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62章 亡其之心未死
    在黑珍珠对陈逊下达了割掉我舌头命令后。

    陈逊竟然说是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尼玛陈逊,你来真的!”

    陈逊捏住了我的嘴,我疼得张开嘴巴。

    陈逊一把推我:“还不跑!”

    他推我跑呢。

    我被推着后退了几个趔趄。

    陈逊在解救我。

    不过我认为,黑珍珠也不会真的会割掉我舌头。

    我脚还很疼,我一瘸一拐,的走回来。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你走不走,你想死啊!”

    黑珍珠侧头盯着我。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走啊!”

    我看着地上的彩姐,我不知道黑珍珠会怎么对付她,我不能抛下彩姐不管。

    黑珍珠抢过陈逊手中的 shou然后按住我嘴巴:“我让你叽叽歪歪,每天跟一个苍蝇一样嗡嗡嗡嗡!烦死我!”

    她很恼怒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逊夺走了黑珍珠手中的 shou,说道:“珍珠姐,张河来救我们的,看在他这份心上,别理他就是。他像个苍蝇,你烦,别人也烦他,迟早有人会割掉他舌头,懒得我们自己动手,满手是血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给我滚开。把刀给我。”

    陈逊拦在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给我,我不割他!我下次连你一起割了。”

    陈逊这才把刀给了黑珍珠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陈逊,你按着他,让他别动,我让他看看,我怎么整死他的彩姐。让他心里难受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想干嘛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听说你和彩姐感情很好,是不是,姐弟恋呢?是吧。她刚才要割我的脸,那我也割她的脸,我不杀她,我没那么狠毒。你看我这么好。张河,不知道彩姐被hui rong后,你还喜欢不喜欢她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放了人家行不,你都害的她那么惨了。”

    陈逊对我说道:“别说话好吧,等下我们都没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拿着刀子,靠近了彩姐,端起彩姐那张成熟,xing gan风情俏丽的脸庞。

    彩姐可是没黑珍珠那么淡定,惊恐的看着发着寒光的锋利 shou。

    彩姐嘴里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黑珍珠冷笑着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黑珍珠,我求你,别这样!”

    黑珍珠动手了,飞快的在彩姐脸上划了几下,彩姐尖叫了一声,然后,黑珍珠松手,彩姐晕厥在地。

    看来,对于mei nu来说,脸的确比命还重要。

    彩姐晕倒在地,没动静了。

    我喊了一声:“不!”

    黑珍珠站了起来,踢了彩姐一脚,说道:“这对手也挺没趣的,没意思。走吧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把jun1 dao扔给了手下。

    我冲过去,抱起了彩姐,一看,彩姐脸上。

    彩姐脸上啥事没有,黑珍珠根本没割她的脸。

    只是,彩姐受惊吓,晕了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看看黑珍珠,说道:“谢谢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刚才来救我,这份情,我算还了,我们谁都不相欠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好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告诉她,有空去研究别的事,别来惹我,下次,就是来真的,我不是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好,我会告诉她的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让手下要挟着彩姐的手下,去拿到了他们的手机,包括陈逊的手机,我说难怪打不通,都被彩姐的人拿走关机。

    然后黑珍珠一挥手,手下人都跟了上去,他们往河边走,那里有他们的一条冲锋舟。

    陈逊没去,走到我旁边。

    黑珍珠回头看看陈逊:“你干什么,要帮忙送她去医院吗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不是,我和张河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十分钟。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是。

    黑珍珠和她们的人走了。

    我还有点不放心,我问陈逊:“她就这么算了啊,不追究彩姐了啊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原本她就想杀掉彩姐,斩草除根,如果不是你,她应该动手了。刚才的事,真的抱歉。你知道黑珍珠的性格,我也是想救你。刚才你是知道了我们被抓,所以特地跑来救我们的是吧,谢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了,我知道的,还用特地留下来和我说这个,咱自己兄弟,能不见外吗。不过我想知道,黑珍珠是怎么通知你们手下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他们的计划,我们早就知道了,黑珍珠是什么人啊,发现楼下有奇怪的一点动静,早就观察出来了,抓了他们一个人,恐吓一下,给点钱,一问,什么都知道了,我们都假装被药倒,被抓的。手下早就跟着,他们车上,我们偷装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果然是黑珍珠。真是个可怕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所以我一直跟你说,让你的朋友们,别来惹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知道,可是他们不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陈逊离开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薛羽眉,和彩姐,都不听我的,硬是和黑珍珠对抗,下场都是很惨的。

