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11章 监狱长监区长卡住出狱女囚
    我对海洋说道:“可是我怎么怀疑你是丁佩派来的卧底呢。你知道三国中那个故事吗。黄盖诈降曹操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你说我是在诈降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诈降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你怀疑我,我同样也是在怀疑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找不到理由你会投降,真的找不出什么理由你会愿意投降,你以为你跟着我们混,你就难保不被丁佩弄死吗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只能拼了,我早就,想和她拼了。我是通过她,赚了不少钱,也减刑了很多,可是,这不是我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:“呵呵,那什么是你想要的。对于一个囚犯来说,每天的好生活,还有早日出狱,是最终极的追求,你说你想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我是一个极其自尊的人。让我卑躬屈膝,逆来顺受,伺候她们,我早就,想弄死她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为什么不找机会弄死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一直等不到机会。她们都在防着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加入我们,也没有好机会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欺压女囚们,让我去做,也够了,太出格的,我肯定不会做。但这一切,都不是我想要做的,我是被逼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无论你怎么说,我都觉得,你是在诈降。”

    海洋深呼吸了一下,高傲的看着我,说道: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救高晓宁,只是因为你崇拜佩服她吗,真是为了和她合作吗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了。就不用再问了。我可以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态度十分的嚣张啊。

    我做了个请的手势,然后让人把她带回去。

    接着,我让人请了高晓宁过来。

    高晓宁来后,我给她泡茶。

    高晓宁喝着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刚才我找了海洋过来聊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她和我说了一些话,说为什么要救你,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问:“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告诉了高晓宁刚才海洋说的,然后说道:“你觉得,她到底想干嘛。我说她是诈降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不知道?你什么想法你不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美顺也说她是在诈降,让我不要相信她。但是牧羊犬说可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听谁的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我谁都听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既然她想要和我合作,对付别人,我为什么不合作呢?如果我拒绝,那别人说我对待恩人不好,落下知恩不图报的口实,而且,有人要和我合作,我为什么不合作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可如果人家是诈降呢。恐怕你落入了别人的圈套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如果她们要杀我,今天就能杀了,为什么不杀呢。大不了就是死而已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恐怕是图谋更大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所以我说美顺和牧羊犬的话我都听,一个,是让我接纳她,一个,是怀疑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疑人也用,用人也疑。挺不错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别被人骗了,海洋能在丁佩身旁周旋,想来也不是个好对付的家伙。恐怕,比你狡猾太多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问我道:“喂,你是觉得我很蠢是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有,我只是提醒你,不要大意了。大意失荆州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知道了,废话真多。唠唠叨叨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草,你这什么态度呢。我是关心你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先关心好你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得了吧。”

    她站起来伸伸懒腰,说道:“回去睡觉了,腰痛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大白天的也睡觉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来例假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在我心中,早就把你当男人看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如果我是男人,一定桀骜不驯,潇洒不羁,很多小姑娘喜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而且把妞的技术一级棒。只是可惜你是个妞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走了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为她感到担心。

    这家伙玩心计,肯定玩不过丁佩,玩不过海洋。

    不过呢,她手下可有美顺这样的智囊,美顺是一个很聪明狡猾的人,而且也有几分姿色,长得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小凌推开了我办公室的门,一副高兴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看看她,说道:“中五百万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摇头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看你高兴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格子,格子无罪释放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小凌点着头,“已经ban li了出狱手续了,现在要走了!你看这是手续,要你签字呢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:“靠!是真的啊。”

    马上签字了。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还要拿去给监区长签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去吧,快点,我去见见格子。”

    我马上过去了格子那里。

    格子已经收拾了东西,和狱友们告别了,离开了,到了监区门口等着了。

    看到我后格子脸上露出了如花一般的笑容,我也对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我走了过去,说道:“恭喜你。”

    格子对我笑着,说道:“那都是因为你的帮忙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了,我也没想到,出去那么快,真好!要好好珍惜出去后的时光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我们,经常可以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她笑颜如花,我有些心动,在阳光下,更是显得光彩照人,青春靓丽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的,如果你愿意,我们可以经常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格子问我道:“你会愿意见我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当然,如果有时间,会的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告诉我你手机号码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,有点忘了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记不住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记不住。”

    她哦了一声,然后抿抿嘴。

    监区的最大mei nu,要出狱了,我心里替她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以后要彻底脱离苦海了,心里有什么感受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无法形容。在梦里想了那么久的美事,终于成真的,真是像做梦。特别是这些年在监狱里的经历,更像是在做梦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哈哈,噩梦,是吧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说道:“对,是噩梦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恭喜,噩梦彻底结束,不会再有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,可以抱你一下嘛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四周,还有不少管教和狱警,我说道:“不好。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她略显失望,说道:“哦,好吧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家人朋友都来了吧。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我没有家人。你忘了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有家人,院长,你孤儿院兄弟姐妹们,都是你家人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他们都在等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恭喜。”

    她对我笑笑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小凌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了,对我说道:“监区长不签字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。

    这他妈的他妈的算什么事,上边已经下文件,让放人了,都可以出监狱了,偏偏监区长不同意放行,就不能出监区了。

    这丁佩,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她什么意思,为什么阻拦着,不给走。”

    丁佩不签字,就不能放人出去了,这就是监区长的权利。

    格子听了后,也是皱着眉。

    我问了小凌后,小凌还气喘吁吁了一会儿,然后慢慢平静下来,说道:“监区长说,她们的监室,被偷了东西,要好好查这个事,暂时不能放格子离开。”

    我怒道:“靠,你告诉我,室友也都是女囚,在监室里,有什么东西,能有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不是室友被偷了,是里面的电视显示器被偷了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可是我今早还见在的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现在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我没偷。”

    我问小凌:“你自己看,她偷去哪儿去了?偷去哪儿去了啊。她能藏哪儿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监区长说这件事,要好好查,查出来了才放人。”

    格子都心急了:“那是什么时候啊。”

    是啊,等她出去的人,亲朋好友,都在监狱大门口了,上面文件也下来了,偏偏监区长丁佩不放人。

    小凌拉着我到了旁边,神秘兮兮的说道:“你以前在别的监区,可能不懂我们这个监区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破规矩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要出去可以,先给监区长一点好处,不然的话,她不会签字那么爽快,会搞出一些事儿,让女囚无法顺利的出去,就算出去,也是被延长了至少三个月以上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呸,这个吸血老妖精,就为了钱了是吧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如果不给她,不塞钱过路,她不放人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想要留住一个女囚,借口理由都很多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然后呢。别的以前的那些女囚要出去的话,都要塞钱给她了?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是啊,时不时的会有一些女囚,无罪释放,或者是因为病了,转出去外面,她都会捞一笔,如果不给,她就这么找麻烦。不会那么轻易放人走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