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47章 激起黑珍珠的愤怒
    次日上班,第一件事,先问高晓宁的情况。

    高晓宁昨天就被从禁闭室放了出来,丁佩受到了威胁,我们抓了她的孩子后,她怕了。

    看来丁佩也有软肋,就是她的女儿。

    高晓宁现在被安排在最好的一个监室里,不用劳动,每天好吃好喝伺候着。

    小凌对我说道:“是不是你做的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哪里是我做的,不是我做的,我也不知道谁这么做。真有意思啊。丁佩居然会把高晓宁好好的伺候供奉着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不是你做的,那她怎么会对高晓宁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知道。我去看看高晓宁,和她聊聊几句。”

    我去找了高晓宁,高晓宁现在权利很大,可以到处走,她在放风场放风,其实不是放风,今天下雨了,在看下雨。

    秋天的雨,雾蒙蒙,在监狱里看着这风景,有种绝望的悲伤。

    高晓宁静静坐着屋檐下,看着下雨天,惆怅万分的背影。

    记得那时候,在b监区,给我最大的震撼,就是薛羽眉的那哀怨惆怅的背影了,可以写成诗,美如画。

    我走了过去,坐在了高晓宁的身旁,给她递了一支烟,她却摇摇头,表示不抽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怎么了,今天心情低落?不想抽烟?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是,有些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下雨天总是让人伤感的,对吧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伤感总是和离别有关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想家人了吧。”

    她默默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监狱最能打最厉害的怪兽,也怕伤感离别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谁不怕呢。比死还难受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,说道:“被关在禁闭室里,没少被折磨吧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没有对我折磨,不给吃饭而已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帮家伙,这还不算折磨吗!我可知道,她们打算要饿死你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是你救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如果不是你,她会放了我?把我好好的伺候着吗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谁知道,估计做亏心事多了,做点好事了,对得起良心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别装了,肯定是你做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让人让人绑了她女儿,威胁了她,她没办法,只能放了你,让你好吃好喝伺候着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她女儿她家人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我想,高晓宁应该是心地善良的人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知道她是无辜的,可如果不这么做,你就会死。她们会饿死你,她们已经计划好了,一旦把你弄死,你好不容易把一盘沙的监区举起来的女囚,就全又散了,然后她的走狗们,借此机会,各个击破,然后监区才能彻底回到她的掌控之中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我知道。但她最主要的目标,是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没办法。我们都是她的眼中钉,不是她死,就是我们死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那我的计划,还要不要抓紧进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太冒险了,而且代价也太大了。”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名刺杀的女囚,靠得住吗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应该靠得住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看,你都不说百分百靠得住,而是说应该靠得住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没有百分百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如果不是有百分百的信任,那怎么敢让她去为我们做事啊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你让你一个手下去做事,你敢说,她能百分百的值得信任吗,难道能保证她不出卖你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当然能,不然我为什么要让她去做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不一样!这是去sha ren,然后自杀!”

    我沉默。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能保证吗。你能保证你手下去杀了人,然后自杀,她会愿意这么做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怎么看了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冒险,也要做。出事了,我来扛,如果能杀了丁佩,我就是被拉去判死刑,我也能像王中王一样,瞑目了。”

    我徐徐吐出烟雾,说道:“呵呵,这样子的话,是不是太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如果我被她先害死了,那更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我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这种事我不会帮你的。既然如此,那就冒险吧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会让人跟你谈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放心,出事了,我这边,绝对不会连累到你,你自己看好你的手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少点接触我,这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对她挥挥手,走了。

    我打dian hua给了贺芷灵,问王中王的事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高兴,这家伙拿了我三十五万,说帮我办事,让人把王中王带去做精神鉴定,结果一直到现在,一句话都没给我带过来。

    贺芷灵在dian hua里,不耐烦问我道:“有什么事快说,我忙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什么,也就想随便问问一下,那个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有事快说,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个王中王的事哦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精神鉴定她的确有精神病。”

    我高兴说道:“她真的神经病啊!太好了太好了!哈哈。”

    人家神经病,我竟然如此高兴。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她免于死刑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下一步,需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有空去神经病陪她玩。”

    她挂了dian hua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贺芷灵才也是个神经病。不,是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挂了dian hua后,我心情舒畅了很多,王中王免死了,她会在精神病院里,继续做她的王。

    这真有些讽刺。

    不过,好死不如赖活,就是这道理,只要不死,好好在精神病院待着也好,至少她家人不会太难过,好像没有家人吧。

    但对我们这些不知道算什么关系的朋友来说,也是一个心理安慰。

    说王中王是神经病,但是我觉得王中王其实心理很正常,三观正得很,也不会害人。

    像丁佩,瓦莱这些该死的家伙,才真正的是有病的人。

    这帮家伙,统统该死。

    我让小凌去和高晓宁谈了,加快计划的进程,赶紧的实施计划,要早点把丁佩那个家伙给整死,否则的话,不知道她下一招会是怎么样子了。

    下班后,我回到宿舍。

    百无聊赖玩着手机。

    宿舍的门,有kai suo的声音,我坐了起来,是薇拉来了吗?

    进来的,是黑珍珠。

    我纳闷问道:“你干嘛。你怎么有我家的钥匙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这里,这里,全是我的,你家的吗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行吧,我迟早搬走。让你嘚瑟。话说,我可是交了租金的,你不能这么对我,还随便闯进我宿舍!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就闯进来,你怎么样呢!”

    好吧,我的确不能怎么样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进来就进来吧,不要动不动就拔枪出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拔枪又怎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拔枪吧,不要开枪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她今晚好像没喝酒,挺精神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坐下来了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请问魔王大姐大,有什么吩咐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薛羽眉的环城帮,很不经打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吗。你动手干掉他们了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今晚他们来闹事,我让人揍了他们,他们拉了几百人过来,我们区区五六十个人,打得他们望风而逃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们开战了啊!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别怪我,怪就怪他们来闹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都占了人家的地盘,什么叫人家来闹事,他们想拿回地盘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可以,凭本事拿走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哦,好吧,那恭喜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高兴,环城帮这么一败,那么,那夺位的老头支持率会下降,而薛羽眉就能更顺利更快的继续回归龙头位置了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就是想来告诉你,环城帮,多么的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是因为他们来攻击你,所以不堪一击,有种你去打他们试试。”

    我就是要激起黑珍珠的不爽,不高兴,激起她的愤怒,让她攻过去环城帮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给你点面子,留着环城帮给薛羽眉,所以没打过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哟,你还记得我,对我那么好啊,那我先表示对你的感谢了,其实你用不着对我好,这个事,不用给我面子,我不需要你的恩赐。说真的,我挺看不好你们的,你们在这里横,打过去未必会赢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激我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就是激你,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不怎么样,等着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等着就等着,也许你能赢,但像你说的想要赢的那么容易,我看也很难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跟你说太多这个,没用。我来是想告诉你那天晚上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那天晚上的事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那天晚上我喝酒了后,来你这里,没事找事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急忙问:“对啊,你干嘛这样子啊,到底什么事?”

    黑珍珠狡猾的笑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