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89章 监狱长的想法
    回去后,我把这个事给她们包括女囚的都说了一下,让她们务必守好自己嘴巴,狱警如果守不好自己嘴巴,她们没有好下场,如果女囚守不住嘴,那么,会害死万秀,会害了包括高晓宁黑熊在内的一大帮人。

    不过,如果真的有一个很权威的部门,成立一个调查组下来调查这个事,恐怕纸是包不了火。

    到时,我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但愿,那帮丁佩的家属,真的只是为了钱而随便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小凌进了我办公室,跟我汇报工作,看着我无精打采的样子,就问什么事。

    我把事情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小凌叹气一声,说道:“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这丁佩,还有什么家属亲戚,是上边部门的领导?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找了高晓宁。

    和高晓宁说明白了,如果有人下来查,务必一起通气。

    高晓宁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,看起来她倒是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怎么觉得你一点都不慌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慌又有什么用。就算查下来,也死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死是死不了,但你这边估计也要加刑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死不了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所以你不慌,我和你不同啊,你最多就是加多几年牢,我这一旦被查,我自己很可能搞个无期徒刑什么的就会被我的那些对头直接搞死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放心了,还没查到万秀,怎么就先到你了,我相信万秀会一口咬死。不会供出你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但愿你这次没有看错人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不会错,她一个人会承担,别太多余的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中午,头依旧很晕,睡了一下。

    下午打起精神上班,有人进了我办公室。

    是管着钱的那个队长,跟我汇报了一下分到的钱和物的情况,然后问我该按什么比例分,她说了之前丁佩在的时候,丁佩只要钱,一般都是分去三分之一这样。

    丁佩这家伙真是发大财了,她一个人就拿了三分之一,一天拿几万块呢!

    我让她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我找了小凌,和小凌说了这个,因为小凌她们之前和丁佩不是一路人,丁佩也不分钱给小凌她们,所以小凌自己也搞不透她们到底能每天大概拿到多少钱,而且能分到多少钱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以前我在b监区,我是指导员,我和监区长徐男的确也是分比较多的那一份,但是我们没有那么狠,这样子吧,我让你一起去跟她管这个,以后,慢慢的等你上手熟悉后,让你自己管,我呢,没那么狠毒,拿三分之一那么多,我拿十分之一就好了,然后你呢,看着和她们分吧,看官职,官职越高分越多,明白吗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还有,一视同仁,不管是她们之前的人,还是我们自己人,全都有份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好。

    我让小凌去管这事了,她一定会管得好的,我相信她。

    监狱长又找了我。

    我到了她那边。

    我知道肯定还是为了丁佩家属闹事的事。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有点事要和你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监狱长你说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这刚才我让人去和丁佩的家属谈了一下,她老公啊,就是一个赌鬼。”

    这我倒是知道,两个孩子,一个老公是酒鬼赌鬼,不成器的家伙。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也不认识什么人,就是乱喊恐吓我们,之前啊,估计丁佩也有不少钱,但给她老公败了不少。她老公没什么能耐,乱喊乱叫,也就是为了钱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哦哦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因公殉职,大概赔偿五十多万吧,她老公不太乐意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样子啊,那他想怎么样呢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他也不是个傻子,我们把人火化了,他肯定怀疑,即使是查不出来什么,他这么去一闹,媒体什么的介入,我们这边就非常的麻烦了。如果我们答应给他多一点补偿,他签字确认了,以后就没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监狱长和我说这个什么意思,要监狱赔偿,她自己签字了同意不就行了吗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样也确实最好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我这样想的,虽然我同意了签字,有补偿的钱了,但是他现在想多要五十万,我们这边呢,打算出三十万,你们监区,你们监区,能出二十万吧。”

    靠!

    原来和我说来说去,让我们监区出这个二十万啊。

    可是,监狱有财政拿的钱,我去哪里搞二十万啊?

    难道让我自掏腰包吗。

    我面露尴尬之色,说道:“呵呵,监狱长,这个嘛,二十万,不是个小数目啊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不要你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难道,要狱警们一起出啊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们怎么会愿意嘛!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最后还不是从女囚身上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个,这个,怎么做?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我给你指一条路吧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什么路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每个监区,基本都会分女囚家属的一点钱和东西的,你们监区也有吧。”

    她竟然动主意到这份钱上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每个监区,每天收到的钱和物,都不少啊。最少的也能分到一天几万块吧,十几二十万的也有。过节的就更多了。你看你和狱警们队长们说一下,让大家少分一点钱,少分几天的事情,二十万就挤出来了,要不然啊,你就多分女囚们的钱,分多几天,这钱也出来了嘛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万个草泥马飘过。

    真想抽她几嘴巴。

    我表面挂着笑,说道:“对对对,监狱长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那就赶紧的去筹钱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好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记住了,这星期之内,必须做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好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出了她办公室外面,我憋了一肚子火,真的想揍她一顿。

    回到了自己办公室,把小凌叫来了,和小凌谈了一些,然后教她一会儿怎么说话,然后把那个管钱的队长,还有几个说得上话的队长,都叫来了。

    我对她们说道:“跟大家说一件比较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她们都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丁佩死了,怎么死的,大家都比我明白。上边帮我们盖了这些事,因为上边害怕有人下来查,查出我们监区的一些事,最担心的就是大家分钱分物的事。现在呢,丁佩的家属不乐意这个结果,这个赔偿他们觉得少了,要闹,监狱长打算用钱来补偿他们,他们也同意了,但是还缺了五十万,然后呢,监狱长那边呢,出三十万,二十万,我们想办法。大家看有什么想法。”

    有个队长说道:“这个,让我们来出,这不行吧?你看不是有补偿标准吗,哪能让我们私人来凑钱补偿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的意思说不给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就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队长说道:“不给也不行,如果真的闹,上面查下来,对谁都没好处。可是二十万不是一个小数目。我们怎么拿出来?难道一人拿几万出来吗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队长说道:“那不行,一人拿几万,没那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都是只进不出的货色。

    当然,一人拿几万,那真的是心疼。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一人拿几万?那别的人呢。分钱的时候,大家都有份的。”

    队长们都说凌队长说得对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么说的话,大家一起来承担这二十万了?”

    队长们说可以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行,那你们打算怎么承担。”

    队长们说道:“是要一人扣多少吗,还是要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我有个建议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凌队长你说。”

    这都是我之前教小凌怎么说的了。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我们不是每天分女囚的钱和东西吗。我建议,最好是从这些分到的钱里面扣,二十万,也用不了扣几天,就出来了,大家觉得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谁都知道,小凌和我是一起的,谁敢反对,就是反对我。

    她们现在跟着我,不被我整,还能分到钱,还能过安静的幸福好日子,已经是天大的满足,谁还敢多贪点心,谁不想好好干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们只能点头,说这个主意好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么我问大家,都没有意见吧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说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就按这个办法来吧,你们回去后,安抚好自己手下们的情绪,狱警管教们。你们要和她们说清楚,让她们理解。”

    她们也只能点头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大家要做好自己手下们的思想工作,毕竟,要花钱消灾,为了更长远的将来。明白吗。好了散会吧。”

    没用几天的时间,就凑到了钱,交给了监狱长,监狱长去办了这事,让丁佩的老公拿到钱,签了字后,这个事终于翻过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