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18章 没有选择
    黑珍珠对我说道:“看来,你在薛羽眉心中,挺重要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恶毒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我喜欢你这么形容我。我就是恶毒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用这么阴险的招数,拿到了一块地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说道:“她也打不过我,只是我不想再闹。懒得跟她闹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少废话,快放了我。”

    黑珍珠拿着打火机,继续点绳子。

    我破口大骂:“黑珍珠你干嘛!靠,你这个恶毒女巫婆,你要干什么啊!”

    绳子已经烧得很细了。

    我大喊道:“啊你,不要啊!救命啊!”

    绳子慢慢的变细。

    我怒吼一声:“黑珍珠我死了变鬼也不放过你!”

    噌一声,绳子被烧断,我一下子,急剧往下摔下去。

    我咬着牙,惊恐的缩紧全身,我不知道下面到底迎接我的是乱滩石头,还是深不见底的水。

    可是,我却降落了估计不到两米,就被一张给接住了。

    然后,我看着这张,不知道几个意思。

    这张迅速收起,吊了上去,只见黑珍珠身边出现几个人,把我拉着了上去。

    黑珍珠这狡猾的家伙,竟然早就有所安排,让人放下去了布置好了一张,然后拉着,等我摔下去的时候接住我。

    怪不得她一点都不担心我会掉下去。

    黑珍珠用一把锋利的 shou切开了,然后切断我身上绑着的绳子。

    我怒道:“玩够了吧!”

    黑珍珠用 shou放在我眼珠子前,我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别对我吼叫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走向车子。

    我喊道:“慢着!”

    她看看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我呢。”

    她上了车:“自己想办法滚回去!”

    她直接开走了车子。

    妈的,真够绝的。

    然后另外的几个她手下,也上了另外的一部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只剩下了我,还有地上躺着晕过去,呼呼大睡的两个醉鬼。

    我看着那辆男式摩托车,这样的摩托车我不大会开啊,而且,我开走了,会不会报警了就是抢劫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远去的黑珍珠的车,真是够火大,她真的把我扔在了这里了。

    我没手机,只好,走向了大路,但是,从那边大路开车到这里,只有短短的几分钟,走路估计要花大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天又黑,又凉,肚子还饿,真让我不爽。

    好个黑珍珠,我上次让张自揍她,她原来一直都怀恨在心,这次,终于吓我半死,拿我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我就知道,黑珍珠本来就不是什么心胸开阔的人,何况我还那么得罪她,她不弄死我弄伤我,已经算是够对我仁慈了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七八辆车一排的,从大路上转弯进来了小路上,我一愣,那几辆车子已经到了我面前,强光照射得我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有人下车,我看着那轮廓,是薛羽眉。

    她小跑了过来,过来后就抱住了我:“你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也抱住了她:“我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松开了我:“那个女人呢!”

    我看着薛羽眉后面的好多辆车,拉来了大队人马,看样子是想要和黑珍珠拼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上车再说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拉着我的手,走过去,对着后面车子摇摇手,示意转弯回去,然后我们上车了。

    她自己开的这辆车,我上了副驾。

    薛羽眉问我道:“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我伸手过去,怀抱,抱住了她,说道:“被她吓得我差点屁滚尿流。”

    我一开始,我就怀疑黑珍珠是玩我的,她绝对不会弄死我,可是,这么个整蛊人的法子,的确会把我弄疯啊,一看到桥下,黑兮兮的一片,只听到有水声,天知道下面到底是浅滩乱石还是深水,谁知道黑珍珠已经让人在下面准备好了一张大防止我掉下去,就是吓唬我玩,不过下面黑兮兮一片,哪里看得到是一张啊。

    我松开了薛羽眉。

    她开车。

    车子开往市区,我掏出烟,抽着。

    黑珍珠,贺芷灵,都会骂我在她们的车上抽烟,但是,薛羽眉不会。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最近很忙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挺忙的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刚才你去看了我们的人和她们的人打架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。我去制止,无法制止。我搞不清楚,你们怎么的又打了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利益,就是一切纷争的起源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到底谁错谁对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没有谁对谁错。她们码头在那里,临近我们饭店,以前本来就有很多矛盾,现在一样很多矛盾,将来也会更多。那块地盘,一山不能容二虎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你打算后退了,放弃了那块地盘吗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我们打不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唉,确实,他们很强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只能撤了,不能惹,我们只能躲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那你们现在,面临的都是一些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我们帮派很好,渐渐的恢复,只是,不愿意跟着我们走的,让他们自立门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的,不愿意跟着,就踢了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你最近还关注帮派之间的事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当然关注了,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四联帮,林斌发展越来越大了。你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当然知道。我们也无奈,遏制不了他们的发展。曾经发展势头最疯狂的最能干的霸王龙,还加入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对。喝两杯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车子开到了一个小镇上,这是环城帮的地盘,环城的一个小镇上,到了一家清吧前,车子停下,我们进去了。

    找了二楼的位置坐下,光线黯淡。

    前后左右的几张小桌子,都是几对小情侣,悠悠然的恩恩爱爱卿卿我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多情侣啊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这么美好的夜晚,这么浪漫的地方,当然是和自己亲爱的人来最适合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嗯,对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我挺感谢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怎么这么说呢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我没想到过遇到了你,让我的人生如此的不同。从刚见到你,到出来外面,一直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怎么不同。没有我,你照样会出来,可会混得比现在更好。如果你不是以把林斌干掉为目标,你完全可以过没有任何压力的幸福生活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,薛羽眉和柳智慧一样,活得很辛苦,她们的遭遇几乎是相同的,都是被人害了身边的人,包括她们自己,然后,她们拼死也要追求的目标,就是整死仇人报仇。

    偏偏她们的仇家,都是非常的厉害,权势滔天的牛人,想要干掉这些牛人,很难很难。

    不仅是难,还有可能,先被人家给干掉了。

    薛羽眉的仇家,林斌,是黑道的厉害人物。

    而柳智慧的仇家,就更厉害了,还查不出来,是白道的厉害人物,还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她们想要报仇,我真的不看好。

    我真的害怕有一天,收到一些不利的消息,不好听的消息,例如说薛羽眉怎么怎么了,或者是柳智慧怎么怎么了。

    那我一定会感到非常的痛苦。

    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所以,偶尔我会做梦,梦到关于她们的噩耗,我从梦中醒过来,心都塞住了。

    可是,我又帮不到她们太多什么忙。

    更不能,帮她们解决掉她们的仇人。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我没有选择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多像柳智慧的那句话,我没有选择。

    的确,人生中,太多的事,有些事,真的是无法选择的,你只能这么走。

    薛羽眉对我说道:“你刚才被黑珍珠威胁,我觉得你也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又知道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她不会杀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但是她会耍花招,用我来要挟你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我也担心她玩过头,把你整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所以你才来救我是吧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又知道,她不会整死我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她对你说话的口气就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口气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她骂你,责骂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然后呢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你是心理咨询师,难道你不知道,一个人对另个人总是责怪责骂,那个人在他心中,一定占了很重的分量。闺蜜之间,好兄弟好朋友之间,至亲之间,才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但我看她对谁都是骂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你和她的关系,也是暧昧纠缠不清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怎么个纠缠不清法。和你一样吗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老实说,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偶尔吧,她偶尔也有有点小感性,但极少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她也喜欢你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她到底想什么了。在我心中,她就是个大魔王。她被人叫大魔王。”

    薛羽眉说道:“黑珍珠,这个人不简单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的确,太不简单了。所以,你最好不要和她为敌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