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29章 驳斥到无言以对
    小凌叫了自己当时一个在劳动车间的手下过来问到底怎么回事,王中王怎么会被瓦莱带人打成这个样子了。

    那个手下说了发生了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王中王这人虽然智商不高,甚至说可能有点精神病,无法和人进行沟通,但是,平时别人做什么,她也会做什么,去劳动,去吃饭,回去监室,她都该干嘛干嘛,而且凭着那高大身材和一身能打的功夫,基本是无人敢惹的角色。

    今天,在劳动车间干活的时候,王中王坐着好好的,车衣服,然后有个管教走过去踩到了王中王的脚,接着起冲突了,那个管教是瓦莱的手下。

    身高达两米的王中王的脚比较长,坐着的时候,脚伸到了过道上,而这个管教走过去的时候,东看看西看看,就不小心踩到了王中王的脚背上,那个管教倒好,自己摔了个嘴啃泥,她爬起来后,对着王中王就是一顿破骂。

    用世上最难听的语言攻击王中王。

    王中王忍气吞声,没说话,收回了脚。

    接着,那个管教,逼着王中王下跪道歉。

    王中王不知所以,盯着那个管教看。

    那个管教拉不下脸,觉得那么多女囚和管教狱警都看着,你丫绊倒我,还不给我道歉,接着马上抓着王中王的头发,把王中王从位置上扯出来要她下跪道歉。

    平时她们就是这么对女囚们的,只是,没人敢这么对一些大鳄级别的人物,例如黑熊,王中王,高晓宁,海洋,万秀,因为这帮人,虽然是女囚,但都是骨气傲得很的,如果要这么羞辱她们,狱警们更担心自己会被她们当场反击。

    特别是王中王,对于这个监区里的第一高手,更是无人敢动,她那两米身高,站起来就没人敢惹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管教是真气了眼,凭着自己多年在监狱,倚老卖老,而且又认为自己是瓦莱的手下,怎么能丢得起这人。

    那管教扯着王中王的头发,那时候她心里是非常害怕的,但是为了不在众ren mian前丢面子,她硬着头皮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王中王被那管教扯出来后,那名管教不怕死的,一巴掌打在王中王的脸上,让王中王下跪。

    王中王就说道:“我跪天跪地跪父母!你,我不跪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,王中王虽然遭受一系列的人生重大打击,导致出现精神疾病,和人沟通都是问题,不过,她心里其实对于人一些基本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东西,她是完全的还懂得的,这种情况下,应该是好好的鉴定一下是不是真的精神出现问题,然后该治疗就去治疗。

    那名管教脸面挂不住,直接拉着王中王的头发逼着王中王下跪,然后掏出jing gun,打在了王中王的膝盖上,用力一踩,王中王脚一痛,跪下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那名管教,还用jing gun用力打王中王的另一只脚,要王中王给她下跪,王中王彻底火了,直接站起来举着那名管教过了头顶,愤怒的像是dian ying中大猩猩抓着人扔出去一样,把那名管教扔出去了。

    那名活该的玩火的管教,当场被摔断两根肋骨,差点断处捅进心脏,运气算好的她捡回了一条狗命,不过也挺惨的,现在还在医院,等着做手术。

    其他的管教狱警马上通知了瓦莱。

    瓦莱一听,这还得了,自己的手下被干掉,你王中王吃了熊心豹子胆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自己手下欺负人,这下倒是成了别人欺负自己手下,瓦莱二话不说,拉着众人就浩浩荡荡过来了,不过,她们知道王中王有多强悍,然后不敢轻易的过去直接开打。

    瓦莱让一个管教假装巡视,那时候那名活该的管教送去了医院了,王中王还傻里傻气的继续在岗位上干活,然后,瓦莱派出去的那名管教转悠到了王中王后面,接着掏出电棍,冷不防的在王中王身后直接电了下去,高电压的电棍把王中王一下子就电得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然后,瓦莱让人去把王中王拖出外面来,接着十几个人轮着jing gun上去就是围着殴打。

    打的十几分钟,直到我们跑过来见到这一幕,把她们给赶跑了,然后把王中王送来了医务室。

    幸好王中王抗打,不然估计都挂了。

    王中王一会儿后,睁开了眼睛,我问她道:“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看我,说了一句谢谢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她接着沉默了,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我正要说什么,外面有人叫我了,我急忙出去。

