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54章 实诚感恩的姑娘
    我看着这车子,问道:“格子,这车子,新买的吗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是呢,我想着出行方便,就买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好吧,那你现在干嘛?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没干嘛呀,就在我们福利院做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挺好的,真好的女孩,出来了后,开心得不得了吧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嗯呢,开心,这几天,都和朋友们,家人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真好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我以前在监狱里,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梦,梦见自己出来,如果不是你,我可能都永远出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格子眼睛湿润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别这么说,呵呵,你命好,老天都帮你,不说我,也有人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格子抿抿嘴,眼泪却顺着脸颊流下。

    我伸手过去,给她擦眼泪:“干嘛干嘛,要水漫金山啊,别哭啊,搞得我像是欺负你一样呢。”

    因为那段坐牢的时光,对于这个小白羊来说,的确是人生中的一段不可挥去的噩梦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好开车了,乖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手碰到她的光滑的脸颊,她皮肤真的很好很细腻,碰着都怕碰坏了。

    她把车停在了路边,伤心的哭泣,伤心到开不了车。

    然后,一头扑进我怀中,抱着我。

    其实,我也能理解她的难过的,我也能理解她为什么会愿意抱我,因为在监狱中,她就是被欺负的小绵羊,谁遇到她谁都欺负她,而只有我,保护了她,成了她依赖的,可以唯一依赖信任的人,她的心早就为我打开。

    就像丁琼,在b监区,丁琼受到欺负,薛羽眉站出来,保护她,她依赖薛羽眉,我保护丁琼,丁琼也依赖着我,而到出去了后,不管是薛羽眉还是我,丁琼还是深深从心底觉得,我们才是她真正的值得信赖和依赖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我很享受这样的被人依赖和信任的感觉,尤其是那么漂亮的姑娘。

    我抱着哭泣的小白羊,拍着她的背。

    她满脸是泪,抬起头,对我说道:“我出来见到她们后,从来没哭过。在院长面前,我都不哭,我怕她们跟着我伤心。会和我一起哭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那你不怕我伤心我哭了。”

    格子破涕为笑:“你这种人哪里知道什么叫伤心嘛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怎么就不知道伤心了,我是人,我也有七情六欲的,我也会哭的好吧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那你现在怎么没哭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哭什么啊,有什么好哭的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你天天在监狱里面,都看惯了里面每天发生的各种残酷的事情,你的心,比每天发生的事情还要残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残酷?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不是残酷,是坚强吧。”

    她有点用词不当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所以你才会对我哭,是吧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你和他们不一样。我不忍心让他们难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忍心让我难受。”

    格子问我道:“你这种人,不会为这些事感到难受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:“原来我不是人。所以没有感觉。”

    格子拿了纸巾,擦掉了眼泪,开车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去哪儿吃啊mei nu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我不知道,你有什么好介绍的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去大商场吧。”

    格子开车,也不是很顺畅,属于会开但是不熟那种,开着红灯前,就顿挫。

    她对我尴尬笑笑:“我不是很会开车。要不换你来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开的话,我们不用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格子问道:“为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开的技术比你还烂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会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啊,我不太喜欢开车,我也会开,但是技术不怎么好。”

    她笑笑。

    开到了商场,进去停车场,靠边,停好车。

    然后,我下了车,到了她驾驶座这边来,等她。

    她拿了包包,手机钥匙什么的。

    然后下车,脚一挥过来,膝盖撞在了车门上,她哎呀一声,然后收回脚,再移动这边脚出来,挪动身子下车,一下子,裙子就被车椅撩了起来,然后,白白的腿和里面的rou se裤裤都被我看光了。

    我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真的好白皙。

    很xing gan。

    很青春。

    很美。

    她下车后,因为脚疼,捂着膝盖,但是她也知道被我看了,然后红着脸,一脸的不胜娇羞:“你还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哈哈不疼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有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好意思啊,我不是故意的,但是,是你那裙子自己弄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那你不会转头过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才一下子,我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你都已经给撩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格子娇羞的脸,看起来,好美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娇羞的样子,真好看啊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不许笑,我脚疼。”

    我伸手过去:“来给你揉揉。”

    我伸手过去,碰到她膝盖上,揉着。

    另一只手,放在了她白白的腿上,揩油。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你往哪里摸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要保持身体平衡嘛。”

    格子的手,放在了我的背上。

    一个女孩子愿意你这么碰她,说明她已经从心底接纳了你。

    我揉着的时候,格子说痒了,然后笑着,我就没再触碰了。

    说实在话,她的确是比梁语文漂亮。

    她的美貌,在监狱里如果排行的话,能和柳智慧不分上下,当然,两人的美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如果追到这个妞,就是真的赚到了。

    还有心地善良,喜欢做善事,而且还很有钱。

    虽然,她弄到钱的方式有点什么,但那并非出于她真正的想法。

    我放了手。

    然后说道:“痒?那我碰其他地方岂不是更痒?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让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我直接把双手放在了她的腰部,柔软的腰肢,她咯咯的笑了起来,笑声如银铃般悦耳,她推开了我:“不玩了。我饿了,你不饿吗。”

    她看我的眼神,也知道我对她有些想法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也饿,不过看起来,你细皮嫩肉的,挺好吃的。不如生吃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你看你总是不正经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我就假装正经吧,走,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两人进去了商场,找到了一家叫豪客的西餐厅。

    进去后,发现这个餐厅,和必胜客没什么样嘛。

    也是西餐,牛排什么的。

    我点了一个牛排,三份小吃,一瓶红酒。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不喝酒了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么好的气氛,这么好的环境,这么好的音乐,这么漂亮的mei nu,这么帅的帅哥,不喝酒?你开什么玩笑?”

    格子犹豫说道:“那一会儿要开车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来感谢我,你不敬酒我,你谢什么谢啊,你请我吃饭干嘛呢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哦哦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哦哦什么哦,赶紧的,点菜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一份炒饭而已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就吃这个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吃不完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菜上了。

    装着很精致的各个盘子里,看着让人胃口大开。

    我吃着。

    她也吃着。

    不同我的狼吞虎咽,她一小口一小口,像一只猫一样的吃着。

    一会儿后,她吃了不到一半,就不吃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喂猫呢?吃这么一点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饱了。”

    我给她倒酒:“行,那你给我喝酒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我不太喜欢喝酒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喜欢喝也要喝,喝。快点。”

    她嘟了嘟嘴,还是倒酒下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抿了一口,一脸的苦。

    对于不好这口的人来说,喝酒绝对是一种痛苦。

    我碰杯,说道:“不许不喝,来,为了庆祝你出狱,也为了感谢我,你要敬我,喝完这杯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我,我喝不完,我只能喝一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行。那你不感谢我了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谢啊。”

    她从包里掏出一张卡,推过来给我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这什么,钱吗。”

    格子点了点头:“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,送钱会不会让你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怎么能不高兴,我高兴得很,可是我有些不好意思收啊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如果我在里面关到死,对我来说,有再多的钱,也是没什么用的,你把我救出来,就像是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要老是谢来谢去的好吧。这里面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格子伸了个手指头。

    食指。

    可爱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一万?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。

    我问:“十万?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。

    我问:“一百万!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急忙推了回去:“格子,你要是给了那么十万八万,我可能很高兴接受,但是一百万,真的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你必须要收的。”

    她推过来给我。

    真是一个实诚会感恩的姑娘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为什么必须要收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你做了好事,对我好,我就该感谢你,我希望你也好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