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23章 薛羽眉遭到逼宫
    我心想,黑珍珠这家伙,总是有事没事的给我添堵才行,这次,她会不会真的去骚扰柳智慧去了啊。

    无聊的家伙。

    我给薛羽眉打了dian hua,告诉了薛羽眉黑珍珠想让她把码头那块地盘都让给黑珍珠的事,黑珍珠同意给五百万,问薛羽眉怎么想。

    我一边说,一边指责黑珍珠得寸进尺,厚颜无耻的不要脸。

    薛羽眉想了一会儿后,说道:“她要就给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是吧,那么想得开啊。她要就给她啊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我们拦不住她,如果真的要和她开打,我们打不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五百万,是不是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是少了,可是我们没有办法。地盘没有了,我们可以往另一侧发展出去,可如果被她灭了,我们帮派,就真的是灭顶之灾。”

    我叹气,说道:“唉,我都不知道怎么说的好,要是她这么一个劲的发展出去一直吞了你的地盘,那很快,你在市里面的地盘,都被她吞完了,然后是不是轮到了龙王的西城了?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怪只怪我们太弱,不是他们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其实我说真的,你这话说的是很对的,黑珍珠是真的强,如果真的有能对付林斌的人,那只能是黑珍珠,没有其他人可以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嗯,所以我一直想,希望她可以带着我们对付林斌。怎知道她坚决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唉,算了,不愿意就不愿意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问我道:“在哪,出来聊聊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在后街这里啊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我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也行,你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开车过来了,我问她要不要喝点什么,已经很晚了,不过还好我明天不用上班。

    薛羽眉说喝两杯酒,但是不想去她的酒吧,那我就带着去了刚才我和柳智慧去的那家清吧。

    还是刚才的那个位置,只不过,女主人从柳智慧换成了薛羽眉。

    坐了下来,我还是点了鸡尾酒,她翻着,不知道点什么好,便也点了和我一样的。

    看起来,薛羽眉有些心烦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看起来,心情不好啊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是真的不好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怎么了呢,要不要说一说,我当倾听者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还是集团的乱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维斯死了后,集团动荡,有一部分人已经脱离了公司,而我好不容易团结起来了差不多三分之二的人。可是,在和黑珍珠这几次的较量中输了后,不少人又开始反我了,叫嚣着最厉害的,就是一个集团中最有名望的元老,他是最早的跟着维文维斯从小就把事业做大的,也是一直想着把集团都抓在他自己手中的人。今天开会,一直煽动一些中层领导逼我,逼宫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集团中很多人愿意跟着他妈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他那人,有点本事,但是过于喜欢自夸自大,而且对身边人颇为不敬,颇为苛察,所以他身边的人都颇有怨言,只是他历来对身边人也比较大方,加上以前就是维文维斯身边重要的人,重要的元老的缘故,还是有些威望,所以,愿意跟着他的人,一部分是因为他的名望,一部分是想从中搞到更多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大概占了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三分之一吧,如果这帮三分之一的人都跟着他走了,那我们的环城帮,就更小了。但他不是想分走这帮人自己另立门户,而是想逼着我下台,然后他自己上来做集团的龙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然后一直逼着你,是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是。特别是这几次我失败了之后,他更是咄咄逼人,发动集团内的一些中层领导,对我发起言论攻击,说我不行,让我下台,换领导这类的话,他们希望借此把我给压下来,然后他上位。唉,我是被弄得焦头烂额。码头那块地盘,本来就没法守住,我就提议放弃,但是更是被他们当成把柄攻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只不过,就是换成他们上位来指挥,估计败得更惨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对,如果他们上来,那集团就更乱,政令不一,下达的命令没人愿意执行,那更是乱成一团,等到被别的帮派给灭掉,那更是后悔莫及,那真的是整个集团都玩完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如果重新投票,你还是以三分之二的优势当选的是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应该是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道:“他们支持不退走,不退出码头地盘,是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有一个剑走偏锋的险招,可是,这么做的话,很险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如以退为进,放弃你这集团龙头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你让我放弃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你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摇了摇头,说道:“如果我放弃,集团就更乱,那个元老实际上没多大本事,上来瞎指挥,我担心集团很快让他弄完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完蛋是不可能的,你想想看,你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支持你,支持他的只有三分之一,一旦他上来,把下面搞得乱七八糟的,而且遇到几次失败,到时候你的手下包括他手下,还不怀念你啊,你再发动让你的忠诚部下们叫喊着重新请你出山,一定一呼百应。而且,你说他自夸自大,军心不稳,他那种人上来了,那岂不是很自以为是了,更是嚣张嘚瑟,那手下们包括那些愿意跟着他的手下,还不对他产生反感厌恶,然后经过几次小失败,包括他自己的手下也不乐意他来做这龙头了,直接就跟着你的那些忠诚部下叫着让他下台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闭上眼睛,深深呼吸,说道:“这招是险棋。如果搞不好,整个集团都败完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的确是险,但还有更好的招吗。当然有,除非你能把码头的地盘抢回去,能继续开疆拓土,能把以前的环城帮的人都给拉回来。但是很难,横亘在你面前的第一大难题,就是黑珍珠,就是码头那块地盘。那个元老不是不愿意放弃那块地盘吗,那就让他来当集团龙头好了,让他带着手下们跟黑珍珠干一干,看他是不是真的有本事赢了黑珍珠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摇着头:“他不会打赢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就好了,就走这一招,如果他上台后,集团的事情处理得乱七八糟,外面的事情又失败,地盘又被抢,那还得了啊,手下们肯定会反他的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我怕我一旦交出来,我就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现在怎么办,几乎被逼的无路可退了吧。你现在内忧外患的。特别是黑珍珠这边,你根本无法和她对抗,这棘手的事情,还不如直接扔给那家伙来处理,然后,他处理砸了,也是他的责任了,别人都是骂他,不是骂你。是他帮你扛了这个黑锅,而且说你退出,不是完全退出来,你就自己说降级,退下来管你自己的那些人,让他上去坐了这老大的位置,虽然表面你退下来了,但是你的那些人还是你管着的,对吧,他即使想罢免你,也很难吧,毕竟你的那些人都是跟着你的,如果他罢免你,你的人不跟他闹,反而看着你被免,不跟你走,那只能说你自己还没有让他们心悦诚服的愿意跟着你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如果你说让我只是退下来,管着自己的人,我就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要不动声色,假装全权给他管理,实际上,你退下来了后,你只是在集团中担任某一个职务,但是你要和这些自己的人都保持密切的关系,密切到他无法罢免你。即使罢免你了,你的人还是愿意跟着你走。就好比想当年的司马懿,虽然辞去官职在家,但是和魏国的好多高层保持着密切关系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好,就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希望你能顺利吧。我只是提出建议,实际上可行不可行,主要还是看你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如果真的不能成功,又可以怪谁呢。我好不容易,把这四分五裂的集团基本给重新组织回来了,但是集团里面骂声不断。说我贪图这龙头位置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一边说,一边叹气着。

    几乎垂泪而下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也别太难过了。这也不能怪你,毕竟,觊觎那个位置的人那么多,关于维斯的遗言,本来他们就不愿意信,即使真的都知道,总有野心家说遗言是假的,目的就是想要做龙头老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一边安慰着她,一边陪她喝着酒,没一会儿,两人喝了一人三杯的鸡尾酒。

    这酒喝着没感觉烈,实际上,度数还是挺高的,喝下去三杯,头有点晕。

    我想上洗手间,就去了洗手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