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35章 丁佩有强大的背景
    如果贺芷灵把王中王送去了做精神鉴定,出来的无非两个结果,一个是有病,一个是没病。

    如果有病,那就是逃过一劫,如果没病,那就肯定死刑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能不能让医生搞一搞,没病也搞个有病的结果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以为你对手吃素吗?她们会盯着,就算出结果了,是有病的,她们还想着要改成没病。我们盯着她们,她们改不了,她们也会盯着我们,我们也不可能改。最主要是事实,她到底有没有病。你明白吗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我喃喃说道:“话说,jing cha也都能那么胡搞吗,这都没招,也能照样乱写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就是没有,也能写你有。你知道负责审讯的那些都是什么人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审讯jing cha呗,又不是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知道什么叫酷吏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知道,历史上著名的周兴,来俊臣,很有名的请君入瓮的两家伙,来俊臣就是写了一本书让武则天直接起杀心的那家伙,专门负责严刑逼供。可难道到了现在,他们还能这么言行逼供吗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现在就没有吗?监狱里早就说没有虐打,可是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jing cha也这么可以乱搞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就算不严刑逼供,你想想看,你要面对的是什么人?你进去了,面对的都是一些专门研究人心,人的表情动作的人,你没有,能给你弄成有,能让你老老实实的认罪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以前听过一些招数,例如噪音刑法,就是关人到一个房子里,然后不停的让噪音一直在房间里响亮,不给人睡觉,整个人几天下来,完全崩溃,根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了,就糊里糊涂的签字,承认自己没做过的罪行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像这样的招数,实在是太多太多了。最好别进去,要是进去了,你不认也要认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当时狄仁杰面对来俊臣,二话不说直接认罪,不认罪那可要被虐打成招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吃着东西了。

    出三十五万,只是能把王中王送去做精神鉴定,并不能说就能保住王中王的命。

    如果结果是王中王没病,那就是死罪无疑,如果鉴定是有病,那就能救。

    唉,好吧,钱乃身外之物。。

    再说,王中王杀瓦莱,的确是我挑起来的。

    而且是我给她创造了这个条件,虽然她们没有证据说是我这么做的,但本来就是我引导的情况下,王中王才有条件,才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瓦莱死的也活该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下一步,不知道惊恐的丁佩,会如何对付我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我就头疼。

    我对贺芷灵说道:“丁佩不过是一个监区的监区长,有那么厉害吗?有什么背景,连你都怕她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这些幼稚的问题你问过了好几次了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本身她们就是不同的派别,拼的也就是看谁的背景够强大,就像那句话一样,西游记里,被打死的,都是没背景的妖怪。

    看来丁佩的背景强大的足以能和贺芷灵对抗啊,那实在是不简单。

    吃完饭了后,贺芷灵催促我去买单,我去买单了后,她又催促我去给她打钱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急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买新手机,新电脑,不想用我自己卡里的钱。”

    这话,多冠冕堂皇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就用我卡里的钱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也是要给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电脑手机不是有吗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新出的,就该买新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这是什么道理,谁教你的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谁教的你不用管,道理就是这道理。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声,说道:“是是是,你说得对,都是真理。”

    只能去给她打了钱。

    打了钱后,回到车上,贺芷灵直直看着我,瞪着我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干嘛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瞒着我搞了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些钱,我是通过自己本事赚来的,怎么是我瞒着你了呢,你又不是我老婆,我还瞒着你私藏钱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哦,很好。”

    我急忙问:“什么很好,你想干嘛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没想。”

    她一定又在打着我钱的主意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不用想什么,我已经没钱了,你再打我钱的主意也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她轻蔑的哼了一声,然后说道:“下车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不送我回去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脑子出问题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给了你那么多钱,买都买得起你的车了,你不送我回去?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不交易了。”

    我急忙赔笑:“好好好我这就下车,mei nu走好,再见,路上小心啊。”

    下车后关上了车门,看着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长长的叹气,这家伙啊。

    一辆车停在了我的身旁,竟然是柳智慧的车。

    车窗降下,果然是柳智慧,奇怪,柳智慧怎么在这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:“怎么那么巧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跟踪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跟踪我干嘛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吃醋,想撞死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不是吧,呵呵开玩笑的是吧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我上车了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跟着我干嘛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要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帮忙什么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去了你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又这样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开着车往前走,说道:“文物局局长的人,陈振松,每天晚上这个点,都会在小区门口外的马路上散步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哦,你要去搭讪他啊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他散步的时候,你去把他身上的手机抢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,你,你不是吧,让我直接去抢劫啊!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,这我干不出来。让我去抢劫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他的上家,我基本可以确定是这个集团的领导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他的上家?你知道谁了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判断出来是谁,可是我需要证据证明,就是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干嘛抢他手机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他手机里,很可能有我想要得到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好吧,那怎么抢啊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戴上头罩,冲过去就抢,有一段路没有she xiang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唉,难搞啊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放心吧,他是一个瘦弱的不足一米六的差不多六十岁的老头,”

    我问:“瘦弱的老头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他反抗不过你。他有个爱好,喜欢吃饭后出来散步,散步时,喜欢打打dian hua发发信息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盯了他几天了是吧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那我问你,干嘛不找别人去干这事呢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因为是你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因为是我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因为我希望是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懂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再没有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了某个小区的门口,停下来。

    这小区,是在郊区啊。

    而且看起来,那个小区,是上一代的那种建筑单位房,一看就比较老旧的,门口的路也有些破破烂烂的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文物局局长的人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是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不是吧,怎么说,他好歹是局里的主事个局长,况且,他不是还和人家搞什么这些文物,那不是挺有钱的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这是个老学究,兢兢业业,一辈子的贡献付出在了工作上,参与文物的发掘,保存,展览,出书,等等等等。文物都是值钱的东西,他拒绝了很多人给他送的钱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为什么这次?和他有关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因为他可能是被骗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被骗了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这个集团的领导人,骗了他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,我搞不懂了。那为什么康越和卢音会拿了钱,给他做事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不需要懂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是很好奇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集团的这个领导人,越过了陈振松,找了康越,陈振松,还有卢音,都是被骗。卢音是活该,陈振松完全是不知道被骗。大概就是,集团领导人让陈振松把这项考古发掘的工作做好,文物全部交上去,却动了手脚,让康越出各种伪造的文件,但这伪造的文件,其实就是真的,用方法利用了陈振松,陈振松在上面签字确认,他被蒙骗了。当知道了自己被蒙骗的事后,陈振松因为怕死怕连累到自家人的懦弱性格,选择假装不知道。我暂时不知道集团领导人为什么留下他的命,不会杀他灭口,很可能,他对他们来说,还有用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陈振松,你会杀他妈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对于这么个无辜的老学究,你觉得我会下手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我可不知道哦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