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39章 三天两头出事
    我看着被女囚们zhi fu的十几个我们的手下,对女囚们喊道:“放开她们,让她们过来!”

    女囚们手拿着我们的人的jing gun,看来是不想放人,但是她们又没有胆子冲上来,毕竟,jing gun打不死人,但是我这手中的铁刺,是可以刺死人的。

    大家又开始新一轮的对峙。

    搞什么鬼,外面的人,是想看着我死吗。

    难道,小凌,或者朱华华,出了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难道她们被收买了吗。

    这么对峙下去,对我极为不利。

    女囚人多,而且有十几根我们的人的jing gun。

    我只有一个人,拿着尖刺。

    我的手下都被zhi fu了。

    意味着我一个人,用这把尖刺,面对六七十个人的女囚。

    拼到最后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我一定会死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是我死了,我也能拉不少人垫背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就是,能不能吓着她们,让她们不敢上。

    我担心又会出现一个新领袖,带着她们冲上来。

    我大吼道:“不想像她一样死的,就给我好好站着!”

    她们都在盯着我。

    糟糕,我不想出现的情况,出现了。

    一名女囚站了出来,手拿着jing gun,说道:“他只有一根铁棒,我们别怕,一起上!”

    我对她吼道:“来啊!不想活就上来!”

    我的尖刺对着她指着,她往后退一步,然后对着女囚们说道:“大家一起上,他能刺到那么多人吗!”

    没人响应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叫她们上来送死,你自己怎么不上啊!有种,你自己上啊!上来啊!你先上啊!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大家别怕,一起上。”

    她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不怕,你上啊,你不怕的话,你就先上。我告诉你们,这女人是自己怕了,她唆使你们一起上,叫你们先上,她自己怎么不先冲上来。她就是想立功,想让你们做炮灰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谁能抢走他手中的铁棍,我这边承诺,马上可以加分减刑,各种好处,享受跟我一样的待遇!”

    这话应该理解为,谁能抢走我手中的铁棍,她就向丁佩申请,让谁能上去做跟她一样位置的小领袖小头目,享受各种好待遇。

    我喊道:“上来!我不会手下留情!你们马上会去陪她。”

    我指着地上躺着的女囚,全是血,可能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她们都看在眼中,她们害怕她们会是下一个死的人。

    结果,这帮贪生怕死的家伙,都在和我对峙,愣着,无人敢上。

    任由那上来的小头目大叫,她们谁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说道:“我现在要她死!你们谁敢动,谁死!”

    我不能等着她把她们的勇气煽动起来,我要让她们全都怕我,让她们恐惧到极点。

    我端着尖刺,冲向了那名叫喊的小头目,她一看,一下子就往后挤了,急忙的想要挤进女囚人群中去,女囚们却把她推了出来,她大喊道:“回去先弄死你们!”

    我已经在她身后,端起尖刺,直接刺在了她的后腿上,我没有刺她的身体,没有真的想要把她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一拔出来,她大喊一声,跪在地上,表情疼得抽搐的捂着伤口。

    我退后一步,喊道:“把我的人放过来!”

    女囚们已然全都吓破了胆,颤抖着把人都放了,手下们围过来了我身旁,我说道:“把jing gun全都给我拿过来,扔到我们脚下。”

    她们不敢含糊,纷纷的把手中的jing gun扔过来,扔在了我们的脚下。

    我让手下们捡起了jing gun,重新建立起了对峙的优势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然后,全都给我蹲下,手抱着头!”

    她们有不少人,听话的蹲下来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还站着,我挥舞着尖刺出去:“不想活了是吧!”

    她们急忙的,全都蹲下去了。

    那名小头目,捂着自己的大腿,惊恐的对我喊道:“不要,不要!”

    她以为我想拿着尖刺上去捅死了她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闭嘴!”

