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10章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
    这时候,小凌带着我们的一群人疾跑过来了,我急忙带着她们进去了放风场里。

    到了高晓宁旁边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地上的那一把 shou,捡起来,然后叫高晓宁过来,高晓宁走了过来,我偷偷的塞进她的手中:“放好了,防身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拒绝,收好了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海洋怎么跑来帮你了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会吧,难道她已经和瓦莱决裂了?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找她谈谈,看她愿不愿意谈。而你,照顾好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瓦莱丁佩,诡计多端,如果让我有机会,我弄死她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别那么激动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她们不会放过我,包括你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杀了她们,你会赔命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我不杀她们我就要死!哪怕是拉着她们垫背,我都值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要不这样子,如果真的有机会,你可以杀死她们。但是,你不要自己亲自动手,你让人动手!你让手下们动手,让手下们一大群冲上去,干掉瓦莱,这就是查下来,你矢口否认,法不责众,你手下们也不会遭受多大的惩罚。别说是我教你的。出事了你指认我教唆你,我也不会承认我教你的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谢谢,我记住了。如果有机会,我让她们撕碎了她们两个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记住了,好好保护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让她们送高晓宁回去,然后我偷偷的让人去找了海洋来。

    主要是怕丁佩瓦莱给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过我觉得即便是偷偷找,她们也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我坐在自己办公室,等来了海洋。

    这家伙,气势十足啊,比高晓宁和黑熊还气势,如果是一个男人,一定很男人。

    棱角有形,而且很强壮。

    海洋进来了后,看着我,我说:“请坐吧。”

    海洋看了看我,然后坐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高傲的昂着头,虽然脸上还挂着彩,一副十分潇洒不羁的样子,如果是个男人,一定是个江湖气十足的大哥大。

    只不过,我有时候在想,高晓宁怎么就那么厉害,就是壮如黑熊,厉害如海洋,都打不过高晓宁。

    记得朋友说,学打架,首先第一件事就是抗打,我想,高晓宁的抗打能力,真是天赋异禀,世所罕见。

    海洋也在打量着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有什么好看的呢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有什么事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抽烟吗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看我,然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给了她递了一支烟,她接过去,我给她点上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刚才我看到你救了高晓宁,为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不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有原因吧。”

    她问我道:“我想先问你,你为什么帮着高晓宁,为什么帮着黑熊,和丁佩作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如果我说,我们是敌人,我和丁佩是敌人,你信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信,我知道你们是敌人,可能为了抢位置,可能为了其他。看来你不明白我到底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你和她是作对的敌人,我相信,因为她让我干掉你。我知道你们是敌人。我想问的是,你为什么要帮着高晓宁和黑熊,你帮她们的目的是什么,难道你就只是想让她们帮你搞掉丁佩而已嘛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觉得我为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人做一切的目的,都是为了利益。丁佩收买我们,让我们替她卖命,对付女囚们,也是为了利益,为了这个,钱。而你,做这些,难道不是为了钱?你就是在做公益huo dong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如果我真的就是为了公益huo dong呢。我觉得这么对待女囚,不行,不道德。我喜欢钱,没人不喜欢钱,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我不能这么赚黑心钱。”

    海洋冷笑一声,明显的不相信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知道你不相信,不过,在b监区的时候,我就为了取消分女囚亲属送进来的钱和物,和当时的指导员监区长闹得不可开交,后来,她们两个走了,我当了指导员,我的好姐妹徐男当了监区长,我们直接取消了这个。我们也想要钱,也想发财,但这么赚钱,太黑心,我们干不来。”

    海洋看我的眼神慢慢的变了,说道:“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当然是真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那你来这里,为了什么?没人不是为了钱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也会赚钱,我会卖给你们一些东西赚钱,但不是这么赚黑心钱,还有,你们参与什么社团报名之类,我也想分到钱,可以合适合理的赚,但不是像她们让你们几百块订制几张报纸这样的无耻赚钱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听她们说,你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可是,好人怎么还能跟丁佩作对那么久。丁佩是什么人,我想你不会不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俗话说,贪n奸,好官就要更奸。我就是那个好官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自己夸自己,可信度不是很高啊。万一你有一天除掉了丁佩,变卦对付女囚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你觉得有人比丁佩更厉害的吗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我愿意和你合作,对付丁佩,但是,你得让我看到你真的是为了女囚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凭什么相信你呢。你一直做她的,说句不好听的,你一直做她的走狗,你现在突然说要跟着我,对付她,你让我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我明白你,就像我现在也不相信你会无缘无故的对女囚们好,却不为了钱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我们都是没有真正的了解到对方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对,我们的确没有真正了解对方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我找你来,一个呢,是想问清楚你到底什么情况,面对的什么情况,你到底是什么想法,二个,就是想问清楚后,如果知道你和丁佩合不来,想让你和我合作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看来,你真的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。你没多大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应该比你小。刚毕业两年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真是英雄出少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谢谢夸奖了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说正事吧,我不是在帮高晓宁,我也是帮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为什么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因为,高晓宁是一个非常韧性,强韧的韧,非常执着,骨头很硬的人,她领头对付丁佩,丁佩很难对付她,如果我跟高晓宁合作,对付丁佩,那么,如果警惕性高一些,加上你这边的照顾,丁佩实际上拿着我们没多大的办法。最关键是,我真的很佩服,崇拜高晓宁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先告诉我,你为什么和她决裂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我之前也是被逼着替她做事。想把监区统一,也是我多年的愿望,当时刚来的时候,我很快就拉了一大队人马,发展的人数,我们的帮派,是监区第一大帮,丁佩盯上了我,让我为她做事,我不同意,她们给我偷偷下毒,要整死我,我怕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怕了?”

    海洋说:“我不是怕死。我是怕我死了,我父亲没人照顾,他重病卧床,我哪怕坐牢一辈子,也是他唯一的活下去的精神支柱,而且只要我活着,我外面的朋友亲戚,就会照顾我爸爸。但是如果我死了,我父亲的精神支柱就会倒塌,我的朋友亲戚,更不会这么照顾我爸爸,因为付出都想着得到回报。如果我死了,他们就知道他们对我父亲的付出,不会有任何回报,所以,没有回报的投资,谁会愿意干?他们不会再照顾我父亲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所以,你只能从了丁佩。为她做牛做马,做狗做犬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我是假装从了,并不是真的彻底的愿意从了,我在她的威逼胁迫之下,从了。可是这么久来,我替她做事,剥削女囚,对付女囚,我从来没有杀过人,把人弄残。丁佩下命令,我基本不会下手那么狠毒,当然,如果糊弄不过去,我只能对女囚多有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照你这么说,你替她做事,完全是逼不得已才做的,而且你没罪还有功劳了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没这么说。我是有罪的,从我愿意帮助她们开始,我就知道我罪大恶极,可我没得选择,我只能和她们合作,不然,我会死,我父亲也会死。我可以牺牲自己,但是我父亲,我欠了他太多,我不能让他一辈子就这么凄惨的过完一生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现在倒戈了,叛变了丁佩,你就不担心被弄死吗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高晓宁都不怕,我怕什么呢,还有你帮助,我想,我们联合起来,对付她们,我们的胜算也很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