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5章 美顺遭刺杀
    看着薇拉在忙碌,我心里更是纠结。

    既然,柳智慧让我和薇拉好好过,我想,我该如她所愿,如果她真的喜欢我,她会来找我,如果不喜欢我,也不会再找。

    那如果她不喜欢我,我对她做什么事,都是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那我不如好好的和薇拉在一起,静观其变,看她到底想怎么样。

    而和薇拉在一起,我也明知道,没有未来,她自己都不愿意想过未来,到底留在这里,还是回国,她没有一个目标,她只是想着先趁她的公司发展起来,好好的把公司事业做大了再考虑下一步。

    我觉得我也不该想那么多,走一步是一步,时间才能看出柳智慧到底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那既然和薇拉在一起,那便好好在一起了,我把手机扔在了桌上,然后去帮着薇拉做饭做菜。

    她炒菜的时候,我轻轻的从她身后抱住她,她回头过来,对我微微笑,一脸的幸福。

    在监区的时候,我找了小凌,让她想一个办法,去监视jian ting那个住在丁佩办公室旁边的毒王汪姐的生活日常,一时一刻,想要扳倒丁佩,这是最快,最直接的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可是,要去装jian ting监视,何其难。

    小凌研究了一下,问我道:“我们是不可能进入她的办公室,然后进入她房间装she xiang头的。你看如果可以从上面调针孔she xiang机下去,tou pai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也很难啊,你想想看,我们可能拍不到什么,也听不到她们的对话,而且,晚上吊下去她们没发现什么,但是大白天的呢,不说她在里面看到窗外这条奇怪的线会发现,就是在楼外楼下的人看到这条线,都会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可是我们无法进入她们的办公室,更进不去她们的房间里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上次的女囚出逃,她们的目的就是掩护汪姐在内的三个女囚出逃,没想到汪姐跑不了,而现在,估计是担心目标被发现,不敢让汪姐逃了。因为上次两个逃的到底是谁,谁也不知道,可是汪姐目标太大,她们也担心逃了后,我们捅上去,她们就完蛋了,所以我断定,她们应该不会再搞什么逃狱的事件。如果她们真的搞,我们可以就这点事,整死她们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嗯,而且自从你来了这里后,她们也不敢在监区里太乱来,贩毒什么的都不敢做了。只做那些分女囚的钱,还有逼着女囚订报纸,从女囚的伙食中捞钱这类事情。这些我们都无法拿到证据。就算有证据捅上去,也没什么用,哪个监狱不是这样子呢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她们还在逼着女囚订报纸吗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逼着。还是老样子。可是帮派的,她们不敢下手了,黑熊,高晓宁,打手帮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有个手下过来,敲了敲门,进来了,向我们报告,刚加入高晓宁手下的美顺,在劳动车间,去洗手间的时候,不知道被谁用锐器捅了,捅了十几下,血流满地,刚送去医院了。

    我和小凌急忙问道:“真的假的!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是真的。刚刚救护车来了,把人拉去医院抢救了。”

    我和小凌急忙的让她带着去现场那边。

    丁佩等人已经在那里,监狱的领导,狱政科科长总监区长等人也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现场是在车间的洗手间里,果然是一地血。

    这都怎么回事啊。

    问了一下,事件的经过是,美顺自己去洗手间,这里和b监区不同,b监区担心犯人自杀,一般都三个人三个人相互盯着,这里不管人死活,有这个规矩,但是大多不遵守,尤其是美顺这种老大,收买了一些狱警管教的,对她的这点独行行为,是睁只眼半只眼的允许的。

    谁知道美顺去了洗手间后,就被捅了,在洗手间里,不知道藏了多少人,捅了她,用的是很尖锐的类似改锥之类的wu qi,看场面是经过了十分惨烈的搏斗,凶手捅了她之后,然后从后面的围墙逃了,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干的。

    我看了后面的那个墙,不高,从那个有个凹进去的地方可以抓着爬上去,然后爬过去之后,就是监室楼,如果从缺少jian kongshe xiang头的监室楼后面逃跑,还真的不知道凶手会是跑去哪儿,可以去行政楼,可以逃出去监区外面,也可以去监室楼,去食堂,反正凶手是不是逃出去了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因为当后面的女囚上洗手间来的时候,发现美顺已经躺在了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狱政科科长仔细的看着,表面仔细,实际上,是应付了事。