    她看着地上,自己的血,很多,而且还在不停的从她的大腿上往外流。

    她对我说道:“救我,救我!我不想死,快救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救你?你刚才怎么想弄死我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错了,我错了,对不起,我不敢了,快救我,快救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救你,你想告诉我,我怎么出去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,我也不知道,问,问她。”

    她指着那个已经被刺死了的女囚说道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问什么问,她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她看着自己脚下流着越来越多的血,惊恐的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还没事,还很清醒,虽然疼,但还精神,不过,随着血液的流失,就不知道一会儿后血液流失过多,会是怎么样子的了。

    我可不想救她,这种人死了倒好,而且现在想救她也没办法了,根本就出不去。

    看着女囚们都蹲在了地上,还好,这场硬仗,凭着勇气,我们打赢了。

    外面有门开了的声音,然后有很多的脚步声,一看,朱华华和小凌带着人冲了进来,我们的救兵,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她们到了门外,还是隔着一扇门,不过这扇门,很容易的打开了。

    打开了后,她们涌了进来。

    救兵终于救了我们。

    我骂道:“搞什么鬼啊,差点被人弄死了你们才来!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那扇大门,外面的那扇大门,被人动了手脚,应该是被人动了手脚,打指模打不了,指纹都是显示错误的,进不来!后来我们只能强行破门,用工具搞坏了门锁,谁知道用了那么长时间。你们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幸好我武功卓绝,当世一流,不然刚才被她们给弄死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看着女囚们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把那些听话的女囚,都遣返回自己的监室,这两个女囚,一个死了,一个重伤。”

    那个抱着自己大腿的女囚喊着:“求你们,救我,救我,我再也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个,把这个送医院。那个死了。这件事,报领导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把那名我说死了的女囚翻身过来,说道:“没死,还在呼吸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是吧,这样都不死。”

    全是血,还不死。

    朱华华赶紧喊人叫来了救护车,送她们上了救护车,送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我出来了外面,看着那扇监区大门,果然,弄烂了,肯定有人动了手脚,不然的话,平时都没事,偏偏刚才就有事了。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命够大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说我吗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当然说你,难道说我自己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谢谢过奖了,差点让你们给耽误,整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是我们耽误吗?我们也不想这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别老是一副想和我吵架的样子好吧,我不想吵架。我知道你不想这样,我也是开开玩笑而已了啊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你这什么破监区,三天两头出这种事。丁佩难道真的那么想要弄死你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这不是废话吗,你都看了几次了吧,我不是说我无聊去惹她,而是我进来了监区后,给她的利益造成了很大的损失,所以,她必须除掉我,我不走,她就要弄死我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道:“那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还能怎么办,拼死了吧,她要弄死我,我也要弄死她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祝你好运,别被人先弄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有你的帮忙,就不会那么轻易被她弄死。希望你能多加帮助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自己小心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很快的,监狱领导也都知道了,我马上被监狱领导叫去了办公行政楼。

    又是那几个黑脸的领导。

    我进去后,打过了招呼,看到朱华华也被叫来了,还有小凌。

    这群老家伙,把我们招来,把我们这些当事人招来,不是说一群人叫过来,而是一个一个的分开叫,然后查问清楚。

    看来,小凌朱华华应该是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经过,基本和领导们都说了。

    监狱长示意侦查科科长对我问话。

    侦查科科长出来了,咳嗽了一声,问我道:“张指导员,能把你们监区刚才发生的事,详细的说一下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当时,一名女囚,被关进了禁闭室,然后,我们觉得这名女囚可能被人栽赃陷害进去了禁闭室,所以,想去看这名女囚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打断我的话,说道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问道:“什么女囚被人栽赃陷害进去了禁闭室,这话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就是我们监区里,有一个女囚,被我们监区的管教莫名其妙电晕了打了一顿,然后送进去关了禁闭室。我就想去看看,是不是我们管教在这个事上,是乱来的啊。多名其他管教和狱警,还有其他目击的女囚反应,那名女囚并没有做错任何事,却被那些吃饱了没事找事的女囚去找茬电晕打了一顿,关进禁闭室。我对这些虐打女囚的事,是非常的反感的,所以,我想去查一查,问一问那女囚,这些打她的狱警,有没有冤枉她,或者是狱警们打她是对的。如果她真犯错事了,惩罚她是正确的,有必要的,如果她没犯错事,我们监区的那些狱警就乱打人,关人,虐打人,是不对的。所以,我去禁闭室,就是为了想查明这件事而已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