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20章 担心是诈降
    王中王很快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中王一直阴沉的那张脸,竟然带着笑意,很快就消失,然后,她走向高晓宁。

    高晓宁冲了过去,双飞腿,跳起来踢向王中王,王中王避开然后一拳砸在高晓宁肚子上,高晓宁被打飞了,然后她马上爬起来,又冲向王中王。

    这两个看起来身材悬殊的两人,竟然打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王中王肯定没想到,这新科监区的老大,竟然如此能打。

    高晓宁也真正的遇到了对手,两人短时间,不分伯仲。

    胶着了大约有十分钟,两人打得精疲力尽,气喘吁吁,全身是伤。

    分开了有一分钟,两人互相对视着,大口呼吸,一会儿后,呼吸平静后,两人又战到了一块。

    全场所有人都看着这场决战。

    我在想,黑珍珠估计也打不赢这两个家伙吧。

    王中王竟然一边防守,一边后退,然后,被打得连连后退,步履蹒跚。

    终于,王中王被打得失去了防守能力,耐力更好的高晓宁这时候占了上风,她一拳一拳的打在王中王的腹部,和头部。

    一连狂击了十几拳,王中王晕乎乎的,站着摇摇晃晃,看起来准备要倒下,但是却又不倒下,她还在坚持着。

    高晓宁自己也打得累了,走过去,举起拳头,看着已经眯着眼准备晕过去的王中王,就要来最后一击,这时候,王中王突然的集中全部力气,打在了高晓宁的头部,高晓宁如同被打死一样,直接晕过去飞出去啪嗒倒在地上,不动了。

    王中王走向高晓宁,摇摇晃晃,一步,两步,第三步迈出去一半,也倒在了地上,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全场的人这时候还都在静着,因为不知道这两个怪物会不会还爬起来继续打。

    时间过去了几分钟,两人都没人站起来。

    众女囚都看着黑熊了,黑熊手一挥:“快救人!”

    众女囚急忙冲过去。

    我对小凌说道:“送她们去医务室,不行的话,送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是,然后和我下去了,带着人,过去。

    马上把女囚们给分开,然后让黑熊等女囚们,抬着高晓宁和王中王去医务室。

    王中王估计要有两百斤一样,七八个人抬得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送去了医务室后,医生一看两个鼻青脸肿不cheng ren样的两人,惊呼一下,然后问怎么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单挑。快救人吧。”

    医生马上对她们两个进行检查。

    检查了一番后,说没什么,都是晕过去而已,脑部估计都受到了震荡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肯定了,打得那么凶残,往头上打的那些拳,不震荡才怪了。”

    一会儿后,高晓宁先醒了,看了看我们,然后说道:“又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她手下们上去照顾她,给她喝水什么的。

    王中王也坐了起来,看都不看我们,站了起来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我急忙拦住了她:“去哪。”

    她看看我:“回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没事了?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。

    黑熊说道:“都没事了,就送我们都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和小凌一帮管教狱警,带着她们回去了。

    各自回到了各自的监室里。

    这场架,两人打平了。

    能和监区的第一高手打平,高晓宁真的不简单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我叫小凌过来谈点事。

    我问小凌道:“海洋现在算是高晓宁的人吗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基本是吧,是合作对象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丁佩的走狗帮呢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海洋带走了一半。许多女囚之前都不愿意做走狗,一些是因为想着跟海洋,一些是因为被剥削压榨太厉害,过不下去,不想日子那么难过,被逼着去的,现在因为高晓宁拉着人马对抗瓦莱,对抗丁佩,看着有胜利的希望,所以海洋一过来,手下一半人跑过来了。背叛了丁佩瓦莱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过,还是有一半人愿意跟着瓦莱,是吧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福利待遇好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那丁佩和瓦莱下一步,你觉得她们想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当然是对付高晓宁这帮,杀高晓宁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你说我们如果能杀掉干掉丁佩和瓦莱,那要多好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我之前就想过了。”

