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25章 可能真的不够爱
    薇拉走到了我面前后,对我说道:“我不是不让你来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怕什么,我来这里,你害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因为我要工作,n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吗,告诉我,你现在是在工作吗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就知道你会误会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,告诉我,你这么做,让我如何能不误会你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他是国著名的影业的导演,制作人,来这里是是为了一部dian ying的拍摄,他这部新dian ying,大部分拍摄的地方,都是在这边,需要不少的外国演员。所以,要和我们合作。对我们公司来说,这是我们一个合作的好机会,我们能推广我们公司知名度,又能得到一笔钱。你明白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不明白。所以,难道你就牺牲自己,陪他吃喝玩是吗。任他碰你摸你抱你搂着你?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们只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朋友。薇拉,说真的,看到你这一幕,让我比看到你上台走秀还让我难受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你永远不会理解我对工作的付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付出?薇拉,为了工作,就能和男人这样子嘛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你平时和其他的女人怎么样。你说你也是为了应酬的需要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我的确这样,我就是这种只可以这么做,不允许我另一半那么做的人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你不讲理!不可理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不可理喻。薇拉,你和他那样子搂抱,回头你告诉我你们只是朋友,你觉得我能相信,即使我相信,我心里就不难过?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你早就想和我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嗯,是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你为什么这样子,我谈的男朋友,从来没有像你这样子的,你根本就不会懂的什么是宽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告诉我,什么叫宽容?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宽容?难道你不知道意思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自己女朋友都跟别的男人搂抱了,出去吃喝玩乐了,老子头上都戴绿帽了,你还让我怎么宽容。”

    薇拉说道:“我说了这我工作。”

    我们的声音都有点大。

    就在我和薇拉争吵的时候,那个外国男子带着几个人过来了,带着敌意的目光看着我,然后把薇拉拥抱了过去,用ying yu问薇拉发生了什么事,需不需要帮忙。

    薇拉只是盯着我。

    那外国佬见薇拉没回应,就放开了薇拉,要保护薇拉的样子,对我说道:“,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叫我滚蛋呢。

    他指着我的脸,然后又说道:“你,走,走!”

    我正在气头上:“走你妈啊走。”

    他听不懂,他看了看旁边,问了翻译,翻译告诉了他,顿时,他脸上勃然大怒,嘴里骂着什么。

    薇拉急忙上去拉着他,试图平复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我一看,火更大了,吗妈的为什么是担心他生气,就因为他有钱投资吗。

    我一甩手:“分!”

    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对张自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张自马上随着我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,我在离开的时候,一只大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,我一回头,见那个外国男子嘴里骂着脏话,然后叫手下人上来。

    想打架。

    想打架的话,你们可就对付错人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下人马上上来,我对张自说道:“张自!上!”

    张自回过来了。

    那外国佬的几个手下冲过来,还没碰到我,直接被张自一人一脚全撂翻在地。

    那外国佬愣了一下,然后急忙后退几步,不敢上来了。

    他的几个手下,有一个急忙爬起来,外国佬马上指着我,让他冲上来,他马上张牙舞爪冲过来,张自一个漂亮的转身侧踢,把他直接踹飞贴在墙上,扑通一声跌落在地,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那外国佬一脸惊愕。

    张自朝他而去。

    外国佬大喊一声,然后一拳打向张自,张自头一偏就闪开了,然后一拳打在了他的面门,他叫都没叫出来,倒在地上,张自抬起脚,就要踢。

    我喊道:“张自,行了。别打了。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张自住手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薇拉,薇拉也在盯着我,然后她急忙的去安慰地上躺着的那外国佬。

    我转身走了,张自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心里跟堵了什么一样的难受。

    我失恋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我第一次失恋,但是为什么,每次失恋都那么的难受。

    回去后,我让张自回去继续忙了,张自没多话,去上班了。

    我找了柳智慧。

    直接去柳智慧的客房,找柳智慧,我想找她给我开导开导一下。

    我按了门铃。

    但是没人开门。

    估计不在吧。

    按了门铃一会儿后,我觉得她可能真的不在,拿出手机看了看,如果她不在,那我打dian hua给她也没用,我有些沮丧,转身正要离开。

    门却打开了。

    柳智慧一袭白裙,头发湿漉漉,擦着长发,侧着头,看着我。

    这美丽动人的女神,没有穿里面的衣服,只是一袭白裙,依稀可见里面的身体。

    我产生一种想要抱住她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对我说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进来吧。

    那就进去吧啊。

    我跟着她进去。

    从后面的轮廓看,的确,她什么都没穿,里面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就这么真空的上阵见我啊。不怕我把持不住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就这么一点出息吗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就让我抑制住了自己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准确的抓住我的心理,我喜欢在她面前好强,我表现着自己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的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吧,就这么一点出息”

    进去了房间后,我坐在了沙发上,然后掏出烟,问道:“可以抽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不可以。房间都是味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我把烟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其实我找你,想和你喝两杯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不想出去,还要穿衣服,回来还洗澡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略显失望。

    她指着小冰箱:“冰箱里有啤酒,柜台里面有红酒和白酒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,这珍珠酒店可以啊。

    冰箱里的确有啤酒,各种饮料,不多,但是够了。

    柜台里面,打开,有白酒,红酒。

    我拿了一听啤酒,冰啤,还有一瓶白酒。

    我自己拿着放在了沙发旁的小桌上,然后打开了冰啤,一口喝光了。

    有点口渴。

    然后,打开了白酒。

    拿了个杯子,倒酒。

    我问她:“你要喝什么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红酒。”

    我过去拿了红酒,红酒是直接用手打开上面的盖子后,把木塞取出来的那种瓶盖,不用螺旋开盖器。

    打开后,我拿了另一个玻璃杯子,给她倒了酒。

    接着,我又拿了几包吃的,过来,打开。

    柳智慧坐在了我身旁,拨弄了一下头发,然后端起了杯子,轻轻喝了一口,说道:“法国红酒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正规的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价格一定贵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那里价格单你都没看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心智大乱,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看不出来吗,失恋了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笑笑,说道:“你以为你很爱她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知道我不是很爱她,我难受的是失去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难受的是你吃醋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又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表情眼神说明了一切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跟了一个外国导演出去吃饭,搂搂抱抱的,还说什么是朋友,靠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只是喝着酒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也不想想怎么安慰我啊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问我:“你来找我是寻找心理平衡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是来找心理安慰的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是来找心理平衡的,如果我今晚和你有什么,你马上就会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我心里的确是那么龌龊的想法的,但我没想你会愿意和我做什么。只是在难受的时候,先想到了你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举起了杯子,说道:“先喝酒吧。聊聊其他,其他的事,顺其自然,好吗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叫顺其自然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顺其自然,就是顺其自然,一会儿发生的事情,一会儿随它发生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问题是我无法灌醉你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酒不醉人,人能自醉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以前让你好好和她交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三观不同,无法交往,对未来的规划,根本都不同的。她希望我能好好的做个家庭煮夫,我希望她能好好的做个家庭主妇。我们都想在外面创事业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都希望对方能为了自己牺牲,可是两人都不会牺牲,你们的矛盾不仅仅如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还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不够爱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估计是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或许是对的,如果真的爱对方,那放弃一些自己的事业便如何,大家各退一步又如何,可能真的不够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