    是丁佩派来的人,让我马上去她办公室一趟。

    我只能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是监区长,虽然我不想给她面子,但是还是要假装给她面子,毕竟,她是监区长,我的上司。

    到了丁佩的办公室,看到了瓦莱,瓦莱肯定委屈的把自己刚才的遭遇都跟监区长说了,所以,监区长丁佩要帮瓦莱找我来出气。

    我进去后,看了看瓦莱,不屑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打架,又打不过,除了会告状,还会什么。

    她们就是告到监狱长那边去我也不怕,毕竟这种监区里发生的破事,监区里自己解决,那时候我们b监区揍了狱政科的人又怎么样,监狱长出面来调解都调解烦了,直接都让我们自己处理。

    我们自己处理倒是容易了,谁打得赢就行了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请问监区长找我有什么事吗。”

    丁佩冷冷盯着我,这种眼光,去吓唬吓唬女犯,是行的,能把女犯吓出翔来,能把女犯吓得屁滚尿流,但是对我,没用。

    丁佩你对我来说,哪根葱都不是。

    我特别想和她说,丁佩你别和我吹胡子瞪眼,你什么东西啊,纸老虎发威吗。

    丁佩冷冷说道:“刚才你们在监区劳动车间,干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哦,没干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没干什么!那你要不要看看jian kongshi pin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我记得起来了,丁监区长,刚才我们去监区巡查,然后看到瓦莱她们一群人殴打女囚,这可是严重的违反了监狱的制度啊。打得那女囚头破血流奄奄一息,我当机立断,要她们住手,可是她们不住手,我只好请她们住手了。”

    瓦莱问我道:“你怎么请的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把你们推开,把女囚拉出来,怎么,我做错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直直的盯着她的目光,瓦莱,你横也就在监区里横,有种走出去外面去,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你们直接对我们动手了,用棍子打的,是不是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瓦莱,我问你,我们打了你们,你这么认为的,是吧。”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不是我认为,是你们就是打了,你去看看jian kong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瓦莱,行,那我为什么这么对你。”

    瓦莱对丁佩说道:“他让我们住手,我们还没停手,他就叫人打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瓦莱,我是指导员,你是我的手下,我的命令你该不该听。”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该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丁佩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好,那我当时叫你住手,你为什么不住手!”

    她看着丁佩,嘴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:“我,我,我当时也想说住手,可是,可是我慢了。”

    我骂道:“你胡扯你犊子!”

    她问道:“什么犊子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当时我说了几遍,让你住手的?”

    她愣愣道:“我,好像听了是两遍,还是只有一遍,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好好去看jian kongshi pin,我当时要你们住手,你直接对着我顶牛,敢和你上司叫板啊你!再说,这监狱中的规定,是不是有不能虐打女囚这一项,你违反规定,我制止你,你不听你还有理了啊!”

    她一下子被我驳斥得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怎么不告到监狱长那里去啊,说你们打女囚,我制止你们,你们不听,继续殴打女囚,你们还反过来说我打你们了!”

    丁佩这时候开口了:“张河!张指导员!那你就能打自己的人吗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怎么打了,你去看看,我们的人当时是制止,推开她们,她们动手,我们才动手。我们是在把她们劝开,没动手,她们先挥舞棍子打人了!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别扯出什么制度来吓唬人,制度是死的,我问你,你以前在b监区,就没有打女囚的现象吗。哪个监区不打女囚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很好,丁监区长,这可是你自己这么认为的,我可没打过女囚,在b监区,也没人打,就你们打了,我要告诉监狱长,说你在监区打女囚认为是正常的,而且你还说别的监区都在打女囚。”

    她气得差点翻白眼:“你你你你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我什么我!你说你是不是在黑别人,明明自己打了女囚,还非说别人也打了女囚。也就你打女囚了,也就你认为打女囚正常了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总之,你打了人,就该道歉。”

    她软了下去,她没理了,她自己说话出了问题,而且,这个事,她就是闹到监狱长那里去我都不怕。

    有种让她们把她们打女囚的shi pin搞出去,我先整个她们身败名裂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