    不过,黑珍珠自己也无耻,老是去抢别人的地盘,薛羽眉和彩姐明知玩不过,也只能斗到底了,抗争一下可能还有胜利的希望,但是放弃肯定会彻底输光。

    我摇晃了一下彩姐:“彩姐,彩姐,醒醒彩姐。”

    彩姐被吓得不轻啊,简直是花容失色,满脸的惨白。

    摇晃了彩姐几下后,她慢慢的,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然后惊叫一声:“我的脸,我的脸!我的脸!”

    她的眼泪冒出来。

    我急忙说道:“彩姐,你的脸没事,没事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没事吗?我的脸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事,她没划,吓唬你的,你觉得疼吗。没有吧。”

    彩姐自己叨叨:“没事吗,没事吗。”

    她用手轻轻碰在自己脸上,然后摸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刻的她,不像是个成熟的大女人,大姐姐,而是一个受惊吓的需要呵护安慰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彩姐摸了自己的脸后,说道:“没事,没事。”

    她这才情绪稳定了一些,然后自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彩姐看着自己这帮不经打的手下,抿抿嘴,然后过去扶起没有站起来的手下。

    有个手下对彩姐说道:“彩姐,对不起,都怪我们没本事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你们很好,很有本事,但是你们跟着我这个没本事的人,所以才让你们受罪了。”

    手下激动的差点哭出来。

    彩姐对他说道:“带兄弟们去吃一顿好的,喝点酒,去吧,我一会儿给你转钱过去。”

    手下说道:“我们没脸喝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那才更要喝!快去。不要说什么了,有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,你们什么有脸没脸的。”

    手下道别彩姐,然后离开了。

    只剩下我和彩姐。

    彩姐看了看我,想说什么,又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先回去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我们一起上了车,彩姐开车,回城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大马路上的时候,我接到了薛羽眉的dian hua。

    对哦,一直忘了薛羽眉,不过我出来的时候发现她和手下的车都不见了,应该是先离开了吧。

    我接了dian hua。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你在哪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回去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事情办得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什么了。我明天约你聊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挂了dian hua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彩姐,说道:“他们都说你去了东南亚哪个国家。是吗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去了一段时间。一直在飘着,我不会甘心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彩姐,我知道你不甘心,可是,你玩不过黑珍珠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玩不过?你怎么知道我玩不过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就例如今天的事,你看你们的行踪,你们的行动,他们全知道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他们这次知道,下次呢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下次,下次一样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我不相信。你以为她是神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我们来说,她的确是神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走着看吧。”

    看来,彩姐亡黑珍珠之心依旧未死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彩姐啊,这次人家是放过了你,下次,就真的未必了。”

    彩姐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狠狠说道:“下次,我不相信她那么xing yun了。”

    看来,彩姐心中的恨,这个结,是解不开了。

    她的全部身家,苦苦干了那么多年,全都葬送了,被黑珍珠给弄的,她当然很恨黑珍珠。

    只是,她选错了对手,黑珍珠,惹不起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即使你弄死黑珍珠,她的家人也能整死你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弄不死,也要弄!哪怕死了,都要弄。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叹气。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你是她朋友,但她是我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薛羽眉也这么说的。可是你们的这个敌人,非常强大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强大,我看她能强多久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好吧,那你告诉我,你打算怎么和她对抗?凭着你那点人吗。你那十几个二十个手下吗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这是我自己的事了。以后,这些事,麻烦你不要卷进来。这是我和她的个人恩怨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也想这么做,可你们都是我的,我的,我的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她们和我到底什么关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