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32章 绵里藏针
    这时候,王中王在武警,防暴队的各种wu qi的对准下,蹲在了地上,高举着手。

    我最害怕的就是她会突然的站起来冲过来,那她一定会被打成马蜂窝。

    我问朱华华:“下一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让她不要动!然后我们过去控制好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对王中王说道:“蹲着,不要动!不要动!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她哦了一声,冷淡,平淡的看着我们,静静的蹲着。

    武警过去,枪口对着王中王,朱华华手下过去,绕到了王中王的身后,然后,铐住了王中王,然后,如临大敌的人们,这才放了戒心。

    她们压着王中王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问朱华华:“然后带去哪儿。”

    朱华华说道:“监狱长那里,报警,带走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王中王看了看我,我平静着脸。

    王中王被带走了,我让小凌找人来洗干净了地板上的血。

    人们都散去了。

    没出意料,瓦莱死了。

    王中王交给了警方处理。

    监区的人都在议论纷纷这个事。

    而我,则是被监狱长叫去了,在监狱长办公室,看到了丁佩,总监区长韦娜,狱政科科长等人。

    大家看起来非常的严肃。

    我走进去后,依次的跟这些比我大级别的领导们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丁佩,我就在想,这家伙若是刚才和瓦莱一起来拿人,那么,她一定比瓦莱先死,而且瓦莱也死,这两个家伙现在肯定手牵手去阎王报告去了。

    该死的人,就不该活着。

    因为有些人活着,就是让别人活不好,甚至不让别人活着,这种人就是该死的人。

    我依次打过了招呼后,监狱长冷冷的问我道:“张河,把刚才发生的事情,女囚为什么杀了你们监区狱警的事情,从头到尾详细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的监狱长。那名女囚,今天在劳动车间干活,因为她人高大,腿长,她身高两米这样,然后只能把脚放出来过道上,结果我们监区一个管教走过去,不小心踩在她的脚上摔倒在地。”

    丁佩直接打断我的话:“你停停停,让你说sha ren的事,你扯到哪里去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件事就是起因,导火索!监狱长,丁监区长不知道真正的内情,我才知道,因为我就是现场目击者,从头到尾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对丁佩说道:“你别打断他!”

    丁佩只能闭嘴。

    监狱长对我说道:“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监狱长,我所说的这一切,不是凭空捏造,而是全是有jian kong的shi pin录像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哦了一声,说道:“你先说完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个管教,踩在了那sha ren女囚的脚上后,自己摔倒,然后她站起来,要女囚给她跪下道歉,女囚不肯跪下,她就用jing gun打她逼她跪下,打得那女囚脚软跪下去了,女囚一怒之下,把管教摔晕在地,断了两根肋骨。然后,瓦莱,就是死了的那瓦莱马上带着十几个人,去把那女囚给电晕,拉出来十几个人拿着棍子打了十几分钟,女囚身体好,扛住了。我到了的时候,她们已经整整打了十几分钟,女囚奄奄一息,我急忙叫瓦莱她们住手,可是她们并不听我的,不但如此,她们还和我对骂,骂我多管闲事。我可是指导员,她的上司,她根本不听我的,我担心女囚被打死,在警告了瓦莱后,只能让人冲上去把她们推开,但是瓦莱却让人打我们,对我们发起攻击,我们只好还手了,然后瓦莱她们跑了。我们把满脸是血的受伤的女囚送去了医务室,因为女囚身材高大,健壮,打了那么久,没多大事,就是头破了受了一些外伤,很快,我们监区长,也就是丁佩监区长,说要把女囚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我停顿了一下,然后继续说:“因为我本身是个心理咨询师,和女囚沟通的时候,我发现了她的问题,她有精神问题。接着我就把她带去了我们那边办公室,和她聊了聊,也是为了等着丁监区长让人过来拿人。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你撒谎,你明显故意的把女囚带过去你那边,不把她交给我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丁监区长,我把女囚带回到了监区里,你们在哪等我?你们告诉我吗?”

    丁佩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们说让我把人交给你们,又不告诉我让我把人带去哪儿,也不能带回去监室,那我怎么办?我还能怎么办。除了把她带到我办公室还能怎么办,你告诉我啊!”

    丁佩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带到了我们办公室,我和女囚聊了一下,我确定,她是有很严重的精神问题!”

