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61章 解救
    彩姐一个劲的叫我快点走,我只想知道,所谓的快点走,是要多快,多么的想赶我走。

    因为,她知道我和黑珍珠是好朋友,很好关系的朋友,可能她心里还觉得,我和黑珍珠不仅仅是朋友的那么简单,她担心我救黑珍珠,帮黑珍珠说话,她怕我知道她绑了黑珍珠,更担心我破坏了她谋划的大事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到底什么事呢,彩姐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是我们公司的事,跟你没关系,快点走吧。”

    彩姐十分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说道:“彩姐,只怕是跟我有关系吧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:“什么有关系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是说,你现在要商量的事,你们现在所要开会的事,跟我有一定关系,是吗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快点走了就是,你怎么那么啰嗦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彩姐,我不是不知道你在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彩姐问:“我在干什么,我什么都没干,你说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彩姐,我担心的是你做错了事,真的回不了头了!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你在说什么,我听不明白。什么回不了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彩姐推着我:“快点走,你走不走,不走我让人请你走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,我走!”

    我一转身,假装离开,实际上,我冲过去了,冲车子那一侧奔跑过去了。

    彩姐一愣,然后马上大喊:“拦住他!”

    我已经跑到了那一侧,彩姐的手下冲上来,要拦住我,我躲开了lan jie,

    冲过去了那一边。

    河边的一个码头注意安全的大石碑,挡着了的几个人,站着,看着我。

    手脚都被反绑着,就像是曾经的被公判的那样。

    中间黑珍珠,左右一个是陈逊,另外三个不认识。

    黑珍珠看见了我后,一声冷笑:“你干什么?你也有份了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说什么呢!老子来救你的,我怎么有份了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不是和她们一起的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偷偷跟来的!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兄弟!”

    陈逊想说什么,却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彩姐的人已经跟在我后面,一下子把我给抱住,按下,zhi fu了我。

    彩姐也过来了,看着我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彩姐,这叫没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张河,这是我和黑珍珠之间的个人恩怨,你别插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彩姐,我不想插手,可黑珍珠和我的关系,你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这我管不了,我只知道她是我敌人,她抢了我的东西,她要加倍还给我!”

    黑珍珠傲气无比,问:“加倍还你什么?”

    黑珍珠果然黑珍珠,这种情况下,还是非常的拽,霸气十足。

    真的是,冷艳高贵国际范,狂拽酷炫吊炸天,贵族王朝有深度。

    我就一直觉得,让黑珍珠这种人跪下磕头认错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你不想还是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凭我本事抢来的,那就是我的,我凭什么还你。”

    很好,很黑珍珠。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我原本不想整死你,如果你这么说,不愿意给钱,那,怪不了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彩姐,你想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不关你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彩姐,有些人,你惹不起,黑珍珠,你最好别惹了,赶紧离开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你是帮她是吗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不是帮她,我是在救你啊!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救我?你在救我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彩姐,你玩不过她。”

    彩姐笑笑:“她在我手里,我轻轻一拈,她就死了,我玩不过她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这种事以后才知道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对我说道:“你废话什么,这是我的事,我要你来多嘴了插手了?她想杀我,可以,让她动手!”

    彩姐靠上前:“黑珍珠,很嚣张啊。一会儿,你就嚣张不出来了。我把你的手下,一个一个的扔进河里面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手下?我手下多的是,全部扔下去吧,我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,怎么能当着自己手下,一群人的面这么说话呢。

    这里还有陈逊这些她左膀右臂在呢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陈逊这些人,也是一个一个一顶一的一流高手,如果不是被迷倒,彩姐怎么能那么顺利的抓了他们。

    只是,黑珍珠说让彩姐扔手下下河的时候,黑珍珠的手下却一个一个的沉默看着,无所谓的看着,好像不关他们事是的。

    照理来说,他们应该大吃一惊,然后生气,不是吗?

