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43章 催眠申鑫
    我对黑珍珠说道:“呵呵,黑珍珠,环城帮是什么帮?你们帮,人太少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你尽管激怒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我是在激怒你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担心我伤害你的薛羽眉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这么说,开战的话,你站在她那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猜对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那不如先灭了你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怎么灭。”

    她一把掐住我的喉咙:“这么灭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呼吸不起来,话也说不出来,喉咙被掐住,像是直接被堵住了气管,呼吸不起来。

    她玩真的?

    我用力推开她的手,她却加重力气。

    她的手劲比我想象中的要大,我不是没领教过她的武功。

    我想喊,喊不出来,她真要灭了我吗。

    估计就是拿我来开玩笑的,不知道今晚她去哪里喝了酒了,是找我来发酒疯了是吧。

    既然你如此无情,就怪我无耻了,还是那招。

    直接对准她的高耸的双峯,直接就抓过去。

    好富有弹性,真的好大,虽然没有谢丹阳那么巨无霸,那么夸张,但手感弹力惊人,真是十九岁女生的超级弹性手感。

    她果然抽回手,然后一巴掌往我脸上甩过来,我头一偏,闪开了这巴掌,我就知道。

    然后我马上站了起来,退后,咳嗽了几下,我说道:“你逼我的!玩也要有个度吧!”

    她一下子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黑洞洞的枪指着我。

    我一看,吓得腿一软,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喝醉就这样发疯,主要是这女人拿的都是真枪,是真家伙,不是假玩意,而枪这种东西,走火不走火很难说,万一她自己不小心扣到扳机,那我就真的去我还没到时间该去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我跪下后,说道:“黑姐饶命!”

    黑珍珠手拿着枪,走近我,指着我的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求你了,别玩了好吗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脱掉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:“脱掉?脱什么?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衣服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要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这是要干什么啊。

    想要非礼我吗。

    欢迎来搞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该不是,喝多了,想要拿我来降火吧。”

    她晃着shou qiang:“脱!”

    我急忙说道:“别别别动枪了,我脱,我脱。”

    我脱了上衣。

    她晃着shou qiang,示意我继续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干嘛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脱!”

    我只好把里面的也脱了。

    光了上身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还有!”

    她指着我的裤子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到底想干嘛你说啊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还有这个!都给我脱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,你变态啊你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手指按着扳机,我急忙说道:“我脱!”

    脱就脱吧,反正看看人,但是她发酒疯,开枪了,我真会死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惹怒她的代价,可明明是她先来惹我的。

    我脱了裤子。

    只剩下一条了。

    她指着:“那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只有这条裤子了。我,我。”

    她问道:“脱不脱。”

    我盯着她。

    她数到:“三,二。”

    我喊道:“我脱了!”

    我急忙的脱了。

    然后手捂住。

    她掏出手机,说道: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她拍照着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,你要干嘛。拿去晚上打,打那个飞机用?拍我啊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笑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笑容,什么笑容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露出微笑,很甜的微笑,知道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笑,我不哭就好了,我怎么笑出来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一会儿你哭都哭不出来!”

    她举起枪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笑!”

    我露出了八颗牙齿,很甜美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拍了照。

    然后收了枪: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然后,她转身走人,离开,打开门,走了。

    我急忙穿起了裤子衣服。

    这家伙,神经病啊!

    还拿手机拍我,干嘛呢,想要用我的zhao pian威胁我要挟我吗。

    我可不怕,反正我是男的,这张老脸,可是厚的很,我才不会为了几张这个我自己的zhao pian,会感到羞愧羞耻。

    躺着,我一直在想,黑珍珠到底几个意思,她做事,虽然很顽劣任性,可是她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乱来一通,那到底是为什么这样进来我房间这样做呢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,又是谁,那个听着的跑了的男人,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黑珍珠可能知道那男人来,或者是引他来的,难道说,是追求黑珍珠的男人?

    然后黑珍珠不喜欢那个男人,就用我来挡枪?

    然后跑来我房间,上演一出假戏,她还叫啊叫的,让外面那个男人以为我和黑珍珠真的搞在一起了,估计多半是这样的吧。

    这时候,想到的却是,黑珍珠的那叫声。

    最是。

    我紧紧抱着被子,唉,真是人间ji pin,我何时才能,怎么怎么她啊。

    胡思乱想中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柳智慧给我打了dian hua,叫我下去。

    我马上起来,洗刷后,出去了酒店外面马路边,柳智慧的车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我上了车。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刚起来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休息天吗,所以,呵呵。而且昨晚睡得有点晚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不是个好习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对自己的生活的要求没你那么严格,多少点多少分睡觉,多少点多少分起床,每天这个点百~万小!说吃饭运动什么的,我不会,我只会按心情来过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对健康不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心情不好。各有各活法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她开车往前,我说道:“我有些饿,想吃早餐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几点了,还有早餐吗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,十点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也有吧。”

    她停车在了一家面包店面前,我进去买了面包牛奶,问她要不要,她说她不吃。

    她已经吃过了吧。

    车子开往了申鑫所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到了那里后,我还在吃着面包,我问道:“然后呢,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等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等什么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等申鑫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等吧,她会出来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她出不出来,我怎么会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是吧,那我们今天就是来盲目的守株待兔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有个很管用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办法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带人进她家,把她家门砸了,然后要挟她说出你想问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个我不是没想过,但是这样子是行不通的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那就等,别废话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这不是怕你无聊,找话题和你聊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永远不会觉得无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神又怎么会无聊。”

    吃完了早餐,我把垃圾扔出去窗外,然后点了一支烟,悠闲的把凳子放倒,然后躺着,说道:“我抽完这根烟,先眯眼一下,昨晚太累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昨晚做什么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个黑珍珠,不知道干什么了,喝醉了还是什么,进来我房间,拿枪指着我,威胁我,唉,算了不说了,一把辛酸泪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也没多大兴趣听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,打断我的话:“够了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说刚好,我先睡一下啊,你慢慢等。”

    我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闭上了眼睛后,我很快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多久后,听到关车门的声音,我睁开眼睛,看到柳智慧下了车,往前面而去。

    我坐好一看,那边出来一个中年女子,正是申鑫。

    我急忙坐好了揉揉眼睛,看着。

    只见柳智慧过去了后,对申鑫说着什么话,好像是问路,然后又假装出肚子疼的样子出来,申鑫急忙帮着她,把她扶到了路边的一个长椅坐下,然后柳智慧和她聊着什么,一边聊,一只手一边挥舞。

    我看着,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我当然是不能下车去的。

    我只能看着,可是盯了看着有十分钟左右,只见她们越来越聊得投机了。

    然后我只能继续等着。

    又过了大概二十分钟,等到我都不耐烦了,因为太阳越来越大,有些热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看见柳智慧站起来,和申鑫告别,然后离开。

    而申鑫,往反方向背对着我们而去了。

    柳智慧上车了后,看了看我,然后倒车,掉头,开走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搞定了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太好了。不过,你怎么去了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催眠,是一个需要时间的过程,你以为我过去就直接问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,那你怎么催眠的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先攀谈,聊天,深入,了解她,然后通过特定的方式,催眠她,问话,开始铺垫的过程我刚才需要的差不多半个小时,真正问话的时间,不到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她被催眠了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她会记得你问她什么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我高兴的说道:“很好,我就知道,找你准没错,来,谢谢你,让我亲一个。”

    我伸头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