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53章 羊入虎口了
    监狱长还在继续骂着,丁佩对监狱长小声道:“监狱长,您放心,保证不会再有了这类情况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收回了怒火,压下去,然后说道:“你们几个先出去,回去,丁佩你留下,我还有事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丁佩哎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们出去了。

    侦查科科长等人在前面,她们下楼,我假装和她们拉开一段距离,然后等她们下楼了后,我偷偷的蹑手蹑脚到了监狱长办公室门口,偷听。

    看看后面,没人。

    只听到监狱长办公室里面,监狱长说道:“你说你这个事,是小事吗!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监狱长,我也是有苦衷的!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你有什么苦衷你自己说说看!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我,我不知道怎么说,这个发生的事,我也是受害者,有人想害我!”

    监狱长问道:“谁想害你?”

    丁佩咬牙切齿说道:“除了张河这小子还有谁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怎么害你?他怎么害你。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我,我不知道怎么说了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你有什么证据。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就是我没有证据,所以我不知道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没证据你就不要乱讲!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是,监狱长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帮你们收尾的事情,真是太多了,你告诉我,这事情,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我们这边的人,希望监狱长能通融通融,我回头和她们说一下,这为了几个钱,卖东西给女囚也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你这个是什么?卖wu qi?如果上面查下来,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我们已经销毁了,销毁了。我让她们写一人一份厚厚的检讨给您。”

    厚厚的检讨?

    什么是厚厚的检讨?

    我一想,明白了,所谓厚厚的检讨,除了钱,还能是什么呢。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丁佩啊,你说你们监区,如果偶尔出那么一件事,我也不为难,可是你们这第几个了?短短的这两三个月,有多少女囚死了?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监狱长,这事我们也拦不住啊,女囚不想活!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你别逗我!我不是没在监区里干过。那我就问你,这么多监区的女囚,哪个监区的女囚不想死?就你们监区死成了,还死了那么多。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我们监区,重监区,毕竟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:“照你这么说,是正常的了?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不是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监狱长,我保证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你保证有什么用?你告诉我,怎么去安抚家属的情绪!”

    丁佩问道:“女囚家属来闹事了吗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她们现在还没来,但是就不会来吗!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监狱长,我这边呢,出点钱,让她们家属不要闹了。不管她们来不来,都希望你帮我摆平了。二十,让他们不要闹。”

    出二十万吗?

    监狱长意味深长,语气软了下来:“丁佩啊,这样可能行得通,可你们真的不能再这样乱搞下去了啊。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是是是,监狱长您放心,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,都老狐狸,装得很啊。

    丁佩为了彻底的解决问题,只能让监狱长帮忙解决,出了钱。

    而监狱长留下丁佩,也就是为了钱。

    监狱长就那个态度,让我帮你解决可以,但是,你必须给我好处。

    刚好了,两人一拍即合,一个愿意送钱,一个就愿意帮忙解决问题,这还有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这样也让我知道了她们之间的关系,她们之间并不是一个战壕,而是,利益关系,丁佩给监狱长钱,监狱长就乐意帮她解决问题,如果没有钱,她根本就不想管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如果下次换做其他事,有特殊情况的话,我也能用钱砸监狱长,让监狱长帮我了。

    我马上离开了那里。

    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叫了小凌过来,商讨大事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都没想到,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子,。

    完全是意料之外的啊。

    小凌自己也郁闷,原本说是干掉监狱长,反而是去干掉了汪姐。

    郁闷。

    我也郁闷。

    不管我有没有指使高晓宁和小凌这么做,这口黑锅我是背定了。高晓宁也郁闷。

    对于将来,我们更郁闷。

    其实,丁佩比我们还郁闷。

    丁佩当然郁闷,这次逃过一劫,她已经知道,我们全面反扑,要整死她,她更是心焦。

    如今我们双方铆上了劲,都想快点置对方于死地,否则,后下手,就遭殃。

    只是,任我们想破脑壳,也想不出来再有对付她的招了。

    我们只能互相提醒,让我们自己人都小心些。

    下班了后,我出去了外面,但是不敢走出去,只能,坐着小凌的车出去。

    车子开出去了监狱外面,我点了一支烟,靠着座椅,呆呆的,看着窗外,抽着烟。

    我像是被抽空了身体,全身软趴趴的,无力的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每天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,每件事情,都是那么的让人无力去接受,每件事情,都那么的让人绞尽脑汁,真的是太痛苦了。

    可能我玩脑子,真的玩不过人。

    突然的,小凌一个急刹车,我一下子差点撞到了挡风玻璃上,我怒道:“搞什么啊我可没系安全带!”

    小凌急忙说道:“哦哦对不起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的烟头掉在了裤子上,急忙捡起来扔出外面去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怎么了啊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车前,也没有什么人啊也没有什么车,那小凌急刹车干嘛。

    小凌指着马路对面,监狱的正门口,说道:“你看那个像谁啊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,马路对面的那里,一部红色的轿车旁,站着一个一席彩色时尚裙子的戴着棕色时尚帽子的姑娘,两只手臂和两只小脚,特别的白皙,还有脖子。

    我仔细看了看:“谁啊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你看不出来是谁吗!”

    我再盯着她的脸,说道:“啊!格子!”

    真的是格子。

    我急忙的下了车。

    然后的小跑过马路,格子看到了我,对我笑笑,然后喊道:“张河!”

    我跑过去,然后到了格子面前。

    她本来就漂亮,不施粉黛,也是美极了。

    就如同丁琼,薛羽眉,柳智慧,本来就很美,穿上囚服,也是美的,出来外面,一打扮后,更是落得入天仙下凡。

    美呆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,不知道怎么形容我自己。

    我就是颤抖的心,颤抖的手,颤抖的口,什么话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她不是说那种像薛羽眉或者柳智慧,惊艳xing gan的美人。

    但是她就是那种非常的青春时尚高挑的mei nu,全方位无死角,皮肤好到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摸。

    而且,她长得并没有薛羽眉,柳智慧,黑珍珠,贺芷灵那种侵略性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我就是见多识广,见多了mei nu的人,居然还这样。

    格子看着我,说道:“我等你下班,等了好久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,你等我下班干嘛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我就是来等你下班,和你一起吃饭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,你要和我一起吃饭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口水竟然不自觉的,流出来,我急忙用袖子擦掉,尴尬说道:“不好意思,今天上班太累,出来在车上,就情不自禁的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格子拿着纸巾给我,笑着:“情不自禁的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是啊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我们一起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一起吃饭,好,好啊。”

    我竟然颤抖,手脚僵硬不利索。

    晕了。

    久经沙场的我,竟然如此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的车,一部红色的国产轿车。

    新车。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上车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格子看了看我后面的小凌的车,说道:“叫凌队长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啊,她?”

    我回头看,小凌在车上,远远地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是呀,叫她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不饿。”

    格子问我道:“不饿吗。”

    我转身对小凌喊道:“小凌,你先回去吧,我坐着格子的车走!”

    小凌点了点头,开车走了。

    我上了格子的车。

    车里面,还有新车的味道,但是,很香的是她身上的香水味道。

    还有,车里的香薰的味道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,她真是白白净净,像一只极美的小绵羊。

    小白羊,你要羊入虎口了!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等我很久了吗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我早就想来找你了,可我一直都没有时间,今天才有时间了。等了一个多小时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那你找我干嘛,等我干嘛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我想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哟,请我吃饭,干嘛请我吃饭,是不是看上我啊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你臭美你。我请你吃饭,感谢你对我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那我们去吃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你想吃什么,听你的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吃西餐吧,吃西餐才配你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吃什么都行的,你开心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,那就西餐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