    因为自己追随的为她出生入死的主子,竟然说出如此抛弃他们的话出来,竟然把他们的命看得轻如草芥,难道不该生气吗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没有,他们的脸上,写着无所谓的云淡风轻,好像很不怕死,视死如归的样子。

    彩姐看这招威胁不了黑珍珠,只能另想别招:“行,我就用别的办法。拿刀来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冷笑一下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彩姐,你到底想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给我一笔钱,黑珍珠。我要的就那个数目,不多,如果不行,你们全都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黑珍珠,给吧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骂我道:“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不给她们也不会放过你,有本事你逃了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为什么要给她钱?你给我闭嘴,我的事,不需要你管,信不信我一会儿割掉你舌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逃得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彩姐手中拿着 shou,说道:“黑珍珠,到底给不给!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彩姐说道:“最后一遍,给不给!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脑子有问题吗,没听清楚我的话?”

    彩姐把 shou放在她手下的手中:“把她hui rong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手下马上拿着 shou上去。

    我喊道:“黑珍珠,你又不是给不起钱,忍一时,风平浪静,退一步,海阔天空。你不懂这个理吗?有什么比自己的命更重要的?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!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烧你妈。”

    好吧,我对她真的是够无语的了。

    彩姐的手下,拿着 shou迎过去,贴近黑珍珠。

    彩姐怒问:“到底给不给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彩姐,别这样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张河,如果我hui rong了,我就嫁给你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有病你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陈逊,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陈逊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们愣了一下,什么可以了。

    陈逊大喊道:“动手!”

    只听到几声从后面传来的枪声,我身旁的几个彩姐的手下应声而倒!包括彩姐,一下子中枪倒地。

    而我自己,一回头,也被中了一枪,打在了我的脚上,我疼得一下子跪倒在地,黑珍珠原来早就让人跟着来这里埋伏了!

    可是,居然连我也打!

    我捂着自己的腿:“黑珍珠,你连我都打!”

    很疼。

    我看自己是不是被子弹打进去了,却看到脚边一颗很大的弹头,是一颗橡胶子弹。

    橡胶子弹是一种非致命性wu qi,一般只用于警告和驱赶性射击,橡胶子弹用于防暴驱散,是非杀伤性任务时使用的一种动能打击失能弹药,目的是用来驱散震慑和瘫痪目标人。借助发射动能来打击目标使其失去反抗能力。子弹的弹头或者弹头的外部包被是有橡胶制成,弹头具有缓冲作用,能够使弹药在近距离发射时,只能对目标的表面产生伤害,而不会穿透目标人体本身。

    不过这玩意打在身上,也真够痛的,就像被人一脚狠狠踹在了腿上,一下子就疼得跪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彩姐的几个中枪的手下,也都捂着腿。

    真的是很痛。

    然后,黑珍珠躲着暗处的五六个手下突然的出现,他们竟然是从河边过来的,怎么从河边出现的?我看清楚了,有一条充气的冲锋小舟。

    我晕了,黑珍珠这家伙的集团装备,简直堪比军队。

    彩姐的另外手下从另外一侧跑过来,和这五六个黑珍珠的手下交手,也才没几个回合,彩姐的十几个人,全被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没办法,黑珍珠的人,就是这么能打。

    黑珍珠的手下过来后,用jun1 dao,切开了黑珍珠,陈逊等人身上的绳子。

    黑珍珠huo dong着手脚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黑珍珠,你连我也打,很痛啊!我是来救你的!你连我都打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让你来救了吗?你这种多管闲事的人,就该给你来真子弹。死了也活该。没本事就别多管闲事。自己都活不好,还想救人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有没有什么药,很痛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没有。哦对了,我刚才和你说什么来着?割掉你舌头,让你多嘴。陈逊,把他舌头割下来。”

    陈逊竟然说道:“是,珍珠姐。”

    陈逊拿了手下的一把jun1 dao,把我扶了起来,然后掐住我的脖子,问黑珍珠:“割完还是留一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听到他声音,我听到他讲话我就讨厌,全部割掉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