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41章 拜托柳智慧办事
    我说道:“如果抓起来了丁佩小孩,威胁她放出高晓宁,让高晓宁在监狱过上好日子,那倒是可以的。这样丁佩也以为是高晓宁外面的人干的,不会怀疑到我们身上。最主要的是,我们不要伤害她小孩,不sha ren,就不会出多大的事。不过查她还是可以的,我们知道的越多,对付她就越容易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那可以这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招可以用,但是,我们要搞清楚,她到底有没有家庭,在哪,有没有小孩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查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我找人查查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要快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的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要查丁佩,还要找狱政科的谢丹阳,调出丁佩的资料,然后查家庭住址,找到她填写的家庭住址,而且不知道会不会已经搬走,会不会没家人。

    这一番折腾下来,最迟都要两三天才搞定,然后找到了丁佩的家人后,再抓了要挟她,那就更不知道多久了,这时候,高晓宁估计都死了几回了。

    我挠着头,说道:“小凌啊,这也不行啊,你看如果就是查到了,抓了她小孩,那都不知道过了几天了,高晓宁那时候都被折腾死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那怎么办呢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有谁知道丁佩的家庭情况,和丁佩走得很近的。”

    小凌突然的豁然开朗一样:“哦我知道了!那个申鑫,申队长,你认识吗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申队长,申鑫,那个小队长?中年的,胖胖的,眼睛小小那个?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是啊,就是她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我听说她以前是和丁佩一起进监狱工作的,两人是好姐妹,形同手足,后来,两人不知道什么原因,申鑫和丁佩就闹僵了,两人就几乎绝交,虽然没闹成敌人,却也是互相不理睬对方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应该不算敌人吧,如果是敌人,申鑫还能在我们监区待下去吗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申鑫就知道丁佩的一切了。申鑫还请我们吃过饭,我去过申鑫家里,就在江岭那边,不远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然后呢。你去问她?你去问她丁佩的情况,然后找人绑了丁佩的孩子,那她不就知道你干的吗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那怎么办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告诉我怎么联系申鑫,她家住在哪,我想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给了我申鑫的手机号码,家庭住址。

    我心想,用柳智慧的时刻到了。

    平时都是柳智慧找我,让我帮忙,我找她帮忙,她不会拒绝的吧。

    我找了柳智慧,跟柳智慧谈了我的想法,我希望她能帮我从申鑫嘴里撬出来丁佩的情况,而且还不让申鑫留下回忆,简单来说,就是通过催眠的方式获取。

    这对我来说,很难很难,不过,这对柳智慧来说,估计不难。

    我跟柳智慧说了后,柳智慧说道:“难不难,关键在于这个申鑫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帮帮我可以吧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同意了。

    我问:“那你要怎么帮我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自己用我自己的办法,你不需要操心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我需要ti gong什么帮助和支援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如果我需要的话,会和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的谢谢你。哦对了,那你的事,怎么样了啊。从陈振松的手机上,查到了什么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查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是不是那个人,真的就是幕后的真正的领导人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也是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他是全盘指挥的领导人,但是让他这么做的,却是别人。目前,那个别人,到底是不是我爸最好的朋友,我还在查,但是那个全盘指挥的领导人,也是我爸的其中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爸交的这都什么朋友!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人都是自私的,在利益面前,又有多少人能坚守。人心就像海洋一样的深邃,表面的风平浪静,深处的可怕,又有多少人能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准备接近这个集团领导人。我爸的朋友,何源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他全盘操作这一切,对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对。可是我觉得,这应该跟我爸的那个最好的朋友,是有关系的,不过一切还只是猜测,我只能先接近了他,再获取信息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怎么接近他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他认识我,让人不停的找着我,想要杀了我。卢音,还有康越的死,以及陈振松被抢,已经引起了他的恐慌,我不能亲自接近他,那等于自己往笼子里面钻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他是做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局的局长,级别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大官啊!那么有权利,你怎么玩的过啊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说过,人都是有弱点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他有什么弱点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他年轻的时候,换了很多女朋友,谈了多次恋爱,结婚三次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靠,不是吧,这样的人,都能当那么大的官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看人家什么后台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然后呢,这能说明什么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他对婚姻,伴侣,是一种十分的不负责不忠诚的思想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谁不喜欢年轻女人啊,自己女人老了,肯定想着漂亮年轻女人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对,会这么想,但会做的,不多。而做了后,还逼着自己妻子离婚,娶了年轻小三的人,更不多。他的一生,都会一直这么循环下去。等他现任的妻子再过十年八年,生了孩子,皮肤松弛,身材走样,他一样会离婚,找新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他有钱,有权利,他有本钱可以这么做。我们不行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因为别人还有良知,他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然后呢。你想让个女的去勾他还是怎么着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他和不少女下属,女同事,还有外界的一些女子,保持着特殊的关系,我可以从这方面下手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怎么下手呢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如果,这些和他有特殊关系的女人中,有个脾气很大的丈夫,会怎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把这个事公布出来,不过也没什么用吧。因为人家有权有势,找不到证据,就如一条狗乱吠,又有什么用呢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不,我会引爆她丈夫,借刀sha ren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杀死何源?”

    柳智慧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这人如果害死了你的一家,的确该死了。不过如果你弄死了他,那你怎么继续查下去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会同时进行。”

    对这个心思缜密,办事细致入微的人,我无需担心什么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麻烦你尽快帮我ban li了我拜托你的事吧谢谢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明天周末,对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让我去查的申鑫,不用上班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就不用上班,不知道她需不需要上班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明天你和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可以。那今晚我们要不要一起找个地方,睡觉,然后明天就不用再邀约了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脑子的想法可不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嘿嘿,男人嘛,不都这样子嘛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今晚我有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那你就有事吧。你先去忙好了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走了,我自己回去了宿舍中。

    看着手机,盯着薇拉的号码,心里面,觉得有些空荡荡的,其实我无需难过,分手跟不分手,本身就没多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奇怪了,为什么会有人敲门,谁会找我?

    可能是住在这边的陈逊,不过,陈逊如果找我,基本都是打dian hua,打我手机的,怎么会敲门呢。

    可能是薇拉?

    薇拉就经常这样子,和我分手了,马上过来敲门什么的。

    尽管我告诉自己铁了心的要和薇拉分手了,但是一想到她那曼妙的高大丰腴的xing gan身体,我完全没有了抵抗力。

    我站了起来,拨弄了一下头发,然后过去,开了门。

    面前的女子,高挑无比,身材甚至比薇拉还好。

    黑珍珠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道:“干嘛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媚眼如丝,说道:“找你咯,还能干嘛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找我没好事。说吧,到底什么事。就别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想要进来。

    黑珍珠微微闭眼张开,美目,长睫毛,多美的眼睛,她喝了酒,有一股酒味,不浓,混着她身上的香味,却让人闻着很舒服,双颊绯红,十分吸引人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是喝酒了,想和你谈点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等你酒醒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可是看着她这副样子,我心里又期待着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谈点薛羽眉的事。”

    一听她要谈薛羽眉的事,而且我心里又想着能和她有点什么事,于是,放她进来了。

    我让她进来了。

    坐下后,她说道:“给我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有纯净水。”

    我给她拿了一瓶纯净水,问道:“薛羽眉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她死了,被我的人不小心打死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