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45章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
    丁佩听着陈逊这么威胁她,她只好乖乖的,说道:“放心,我不会对高晓宁怎么样子,我会很好的对待她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我现在可以放了你女儿,不过,你记住了,我如果下午收到消息,高晓宁还没放出禁闭室,后果自负。那,除非你有能让你两个孩子可以消失的本事,让我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丁佩急忙说道:“你放心你放心,我不会耍花招,我不会耍花招!我现在就让人放了高晓宁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那你什么时候放了我女儿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你没资格和我讨价还价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陈逊挂了dian hua。

    丁佩不可能打得过来,因为dian hua是用的络dian hua打过去。

    陈逊到了我面前,说道:“好了,办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我们还用说什么谢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,说道:“那就好了。把她女儿放回去吧,别吓唬她了,对她好点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就这么放了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啊,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万一她不放人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不放人,那就再麻烦你们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陈逊说道:“行。”

    陈逊让手下,对小女孩好好哄着送回去了。

    送到了培训中心那里后,我们马上离开了。

    晚上,我约了薛羽眉见面。

    和薛羽眉在一家河边的小饭馆见面,喝酒聊天。

    原本好好的天气,到了这个点,居然下起了雨,淅淅沥沥的秋雨,仿佛敲打在心上,让人感觉轻松又舒服。

    加上这小饭馆的气氛,可以看到河边的风景,配上音乐,感觉十分的舒服。

    我看着薛羽眉的眼睛,有点肿,我说道:“怎么了,眼睛肿呢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睡了一天,好久没睡这样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睡得很好吗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当然好,什么也不想,什么也不用做,手机没人打,没人烦,一觉睡醒,再睡一觉,醒来时,天已经黑了,这种感觉,很惬意。好久没有过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啊,难得的放松,把绷紧的神经松下来,多好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只是,觉得心里空荡荡的,觉得离自己的梦想,又远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唉,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不要太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我也这么劝自己,但,只要林斌不死,我的心头压着的这块石头,永远放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我们不谈这个家伙。影响了吃饭喝酒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我和她碰杯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公司的事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我的助理,背叛了我,跟着那个老家伙,帮着那个老家伙,上位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有些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真是够搞笑的,助理喜欢你,得不到你,然后恼羞成怒,帮你对手上位,然后赶你下台。太有意思了这种人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:“让他先狂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让他先狂吧。那,那个老家伙上位了后,怎么样了呢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发一通狂言,要在一个月之内,把失去的地盘收回来。要在两个月之内,把以前维斯控制的集团人数,拉回来。还有很多。不过就这两条,我就料定,他无法完成。因为他得不到人心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就第一条,把失去的地盘收回来,就做不到了。凭环城帮的实力,怎么打得过黑珍珠呢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世上总不缺鼠目寸光夜郎自大坐井观天的人,他们就像那可怜的井底之蛙,看到的天空,也只有井口那么大。看着自己环城帮人多,公司大,以为就算是拼人数,拼尽全力,也能把黑珍珠给踩死了。可笑至极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的确是可笑至极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如果不让他自己带着人,去碰一下黑珍珠,他不会知道,黑珍珠有多可怕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让他去碰,碰的满头鲜血,他才知道自己是错的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我庆幸的是,愿意跟着我的人,还是愿意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还是支持你,对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就好了,还是愿意支持你,那么的话,也不可能跟那老家伙死心塌地的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内政不修,外事不济。军心不团结,怎么打得过黑珍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你就别管了,就看着她们失败就好了啊。他们不失败,你怎么上去?你怎么回去?他们还怎么想念你?他们还怎么用借口和理由把你推回去?”

    薛羽眉无奈的笑了一下,说道:“我竟然希望我们失败。太可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唉,你别那么想,这其实都是策略。你们环城帮,是不是在那死老头的带领下,和黑珍珠闹过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打过了,小打小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是因为黑珍珠说,想让我过来找你谈谈,你们环城帮怎么了,是不想被灭了。她还以为,你还是环城帮的龙头。所以,她不想打架,她没有使劲力气开打,如果调动全部力量过来,恐怕就不是小打小闹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可惜他们不懂,还以为在老头的带领下,真正的能所向披靡,战无不胜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已经挑起了黑珍珠的怒火,下次交手,她可不会放水了。那死老头的人,被打得怎么样都别管了,你只要照顾好你的人,让他们先冲,让你的人,叫叫阵就好,千万别冲头,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黑珍珠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说,惹恼了她,她灭了环城帮,这环城帮,要让她来管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黑珍珠做得到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那环城帮不是要完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放心了,我们可以让她住手的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问我道:“怎么能让她住手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说来也不难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黑珍珠如果要能灭了我们环城帮,下决心去灭了,还能收的住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先让她打得你们环城帮溃败连连,丢失地盘,然后,你再让你们的人,煽动全部集团的人,把那死老头赶下台,你上位接手,这时候,你准备一份大礼,然后我,去帮你求黑珍珠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她会愿意?多少大礼才行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会愿意的,其实大礼的话,也就割一块地盘给她,然后说明白以后不会再去抢,愿意和她和睦相处什么的,和她说说好话,她应该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问我:“你确定她会同意和解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黑珍珠这人在不少人的印象中,属于阴狠手辣,阴险毒辣的那种野心很大的人。不过,她其实也好说话,关键是找到对付她性格脾气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问:“什么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缠着,求着,她也会心软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只可能是对你心软吧,对别人,我看不可能会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也会的,只不过,她对别人不是很耐烦。”

    我想到别人和黑珍珠说话的时候,她那不耐烦的样子,就算是她的手下,陈逊这些人,和她说话没超过三句,她都不耐烦的骂人滚蛋了。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因为是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吧,我是她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也好吧,到时候,只能这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只有这条路可走了,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叹息说道:“我最担心的,是环城帮会没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有我在呢,你别那么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看了看我,说道:“你这人,我刚开始认识你的时候,你就是一个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是吗,当初刚开始认识我,你就开始勾我,你够坏的啊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你也不想想看,监狱里面,关了那么久,谁不坏啊,我们能控制住自己吗。没办法控制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种感受我能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邪恶的笑了一下,说道:“如果换做关的是你,几年没见过女人,我估计你比我还疯狂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估计是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我现在想来,我经历过的恩爱,也就是和你在监狱的那几次,最刺激,最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唉,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问:“什么江山易改本性难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永远是我认识的,那个最,最,什么的薛羽眉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騒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的,就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问我道:“那你喜不喜欢我那样子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都喜欢,只要是你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说起来,我年纪比你还大,却要勾你这小弟弟,我是不是太不要脸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就不知道你还有过脸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哈哈笑道:“那我就是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嗯,我早就习惯你没脸没皮的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今晚别回去了,陪姐姐好好玩玩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姐姐有这个雅兴,弟弟我自然要陪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开个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五块任摸,二十包夜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成交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