    我以为小凌会吃惊,谁知道她竟然也有想过杀了干掉丁佩和瓦莱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啊,这样子啊。那你是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我想着在外面如果能有可靠的人,给人家钱,让人家杀了她们两。可是这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为什么不可能呢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我不认识那些道上的这些人啊,就算认识,瓦莱和丁佩很少出去,不是很少,是根本都不出去,外面的人也没法向她们下手。偶尔出去也不会让人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为什么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监区里得罪的女犯们太多,怕女犯人联络外面的人,做掉她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做掉就好了,死了才好。不过你有这个胆吗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她们还想杀我,我干嘛不敢呢!你看她们不就是差点能杀死你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是的。人家的胆子比我们大多了,让女囚对我下手,出事了,让几个女囚去顶罪就完了。如果我们能让女囚这么搞她们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们不会出现在有女囚的场合,所以难,是吧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丁佩根本不会出现在有女囚的场合,而瓦莱,只是偶尔会,就算是说服女囚,让女囚们弄死瓦莱,那还有丁佩这家伙在,只要丁佩在,即使是瓦莱死了,她也会让别人替代瓦莱,继续替她做事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道:“的确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所以,我们的目标,应该只是丁佩,只要丁佩完了,那瓦莱,撑不住。除非上面把她弄上去做监区长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有这个可能哦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那一起弄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终归不是什么好事。再说,女囚们未必会同意。这不太可能啊。想弄死一个都难,还怎么一起啊。而且,我们不可能让我们动手吧,让女囚动手,我们才可以置身度外。女囚们未必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和高晓宁谈谈,也许她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如果事情败露,我们可能都没有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我知道。那这个事,让我去办,如果出事了,被查到了,我一个人扛。”

    我急忙说道:“别!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只能这样子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干嘛这么凛然正气的啊,我觉得如果真的风险太高,不如,改用其他的办法?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没其他的办法了,有的话,早就想出来了。没事的,她上面来查,让女囚们顶罪。而且如果不是万无一失的计划,我们不会施行,你觉得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那也行。你先去找高晓宁谈谈,看她们怎么说。我觉得还是先看看能不能找到她们的犯罪证据,如果不行,我们再商量着来。”

    连续几天,下班后,我都没出去,觉得一出去,就一大堆的事情,搞得我心烦气躁。

    在监狱留宿,虽然看着单调压抑,但至少,没那么烦。

    在宿舍里看着书,有人敲我宿舍的门。

    我开了门,是小凌。

    小凌进来了,说道:“看到你宿舍亮着灯,我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道:“坐吧。你看宿舍里也没有什么,只能给你端一杯茶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拿了茶,对我说谢谢。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我找了她们聊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找了高晓宁聊了,是吧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找了高晓宁,高晓宁把黑熊,海洋,都集合起来,一起聊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是吧。”

    小凌问: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们还把海洋拉来了一起了?”

    小凌问道:“是啊。怎么了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海洋可能是诈降呢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高晓宁说不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万一是呢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那我也不知道,她就是找来了海洋一起商量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早该和跟你说过,让你不要这么快就行动的让你跟她们说,不要拉着海洋一起商量的。谁知道你们还拉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我只是怕在我们还在找犯罪证据的时候,我们已经被丁佩她们搞死了这个,我自己也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嗨,算了。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海洋真的是诈降,我们商量的计划,人家丁佩不全都知道了。这高晓宁,怎么那么没心没肺的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海洋当时直接就说,想要靠近丁佩,是不可能的,因为就是她都从来没有靠近过丁佩,有什么事,都是让瓦莱下来干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海洋难道真不是诈降,是真过来投降啊,那,海洋还说了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海洋说,很难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句是废话,她有没有提出什么建议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海洋说,丁佩从来不在有女囚的地方露脸,又怎么能有机会下手。除非能把女囚带到她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胡扯呢,怎么能带到她办公室。难道让我们把海洋带过去,然后说,干掉丁佩,干掉了丁佩,那我不如我们自己动手的好?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她就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其他人呢,黑熊,高晓宁,这些人,包括黑熊手下的智囊,高晓宁的军师美顺,都怎么说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