    监狱长问道:“严重的精神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就是精神病。她唠唠叨叨,有时候闭嘴沉默,我和她也是无法沟通,听说她一个人,能好几个月不和别人说话。我建议,应该把她送去做精神鉴定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你先把事情说完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的。我在和那女囚聊着的时候,丁监区长让瓦莱带着人过来押女囚犯回去,带了三四十个人,全是拿着jing gun的人过来,然后,我让她们把女囚带走,可谁想到,女囚一出去外面走廊,就冲向了瓦莱,把瓦莱扔下楼去了,我那时候要去制止,可是已经慢了。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你制止?你骗谁呢。我怀疑是你唆使女囚,让她杀了瓦莱!”

    我就知道丁佩会这么说,我说道:“丁监区长,那你告诉我,你有什么证据,证明我唆使了女囚,让她杀了瓦莱。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我怀疑你是和女囚串通好的!让她杀了瓦莱。而现在,你在为女囚推脱责任,说什么她有精神病,她有精神病怎么关在这里面了呢?没出这事的时候,怎么不说她有精神病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丁监区长,我也是刚发现的。你口口声声说我串通好的,你有证据吗!拿证据出来。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这件事,jing cha会查清楚的,用不着我拿证据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啊,如果jing cha查出来是我串通她唆使的,我无话可说,可是如果是你说我是故意唆使串通女囚sha ren,那我可不会忍着你。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监狱长,张河从进来我们监区,就和他手下瓦莱不和。我怀疑就是他让女囚这么干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证据!没证据,你说什么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够了!这件事,jing cha会查清楚!好了你们都出去,张河留下!”

    她们都出去了,只有我留下。

    监狱长把门关上,然后走到我旁边,让我坐下谈。

    她的办公室很大,几个大沙发,有很多坐的地方,还有很大的茶几。

    我坐下来了。

    监狱长也坐在了旁边的大沙发上,然后竟然泡茶,给我倒茶喝:“喝茶,小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谢谢监狱长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别客气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我对她点点头,端起来,喝茶,是铁观音。

    喝了一口,感觉还不错。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小张啊,你进来这里也没多久,到了这个位置,也是因为你很有能力啊。年轻人,我很看好你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谢谢监狱长,监狱长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这老狐狸本身就不是我们一边的,这夸奖我干嘛呢。

    我提高了戒心。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我在监狱很多年了,见过不少因为一失足成千古恨的,就是一不小心做错了事,就把自己的前途都给毁了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没人想做错事,错事,那都是因为不小心做的。我想问你啊,这个,瓦莱的死,是不是跟你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靠!

    我明白了她的意图,她在套话!

    想让我说我故意唆使串通了王中王,杀了瓦莱。我估计,这四周可能就有she xiang头拍着,一旦我说错话,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监狱长,我没有!她的死,跟我真的没关系。那女囚,本身有精神问题,而且你看瓦莱找人这么打了她个半死,然后又带着一大票人马出现,她可能以为瓦莱又要弄死她,所以心中对瓦莱又恨又怕的女囚才冲出去把瓦莱扔下去楼下!”

    我肯定是不会认的,而且我也确实没有唆使。。

    监狱长也太小看我了,以为我年轻,就好糊弄我了啊。

    她一定是帮着丁佩,想要干掉我。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女囚既然有神经病,为什么还知道瓦莱要伤害她。你这不是乱说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监狱长,说真的,她有精神病,但是不代表她不会记得谁谁谁。你看即使是一只蜜蜂,都会记得伤害它们的人,更何况是个人呢。只是她有精神病而已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说道:“那你说她有精神病,你有证据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建议,把她带去做精神鉴定,我是以我的医学经验来判断的,当然做不得准。”

    监狱长哦了一声,然后说道:“小张啊,我和你说实话啊,如果是你做了这件事,你让女囚去打了瓦莱的话,你自己说出来,大方承认了这个事是你做的,那么我们不会对你有什么处罚的,也会帮你掩盖过去,你不用太有心理负担,可是一旦jing cha查出来是你唆使的女囚这么做,那我们也帮不到你了啊。”

    看吧,监狱长一副语重心长非常关心我的样子,就是在绵里藏针,想要整死我。

    如果我真的承认了,那我就被她们给整死了,什么不对我进行处罚,掩盖过去,那就是扯淡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