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24章 愚蠢的助理
    从洗手间回来,我看到有个男的一直在外面的一个柱子后的位置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这谁啊。

    会不会是仇人派来的?

    他戴着个眼镜,眼睛冒着精光,说不上难看,也说不上好看,但是就是让人很不舒服的样子,感觉那双眼睛后面,藏着的全是心眼诡计阴谋。

    我假装看不到他,只是用余光看他,然后回到了位置上。

    薛羽眉喝了酒,有些动情,不论是说话还是表情。

    她伸着手过来,握住了我的手,说道:“当时在监狱,觉得每天过得都很压抑,痛苦。可是出来了外面,我还是感觉到那么的压抑,痛苦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有没有听过那句话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问我道:“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,去到哪里都是流浪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是吧,也许等我报仇了,找个可以栖息的港湾,我也就不会那么累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啊,你真的是太压抑了。”

    她就和柳智慧一样,但是柳智慧比她好一些,柳智慧会调节自己的心理状态,可薛羽眉,只能咬着牙挺住了。

    我看到那边那个男的,从柱子后面偷偷往这里看着。

    我问薛羽眉道:“你认识那个人吗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一眼看了过去,说道:“这,他怎么在这!”

    那边那个戴着眼镜的男人看到了薛羽眉看到他后,他走向这边。

    我问:“谁啊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助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助理?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那个薛羽眉的助理走到了薛羽眉的面前后,说道:“薛姐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脸色不好看了:“偷偷摸摸的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担心薛姐的安全,就偷偷的跟来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回去!”

    他不情愿的站着。

    薛羽眉大声道:“回去!”

    他只能点了点头,然后离开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,还一步三回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看来,是你的暗恋者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回去我就辞退了他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他喜欢你,是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也还不错,你那么美,有人喜欢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他是我的手下,不是别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好像挺害怕他的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你不会觉得这很奇怪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是挺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他管着公司的不少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还是赶紧的把他弄走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又喝了一些酒,感觉有些晕了。

    我对薛羽眉说道:“既然喝了酒,就别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我就没有打算回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打算回去,那你今晚想和我睡啊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和你睡,就和你睡。不是没和你睡过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,说道:“好,很晚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问道:“去哪,你住的地方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边,龙王的酒店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比监狱舒服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说呢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可是,我怎么觉得,监狱才是最ji qing的地方呢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,说道:“要不我们潜入进去,试试找回那感觉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她的确喝了有些晕,估计是心情不好,喝着下去,比我更容易醉。

    我扶着她,走过马路,然后走向龙王的酒店。

    到了酒店门口,听到后面有十几个人的皮鞋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有个人咳嗽了一下,薛羽眉回头过去,我一看,竟然是刚才那个薛羽眉的助理,带着十几个人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手中,全是拿着棍子。

    薛羽眉问道:“你们干嘛。”

    她的助理一挥手,说道:“打死他。”

    她的助理手下的十几个人一起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薛羽眉急忙伸手张开双臂拦住:“你们要干嘛!”

    我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喝酒了的我脚软了,没跑出去几步,脚一软,倒在了地上,然后,十几个人直接围住了我。

    薛羽眉急忙把我护在身后:“周科,你发什么神经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的助理,叫周科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薛姐,这个男的,不适合你!你让开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怒斥:“你有毛病是吗!快把他们带走。”

    周科说道:“薛姐,难道你还不知道我对你的喜欢吗。我才是真的爱你,只有我,才会给你幸福。”

    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神经病是吧。人家不喜欢你,你何必强求。薛羽眉,怎么找了个那么愚蠢的助理,智商低情商低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对周科说道:“快走!趁我发火之前。”

    周科说道:“打他!”

    看来这家伙是不听薛羽眉的命令了。

    薛羽眉也真是够可以的,找还怎么找了这么一个傻助理。

    他们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我刚开始是害怕的,但后面,我不怕了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薛羽眉保护我,而是我看到了酒店门口走出来的救星。

    我大喊:“张自!救我!”

    张自刚下班,这么晚了,刚从酒店门口出来,她看到这边有人围着,就看了一下,认出了我,我这么一喊,她马上冲着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然后,我躲闪了几下棍子的攻击后,张自已经杀到我们面前,几下飞腿,打得这帮人手中的棍子落地。

    然后飞速出击,没有一分钟,这帮人全倒在了地上,只剩下了周科。

    我指着周科对张自说道:“那家伙,是主谋。把他的手拧断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张自冲上去,周科转身就跑,没跑出五步,张自追上去,从身后一脚踢在他腿上,周科啪嗒一声摔倒在地,滚了几圈。

    周科用力的一只脚踩着周科的肩膀,然后一只手用力抓着周科的手一扭,咔擦一声,周科骨折了。

    周科惨叫。

    我问薛羽眉:“还怎么处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阴沉着脸:“把他先帮我关着,明早我让我们的人带走,施行家法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哦好,张自,把他关起来,别给跑了。”

    张自马上像拎着小鸡一样,把周科抓起来,然后押着回去酒店里,弄了个房间给关着,绑起来。

    我对张自说道:“明天再和你说,今天有点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张自没表情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我和薛羽眉去开了个房间,然后上去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到了房间里,然后。

    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我靠着床头,抽着烟。

    薛羽眉也抽着烟。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离开了监狱,却比在监狱还烦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了你也别想那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你有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我现在是在出轨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骚骚一笑,说道:“那证明我魅力很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已经好些天没见到她了,不知道算分手还是什么鬼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看了看我,说道:“男人真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没分手,就能和别的女人滚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谁让你魅力太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是,怪我。睡吧。”

    关了灯,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抱着她,感觉我的心在漂浮着。

    我没有在她的身上,找到港湾的感觉。

    醒来后,发现薛羽眉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昨晚有些累,反正不上班,我又睡了一下,到了中午。

    找了张自,到了餐厅去吃饭,张自告诉我,那人薛羽眉已经找人来把他带走了。

    张自没有多嘴问我那些到底什么人,也没有问为什么会打我。

    我问张自:“在这里工作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张自说道:“很好。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张自比之前第一次我见她的时候,壮了不少,脸上也有点肉了,那之前的她,完全的一副瘦骨嶙峋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谢谢了张自的出手相助,吃过饭后,就带着张自离开了酒店。

    我想去找找薇拉,见一见薇拉,我不知道她到底忙着什么,最近都不找我了。

    我给薇拉打了dian hua,她说在公司,很忙,然后说有空给我打来dian hua。

    接着就挂了dian hua。

    我直接带上了张自,去见她,带着张自,比较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我想找薇拉,是想和她说明白,分手算了。

    最近我也感觉她的心根本不在我的身上了,既然如此,何必拖着呢。

    虽然我还迷恋她的身体,但现在看来,这样下去,有什么用,而且我和柳智慧,和薛羽眉,和哪个女人暧昧都不行,都背负一个背着女友乱搞的出轨骂名。

    到了薇拉的公司。

    薇拉的公司扩大了,之前是一层,现在租了三层楼,都是她的公司。

    上去了后,我直接跟前台说找薇拉。

    前台说总经理在忙着接待人,晚点她再通知她,让我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我便和张自坐在了斜对面的一排沙发上,等待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只见到几个人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我一抬头,有个外国高大男人,手放在薇拉的肩膀上,走出来,后面还跟着几个跟班。

    我一看,这不对劲啊,这外国男人和薇拉的关系,可能不一般。

    我站了起来,看着走出来的薇拉和这外国男人,他们说说笑笑的。

    当薇拉看到我时,愣了一下,然后对那个外国男人说了几句什么话,接着,到了我面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