个导演说要你跟着他,你可能会红,很有钱,就想离开了这里,对吧。也是为了利益。”

    薇拉点了点头:“我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杀你的,他这个人,很讨厌别人的背叛,当然,是人都讨厌背叛,你跟了他,然后你却要抛弃他跟别人,他心中这口气岂能咽下去,他本身就是一个小肚鸡肠有仇必报的人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没有想到他会要杀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必须要杀,因为,你的背叛,让他痛恨,还有,这么做也是杀鸡儆猴,杀你给手下看,告诉手下们,这就是背叛他的下场,让他的手下们害怕,不敢背叛他。明白了吗。”

    薇拉紧紧地抓着杯子放在面前,很害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和他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?”

    薇拉反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看来,我们的对话,太隐晦,所以,她听不明白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和他发生了关系了没有。做了那个事没有。”

    薇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然后叹气:“唉。”

    然后拿着一杯酒,又自己喝了。

    为了保住自己的事业,薇拉出卖了自己的身体给了林斌,不过如果她不愿意的话,也活不到现在。

    可我有个心结没解开的就是,她为了自己的事业,出卖自己的身体就算了,还骗了我去死。

    那时候如果没有薛羽眉的拼死相救,我真的会死了。

    这个心结,我永远的都解不开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就是,她被林斌动过了,我永远也不可能再接纳她的身体了。

    即使她再漂亮,再美,再xing gan,我都无法接纳。

    这种性质,和梁语文完全是不同的,梁语文是强烈的反抗,不乐意,她自己是为了事业,愿意献出自己的。

    一种是被逼着受到玷污,一种是为了事业甘愿出卖自己身体受到玷污,性质不同。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很快就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用说很快,最好明天就走,否则,再被林斌抓了去,我不可能再能救出来你了。我们之间,该做的,我也都做了,我问心无愧,还是谢谢你陪伴我的那一段时光。”

    想到那时候和薇拉在一起的时光,虽然短暂,虽然并不算是交流沟通得来,不算是真正走入了对方的心里,但是至少在身体上,得到了无比的愉悦。

    我这么说后,薇拉眼泪流了出来,她哭了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用老是说对不起,呵呵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现在才知道,你有多么的好,你那么的好,是我自己不珍惜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一直在哭,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就默默拿着酒喝着。

    薇拉小声了下来。

    好在这二楼上,没人。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离开后,可能以后都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你,你,你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什么我呢,我当然留在这里,这里是我的根。我这片叶子,还能去哪儿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你会想我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保证我忘记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你会和我一样,如果有一天,想到我,会后悔吗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,说道:“没什么会后悔的,我该做的,我都尽力去做了,如果说后悔,那就是爱你的时候没有好好爱。可是我们分手的时候,你找过我,我也找过你,我们打平了,两人都互相努力的去维持这份感情,结果还是以彻底的失败而告终,那又有什么好后悔的,毕竟,我们都尽力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