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40章 畏缩不前思前想后
    监狱长问我道:“你查到什么了。狱警们滥用职权,知法犯法?乱打女囚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是。我们在去禁闭室的路上,在监室楼的过道中,到了禁闭室的大门口,监室楼过道的后面的门都自动关上了后,两旁的几个女囚监室,门却开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问我道:“门开了出来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我肯定,有人做了手脚,那些监室的监室门,全都是能开了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问我:“谁做的手脚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肯定是我们监区的自己人做的,不然女囚们怎么开得了门出来?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你是说,有我们监狱的人,帮了女囚们,把门开着了。就为了等你们来,对付你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是这样子的,那些我们监狱的人,不是帮了女囚们,而是,她们应该就是主谋,指使女囚们对我们下手!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你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我一听,也愣了一下,我应该不这么说的,因为,这么说话,需要证据的。

    狱政科科长对我说道:“张指导员,凡事都要说证据,门到底是不是人为损坏的还不知道,你就说有人故意而为了。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下,带过去了,说道:“抱歉,那我继续说下去。那我觉得,应该把女囚带来问。”

    狱政科科长说道:“放心,我们会查到底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然后,几个门开了之后,几十个女囚,从监室出来,对我们发起来围攻。其中一名女囚,手上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把铁刺,要弄死我的节奏,在争斗中,我差点被捅死,后来,我抢了她手中铁刺,她抢了我的jing gun,我刺中了她的肩膀,另外一名女囚被我刺中了大腿,就是这样子的。”

    侦查科科长问道:“她们为什么攻击你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不知道。我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从一进去后,几个监室门都能开出来的情况来看,这件事,可能是有我们监狱的人故意操作的。”

    侦查科科长说道:“应该是这样,不然的话,监室门不会一起开着。”

    好在,她们终于站在了我这回一边了。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好好查这些女囚,谁带她们做的。”

    侦查科科长说是。

    监狱长对我说道:“小张,这个事,我们会好好查,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谢谢监狱长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说道:“不过,监狱长,这些女囚,攻击我们,是恶性的犯罪案件,我认为,最好应该报警,才能更好的惩罚她们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一听要报警,脸色马上变了,问我道:“报什么警,报什么警?”

    从刚才的和颜悦色,变成了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看来,她是在安抚我而已,报警是不可能的,监狱里出事,是不可能要外面知道的。

    其实,几乎每个监狱,一段时间内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事,貌似太平之下,不过是掩盖的结果。

    发生了多大的事,都是第一时间想要掩盖住,不让外界知道,因为外界一旦知道,监狱里就麻烦了,这帮家伙为了自己的乌纱帽,死人都是要压着不让外界知道的。

    我看监狱长咄咄逼人的样子,只好呵呵了一声。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这件事,我说了,我会让人查清楚,给你查个水落石出。给她们该得到的惩罚,给你一个交代,你还想怎么样。是不是要报警了,闹得鸡飞狗跳,鸡犬不宁,让我们都不得安心的才行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不好意思,监狱长,我忘了这个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好了就这样了,你,小张,回去好好休息,侦查科科长,你去好好查一查,这事情,必须查清楚,查仔细了,给小张他们一个交代,明白吗。”

    侦查科科长说是。

    然后监狱里让我们都散了。

    出来了后,我约了小凌,朱华华,下班后出外面一起吃个饭。

    下班后,朱华华开她的车,我和小凌坐着朱华华的车,去了沙镇一家饭店吃饭。

    坐下后,点菜上菜。

    我端起一杯茶,以茶代酒感谢朱华华今天来帮助我,朱华华说道:“不需要和我废话。我不喜欢听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,那我不说感谢,自己喝了。”

    我自己喝了这杯饮料。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太不公平,监狱长这么办事。张指导,你差点都给她们杀了,监狱长她们却这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什么重要?我们的命,难道比她们脑袋上的乌纱帽重要?得了吧,这样已经很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她让人去查,你说她们查出来个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什么东西都查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那不就是了,什么东西都查不出来,还给我们怎么交代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会查出来,如果是丁佩害你们,那么,就会找替死鬼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估计会找个人做替死鬼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这套她们早就玩熟了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的手机响了,她一看,说道:“我先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家什么家啊,你又不是还当兵,你家也不是部队,怎么老是准点要回家的,你多大了啊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我家人有人过生日。再见。”

    她站起来,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小凌还不明所以,愣着。

    直到朱华华开车走了后,小凌问我道:“她怎么就这么走了,都没吃饭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家一家都是当兵的,她爷爷是最大的军官,她爸爸也是当兵,她弟弟也是当兵,她家跟一个部队一样,晚上几点回家,干什么,都要跟在部队一个样,不能出格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啊,那么严重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就是那么严重,不能违反。否则,军法处置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枪毙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应该不会,估计会揍一顿,或者体罚吧,谁懂呢。”

    想到朱华华曾经为了应付家人,把我拉着去充当男朋友,我心想谁要真做了你家女婿,那不条条框框给锁死了,就让我做她的老公,那我估计这辈子,都被锁链给锁住了一样,干什么都被束缚了手脚,去哪里这锁链都哐哐当当的乱响。

    不知道现在她家里人逼着她找到了男朋友没,她家人开的条件其实也简单,就是做朱华华的老公,必须是退伍的军人,也只有军人,才能真正的融入到她们家的生活中,才适应得了那些条条框框,才能跟他们一样的沉闷。

    反正我是受不了的,让我去死算了。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张指导,对于这件事,你怎么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们让女囚行刺我们的事吗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就说明显的是一个陷阱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那我们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怎么办。高晓宁刚刚和我说,王中王弄死了瓦莱,丁佩一定很害怕,一定会找人对我们下手,叫我赶快抓紧时间先下手为强,弄死丁佩,否则,不拼一把的话,很能就是后下手遭殃,没想到,真的是后下手遭殃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我们思前想后的,太怕了,所以畏缩不前,这种事不能拖,一拖太久,我们迟早先被她们害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说怎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我们也该加紧步伐,对她下手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怎么下手?现在高晓宁已经被关着了,我们找谁谈这些事去啊?难道去和黑熊谈吗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我们得想办法,把高晓宁给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说来容易,直接闯禁闭室吗?又闯禁闭室吗。她不会放人的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可是高晓宁一直在里面,会被她们弄死。我有线人说,好像听说她们打算饿死了高晓宁,然后说她自己绝食而死。”

    我骂道:“靠,这帮烂人!真是绝了!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我们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关键是丁佩这家伙也总是不出门!她不出去监狱外面,我怎么找人对她下手,如果她出去,我直接找人抓了她,整死她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你外面有认识的道上的人呢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认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可靠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当然可靠。”

    小凌问:“势力很大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比较大,不说第一帮派,也是第二第三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如果让他们劫持了人,他们会干得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废话,这多大点事。你到底想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这丁佩,肯定有家人吧,虽然我没听说过她有家人,但是我估计她那年龄,一定有小孩,我们不如让人查了她,看看能不能在外面把她抓起来知道她有小孩,她小孩在哪儿的话,直接抓了起来,要挟她,把她引过去,然后,弄死她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么干的话,可是成了惊天大案啊,小凌,这样子做的话,那我可真的害了这帮人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那这样也不行的话,怎么办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