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33章 沉默的猛兽
    监狱长那眼镜蛇般的眼睛,那凌厉的眼神,让人不寒而栗,偏偏她脸上,还挂着那可笑的假装仁慈的微笑。

    人心啊,你永远是想不到有多凶险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监狱长,我没有唆使女囚这么做,我也不懂她到底为什么这么做,刚才我说的,只不过是我的判断而已。她杀了瓦莱,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不关我事。如果丁佩监区长说是我唆使,串通女囚让女囚去杀害了瓦莱,那么,让jing cha去查,如果查出来真的是我唆使的,我无话可说,凡事都要讲证据,你说是吧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照你这么说,如果女囚真的有精神病,那她如果说出是你指使的唆使的,那也不能成为证据了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每一句话,都是一个圈套,都设了一个大坑,让我钻进去。

    我只能好好的详细的在心里琢磨一番,再说出自己要对的话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她有没有精神病,光让我做判断那不成,肯定要经过有资格的权威医院的鉴定才有用。我本来就没有指使她唆使她sha ren,她说什么,跟我都没关系。还是那句话,监狱长,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,我都没有这么做!我都没有指使女囚去杀害瓦莱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忙说道:“信,我当然相信你是!你肯定不会那么做。只是呢,担心你不小心走了歧路,走了错路,一时间脑袋一昏,做了错事,所以,如果真是你做了错事,総ui dang隼矗颐钦獗咭惨Φ陌镏惆 !?br />

    是啊,听起来,监狱长对我多好啊,可这实际上是设了一个坑让我跳进去啊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监狱长,谢谢你对我的关心和爱护。我真的没有做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看我这么负隅顽抗,咬定说没有做,她微微笑,但是明显的那神情略显失望,对于想要把我整于死地的她来说,这真的是让她失望了,她说道:“哦,不是就好,不是就好。就怕你做错了事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于瓦莱的死,我也觉得很难受,很可惜,她是这么的一个能干的人,工作上兢兢业业,对待同事如此的真诚,还特别的照顾我。在她被扔出去的那一刻,我却救不到她,我自己也感到十分的心痛。”

    我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有多高兴啊,怎么可能心痛呢。

    但这做人要装,装个够,要足够的会演戏。

    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。

    监狱长则是也是表现出心痛的样子:“每个狱警,都是我的孩子一样,她死了,我也感到很难过啊。那也是因为命啊。”

    我马上安慰监狱长道:“对啊,监狱长,人的确生死有命,出了这样的问题,谁也不想发生。你也不要太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深深的叹气说道:“我还是无法接受这个噩耗啊。”

    我们两个可笑的家伙,如同周星驰版的鹿鼎记里,多隆跟公主错知韦小宝已经挂掉的消息后的那可笑对话,明明心里面不是这么想的,但是为了不让人说我们,都在装出来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来。

    我又安慰了监狱长一番后,她让我离开了,说要静一静,还要去面对瓦莱的家人。

    的确,这件事对监狱长来说才是真正的头痛,如何面对瓦莱的家人。

    肯定会情绪不稳定闹一番,然后要求赔偿什么的,不过,这个事,也赖不着监狱方多少。

    相信以监狱长老狐狸的实力和演技,以的名义出去慰问一番,然后再跟家属说会有什么抚恤金,应该很快就能搞定下来,反正,花的都不是她自己的钱。

    出来了走廊外,看到丁佩等人还在外面,直勾勾的盯着我看,我假惺惺的擦掉眼泪,假装悲痛的离开了那里。

    到了楼下,我抹掉眼泪,走回去自己办公室,做人真难啊,还好学会了演戏。

    回到了办公室,小凌知道我回来了,马上过来找我了。

    小凌见到了我后,说道:“刚才监狱长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小凌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怎么了,这个表情,放心吧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小凌关shang men,然后走过来,在我耳边轻轻问道:“不会是你让她这么做的吧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让她这么做的啊。”

    我明知故问,我明知道小凌问的是,是不是我唆使王中王这么做的,可我假装不知道她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种事,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。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就是,王中王杀瓦莱,是你让她这么做的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靠,说什么呢,当然不是。再说了,我有那个本事吗?王中王那种人会听我的话吗。”

    小凌松了口气说道:“还好不是你叫她这么做,吓死我了,我都怕了,担心是你让她这么做。如果她被抓去了,供出是你,那你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我又没让她这么做,麻烦什么,是她自己这么干的,关我什么事呢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嗯,那就好,那就好。我就担心你叫她这么做。呵呵,那个瓦莱,死的活该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肯定活该,谁让她那么有病啊,这么打人,打得让王中王发火,而且还气势汹汹带着一大群人来,人家王中王一看,心里肯定想她们又要打我,你知道王中王这种人,沉默的猛兽,不发飙就是沉睡的狮子,发飙就要人命的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活该了瓦莱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的确是活该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可是看到她被丢下去的时候,吓得我脚都软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所以一下子坐在地上,走都走不动,还好没尿出来,不然就丢人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没那么严重。可真的,那一看很害怕,现在想起来还有点脚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也脚软,这么个活生生的人,扔下去,啪,完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我今晚不敢一个人睡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没事,刚好我也不敢一个人睡,你和我睡好了。我不介意的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你不介意,我可介意!你骗小女生去,连我也不放过了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哈哈,好吧。好了别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那现在呢,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能怎么办,关我们什么事,这是她们自己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对,是她们自己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我当然不会和小凌谈太多,有些东西,自己知道就好。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可是,王中王可是要回被拉去判死刑的啊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小凌很担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很担心她啊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瓦莱死了是活该,但是王中王死了不应该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又有什么办法,sha ren偿命,那不是这样子嘛。”

    小凌叹气,说道:“也许这也是命吧,唉,怎么来要人的不是丁佩,我就想着,被摔死的是丁佩才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如果丁佩死了,我们就解脱,彻底翻身做主人。”

    dian hua突然响了起来,两人吓了一下子。

    我对小凌说道:“好了,这些话在这里,少说的好,快去工作。”

    小凌出去了。

    我接了dian hua,是贺芷灵,叫我下班出去门口等她,有事找我谈。

    我当然也有事找她谈。

    熬到了下班。

    我出去了门口外,贺芷灵已经在等我了,我上了车上后,对她说道:“哟,今天,倒是你等我啊,奇迹啊。太阳从南边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开车,戴着个墨镜的她,十分的酷炫叼炸天,她说道:“为什么找你?你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不知道。是不是要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这顿饭你不请也要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哦,那为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监区今天发生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今天啊,有个女囚,把一个监区的狱警,从楼上扔下去,摔死了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就这样简单,是吧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当然了,要不你以为什么样啊。哦你是为了这个找我,要问清楚原因吧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你说说过程,简单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就是这样子啊,有个女囚,被我们监区的那个丁佩的手下瓦莱打了,她很不爽,这个女囚两米高,然后她一怒之下,把瓦莱从楼上扔下去了,瓦莱死了。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啊,就是这样,不然你以为怎样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怎么我听的和你听到的,是不一样的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听到的是怎么样的,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贺芷灵说道:“女子监狱的监区指导员张河,唆使女犯杀害监区狱警瓦莱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直接破口大骂:“这谁说啊,这妈的是谁说的啊!胡扯,乱搞。你的线人和你说的吗?”

    贺芷灵看了看我,然后看看前方,说道:“jing cha这么查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说什么?jing cha这么查的?他们,查出来说是我唆使的?”

    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,如果jing cha审讯了王中王,王中王说是我唆使她这么做的,那我可有麻烦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没有这么做!女囚杀害瓦莱,跟我半点关系也没有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