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6章 高晓宁胜出
    高晓宁被海洋拖着打。

    打得奄奄一息,毫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最终,被海洋最后一脚,踢飞了。

    这次,挣扎了一会儿,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黑熊绷着脸。

    海洋大口喘着气,然后得意笑了笑:“不过如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而高晓宁和黑熊的联合大军,已经把海洋的人杀的七零八落,溃不成军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打架还讲什么道义,讲什么面子,真是幼稚,真是宋襄公一样的愚蠢。”

    小凌问道:“什么宋襄公一样的愚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春秋战国的时候,宋襄公领兵攻打郑国,郑国向楚国求救。楚国派兵向宋国国都发起攻击。宋襄公担心国内有失,只好从郑国撤退,双方的军队在泓水相遇。楚军开始渡泓水河,向宋军冲杀过来。宋襄公手下说楚兵多我军少,趁他们渡河之机消灭他们。宋襄公却说我们号称仁义之师,怎么能趁人家渡河攻打呢?楚军过了河,开始在岸边布阵,手下说可以进攻了。宋襄公说仁义之师应该等他们列好阵的。等楚军布好军阵,楚兵一冲而上,大败宋军,宋襄公也被楚兵射伤了。毛爷爷说,这就是蠢猪一样的仁义道德。你看高晓宁和黑熊,是不是也是蠢猪一样的仁义道德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如果换做是我,和海洋这种走狗谈什么鬼,上去直接干掉,然后再说其他。”

    小凌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海洋看着自己的手下已经溃不成军,对黑熊说道:“今天如果不是你插手,我不会输。”

    黑熊说道:“这不是插手,这就是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海洋问道:“哦,你这么说,你是高晓宁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黑熊说道:“我不是她的人,但我们可能成为朋友,不过我们和你,永远是敌人。”

    海洋说道:“那就把你也一块收拾了吧。”

    黑熊说道: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高晓宁的声音。

    黑熊和海洋都被震惊了,包括我们。

    没想到,高晓宁还能爬起来,满脸是血。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还没结束。”

    海洋吃惊道:“这真的是个怪物。”

    黑熊笑了笑,说道:“恭喜你,找到对手了。”

    海洋看了看黑熊,说道:“很好。但我不是你,你能被打倒,我是不可能的!这次,别怪我下sha shou了!我不会留情了。”

    海洋冲了过去,又是一个飞腿,结果,高晓宁抱住了海洋的腿,两人同时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接着,两人厮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分伯仲。

    从地上打着,爬起来,站着继续打,双方拳来脚往,打得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海洋大吼着,拳头如雨点击打在了高晓宁的头部,高晓宁抱住了自己的头,海洋打得自己气喘吁吁,打得高晓宁摇摇晃晃,最后一个勾拳,把高晓宁打得满脸血飞向天空。

    海洋大口喘气,惊恐的看着面前这个怪物,高晓宁却又走向了她。

    她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高晓宁一把抓住了海洋的头发,拉近了盯着海洋的脸:“为什么不好好做人,为什么要做狗!为什么要帮着她们欺负女囚!为什么为什么!”

    海洋集中气力,又是一拳打在了高晓宁的头部,然后,高晓宁却没事一样,还继续问:“为什么为什么!”

    海洋怒了,喊道:“放开我!”

    然后拳头一拳一拳砸在高晓宁的头上。

    我心里紧张,说道:“高晓宁怎么还不还手,这么给她打下去,要被打死的!”

    在海洋软了的时候,没多大气力的时候,这一拳高晓宁用力顶了海洋的拳头,只听到海洋的手腕咔擦一声,我们看到她手掌给折了下去。

    靠,骨折了。

    高晓宁的头用力顶了海洋的拳头,竟然能把海洋的手给弄骨折了。

    海洋忍着痛,又要用脚,用左手。

    但是,高晓宁终于彻底的反击了,重重一拳一拳的砸在海洋的头部:“为什么做狗,为什么做狗!为什么!为什么!”

    她是一手抓着海洋的头发,海洋挣脱不开,然后右手一拳一拳的砸。

    喊一句,砸一下,就这么打了七八拳后,海洋跪倒在地,耷拉着头。

    高晓宁松开了手,看着这个跪在自己面前,同样满脸是血的海洋,狠狠一脚像踢足球一样,踹在了海洋的脑袋上,海洋如同一条死狗,被踢飞出去,再也无法动弹了。

    高晓宁彻底赢了。

    这真正的,监区的站立格斗之王!

