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26章 被她吓怕了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也说过,真正的爱情,是矢志不渝,相伴终生,你们真的能做得到吗。”

    我轻轻摇了摇头:“我不会,她也不会。想是想到,做肯定很难做到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既然早知道有一天注定会分手,那也不用那么难过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吧,但是看见她和人家出去,还是会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微微笑一下,平静如水。

    看着她那淡淡的表情,会让人心旷神怡,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   我心中的怒气也没有那么大了,我深呼吸一下,说道:“你的微笑,有治愈心伤的功效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对我说道:“喝红酒吧,别喝那个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难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又不和我亲亲,怎么难闻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不会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心一动,说道:“好,我换!”

    换了红酒喝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今晚我来找你,本来没想你会在的。你没出去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刚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去确认康越死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看着她:“康越死了?那个大学主任?”

    柳智慧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在他那套无人住的房中楼顶一跃而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问:“又感到害怕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嗯,有些害怕以后自己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是怕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嗯,面对你,我不能不感到害怕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其实,他是被他自己害死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就算我不引导,他迟早会有一天,也会死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呵呵,我觉得不会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在康越的生命中,只围绕了两件事,一件就是他引以为傲的翻身,从不名一文的小人物,成了这所有名大学的主任。另外一件,就是他自以为自己的魅力可以征服任何的女性。这么一个烂人,有钱有权了就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的人,背着老婆拈花惹草,没有任何的家庭责任感,残害祖国花朵,难道不该死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该死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他抓着学校里很多学生的命运,毕业,保研,留校留任,等等,想要过他这一关,需要钱,女的漂亮的,献出身体。不少女学生,为了自己的命运,不得不向他低头。”

    我叹气道:“真是一个衣冠禽兽啊。是活该死了。那,你怎么弄死他的啊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击破他赖以为傲的两条精神支柱。第一,让他身败名裂。记得卢音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记得啊,就是那个mei nu老师,还想勾我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她曾tou pai过shi pin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知道啊,你和我说过,tou pai了她和康越的shi pin,然后想威胁康越。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,马上问:“难道,那shi pin资料,在你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问:“你,你怎么搞到的这些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她的上硬盘里。在她用的电脑上,我发现了一个上虚拟硬盘的地址,知道了她的用户名,出钱让人帮忙破译密码,是上存储的虚拟硬盘。所以康越不会找得到这些东西。还有你tou pai到他那天去酒店和另外那女的开了房,这些都是足以让他这个大学主任身败名裂的证据。还有,我在他的那房子里面,发现了一些申请保研,留校留任等女学生的复印资料,我找到了她们,并且催眠,让她们说了康越对她们所做的事。第二步,我假装在dian hua中,答应了他的追求。他很高兴。他以为凭着他的魅力,征服了我,可是他没想到,却是我发了这些资料给他,说要把他这些所作所为,捅破出去。截图给了他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然后就自杀了?”

    柳智慧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也是,身败名裂,还是被你这个他所谓的征服了的亲爱的女人给整倒,直接就崩溃了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他没脸活着面对接下去他所想象到的发生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家伙的确是活该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他这样的人,虽然狡猾,可是他本身就有心病,做的没良心事情太多了,迟早也有一天,会被人整死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说这句话是在安慰我吗。想要让我心里面觉得你并不是针对这个人,并不是这么凶残的女恶魔,不让我那么害怕你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只是笑笑,没有回答我。

    也许我的猜测是对的,如果不是柳智慧给那个家伙加了几重的精神毁灭因素,康越可能不会轻易就自杀。

    但是,他面对的这个隐藏的sha shou,是柳智慧,那本身心理有问题的他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他老婆知道他一直在外有问题,他老婆并不是不难受,而是她通过了别的方式,缓解了自己的心理痛苦,发泄了自己的生理,寻找到了心理平衡。所以,他老婆没有和他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他老婆给他戴绿帽了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对,和他在大学里最好一个教授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靠,这帮都什么人来的啊!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可这些,我并没有让他知道,如果他知道,可能会先杀了自己老婆,杀了自己朋友,然后再自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死就死吧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他们的孩子呢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哦,对,他们还有孩子,毁灭了他们,他们的孩子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是担心他会可能把自己孩子也杀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。好吧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即使他不自杀,我也能通过他老婆和他最好的朋友做的这件事,激发起他的怒火,让他sha ren后自杀。”

    我不免心中感到害怕,她还是那个令我胆寒的女恶魔。

    我强装镇定笑了笑,然后把脚移到这边,身体也倾向这边。

    这些小动作自然逃不过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柳智慧站起来,风情万种的撩一撩长发,然后,坐在了我的大腿上,说道:“怕吗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却没有了刚才的,哪怕是一丝,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怕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别怕,你看,我漂亮吗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,里面若隐若现的身体,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当然漂亮。但是想到你所做的那些事,我不免感到害怕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站了起来,说道:“你看,我可以如此轻易的浇灭你心中的火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的,你也很轻易的点起我心中的火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坐了回去,说:“有太多的事情,我并不想和你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为什么又说呢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找个人倾诉,心中会舒服很多,不是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对我们这种平凡人,普通人来说,当然是,但是对你这个人来说,恐怕不需要倾诉吧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是人,我说过,我不是神,人所有的情感,我都有,只不过我比你更会疏导而已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但你说这些东西出来。让我的确感到的是害怕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没听出来吗。我也在炫耀自己,炫耀自己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吗。”

    我不自觉的,想拿烟抽,但是她都说不能抽烟,我只好放着了。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抽吧。”

    我看看她,她示意的表情,那我就抽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人心真是复杂,细腻,呵呵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对,人心是真正的复杂,细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同于你,我始终把这个东西看得很混沌,看不透,看不清楚,不懂,甚至装懂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也不懂,对很多人懂,对少部分能装的人,不懂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她说话有些太深奥。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例如像我家被人害,是最亲近的人做的,他们那么能装,我也看不懂。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问道:“我在赶你走。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,问:“赶我走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进来的时候,很想留下来,今晚不想走,对吗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那现在呢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笑笑。

    对她的恐惧,完全淹没了我对她的,直接就想离开了。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成功的扑灭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可以留下,可以和我睡,但不可以动手动脚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但我还是想离开:“那也不好吧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站了起来,说道:“你看你原来胆子那么小而已,你那么怕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谁怕死了啊。”

    她张开了双臂,说道:“那你来。”

    我低了低头,说道:“好了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去洗澡吧,我有些困了。不敢吗,不敢待在我身边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大不了死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