    她们赢了,赢了海洋。

    可是,这时候,狱警管教们大批人冲了进去,抡起jing gun对着高晓宁黑熊的人就打:“蹲下!全部蹲下!要打群架是吧,闹翻天是吗!”

    我对小凌说道:“把我们的人拉过来,带上jing gun!跟她们也干了!”

    小凌马上下去。

    很快拉了我们二十多个人过来,手拿着jing gun,也冲进了这混乱之中。

    瓦莱手拿着jing gun,对着高晓宁噼啪乱打:“打群架!打群架!让你们打群架。”

    我冲过去推开了瓦莱:“想干嘛!”

    瓦莱瞪着我:“女囚们打群架,你们不管,我管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怎么不管了!”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那你管。你管不了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管的了。”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你们几个过来,把这两个带头的,关禁闭!”

    瓦莱要她的人过来,把两个带头的,说的就是高晓宁和黑熊,把这两个带去关禁闭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在没查清楚之前,你怎么能说她们带头呢!”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她们不是带头,谁带头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带走!”

    她下命令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谁敢动!”

    手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虽然她们是瓦莱的人,但我好歹是指导员,她们怎么敢直接和我搞事。

    瓦莱喊道:“快!”

    我叫小凌她们过来:“那就从我们身上踏过去!”

    瓦莱的人不敢上来了。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你只是个指导员,我们奉的是监区长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监区那么乱,隔三差五打群架,也是监区长的命令吧。”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你说什么,你别血透喷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今天就是监区长来了,也不会让你把人带走。我要把这些事统统上报给领导们,让她们来严查,看看到底谁是真正的肇事者!”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那你也会被查,监区打群架,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查也是先查监区长。”

    瓦莱她们也无奈了,如果真的搞上去给上面知道,领导知道了,那就真的很麻烦了。

    上面查下来,我和监区长丁佩,是监区最大的两个官,我们两个估计都要完蛋。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你等着吧!”

    她无奈的拉着她的人走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,真想上去暴打她一顿。

    我心想着,出去了,叫陈逊找人收拾她去,我看她能多嚣张。

    我让小凌等人扶着了高晓宁,看着她满脸是血,说道:“去医务室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这次没拒绝。

    我对黑熊说道:“你看看有谁受伤比较重的姐妹,带着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黑熊看了一下,只有一个姐妹受伤较重,对她们来说,只要不是什么手脚骨折晕过去的,都不算重,那什么流血出血的,全不算是伤。

    黑熊看着躺着晕着的海洋,说道:“把她也送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让手下去抬着她出去了。

    黑熊过去扶起了那个姐妹,她的手骨折了,要送去医院。

    不过先带着去医务室给处理了一下。

    在医务室里,我,小凌,黑熊,高晓宁,四个人。

    那个骨折的女囚,还有海洋,被送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高晓宁坐着,让医生处理着伤口,女医生一边处理,一边说道:“你们女囚打架啊,打一打就好了,这怎么打得那么重啊。万一死了怎么办啊。”

    黑熊说道:“死了就死了,还能怎么办,死了就拉去火葬了。烧了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医生说道:“你们就那么不珍惜自己的命啊。”

    黑熊说道:“活在这里,比死了还难受,还珍惜自己的命来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女医生摇了摇头,然后对高晓宁说道:“你自己千万不要再打了,弄伤的伤口如果感染了,可不是闹着玩。”

    黑熊说道:“放心吧,她是怪物,她感染不了。”

    女医生摇了摇头,进去开药了。

    高晓宁对黑熊说道:“别以为我会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黑熊说道:“从没这么打算过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但怎么样也好,今天你算帮了我,今后我们在监区,之前的那个约定取消,我们下面的人,平起平坐,没有谁要先让谁。我可不想让人戳着我脊梁骨骂我,说你来帮打架,我还不懂感恩。”

    黑熊说道:“省省吧,我今天来,是为了我们自己。我可不想你挂了,让我自己一个ren mian对海洋。虽然我们自己就能干掉海洋,但我也是为了我们不用付出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开玩笑,你们能干掉海洋?”

    黑熊说道:“废话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能不能别吵了,有意义吗。两个大姐大,耍嘴炮,有个屁用啊。你们先考虑该怎么迎接下面的难题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