    看了后,让手下记录,然后让丁佩严查此事。

    我走了进去,说道:“这事情有些严重。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人都要死了,当然严重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为什么不找jing cha来查。”

    丁佩说道:“你脑子坏了吗!找jing cha!你不想干了是吧。”

    她们为了自己的官帽,出事都想把事压下来,内部解决,如果死了人,外面的家属闹得凶,宁愿出钱私了,也不会让外面的人知道这事。

    现在是不知道人到底死了没,如果死了,jing cha来了,事情捅出去了,麻烦大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歹这是一条人命,人死了。”

    狱政科科长瞪了我一眼,说道:“你第一天来这里是吗!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了。

    狱政科科长说道:“洗干净,散了。你,去医院看她,让医生尽力抢救,最好不要死了!”

    她让我去医院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盯着丁佩,我怎么觉得就是丁佩一手策划的。

    丁佩看着我在看着她,说道:“走啊,你愣着干嘛!快去!”

    我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,我去了监狱医院。

    一路上,我都在祈祷,美顺千万别死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什么坏人,如果是坏人,换成是海洋那种走狗,死了就死了,没什么好惋惜的,美顺和我虽然没有什么交集,好歹是一条人命,特别还是高晓宁手下的一员大将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后,一问,美顺刚手术出来。

    没事了?

    问了医生。

    说是救过来了,虽然被捅了十几下,但是没有一处是中了要害的,失血有些多,还好送过来及时。

    抢救过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,谁捅了美顺,只有等她醒来才知道了。

    我马上找了李欣,让李欣帮忙照顾美顺,特别还让李欣找人守着美顺,因为如果真的是丁佩搞的,很可能在监狱医院,又找人下来弄死她。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要弄死美顺呢?目的到底是什么呢?

    搞不懂。

    只能等美顺醒来了。

    给了李欣一些钱,让她帮忙办事,也让她给那些帮忙守着的管教一些好处,没好处谁愿意替你干活啊。

    美顺抢救过来了。

    但等她醒来能说话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,估计最快是明天。

    我便先回去了监狱,把美顺救活了的事报告了丁佩。

    丁佩长舒一口气,说道:“救活了就好,没死就好,死了可麻烦。”

    丁佩是这样子的表情,难道说,根本不是丁佩干的吗?

    看丁佩这样子,好像真的不是丁佩干的。

    那么,到底会是谁干的?

    我去找了高晓宁和牧羊犬,还有美顺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让她们几个一起出来,聊一聊。

    她们几个出来外面,见到我后,首先就是问美顺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抢救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她还没醒来,醒来才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你们知道内情吗。”

    她们也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问:“那你们觉得,是谁干的。”

    她们你看我,我看你,然后高晓宁看着美顺的同监室的左膀右臂两姐妹。

    那一个女囚说道:“可能是海洋派人来的,我们一直和她们有仇!”

    我心里明白,是订制报纸的事,美顺也一直抵抗着,难道说,海洋杀鸡儆猴,你们不交钱,这就是不交钱下场,弄死美顺,让她们怕了,所以交钱订报纸吗?

    另外一个却说道:“我估计不是。可能是黑熊。黑熊以前想收了我们,可是美顺带着我们,和黑熊作对,打了几次,黑熊可能出来了,看到美顺跟了高姐,心里不舒服,找人捅了美顺。也是因为怕高姐的势力太大,已经能和她们抗衡了。”

    这下子,丁佩走狗海洋,还有黑熊,都有嫌疑了。

    我问牧羊犬,“你觉得呢。”

    牧羊犬看了看高晓宁,说道:“都有这可能。我觉得不太可能是黑熊,她不是这种阴险的人。”

    美顺的两个姐妹说道: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谁知道是不是呢。以前美顺为了争夺监区老大的位置,和黑熊就不知道打了多少回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美顺和黑熊开架过?”

    那两个姐妹说道:“高姐没来的时候,黑熊和我们美顺,是除了海洋之外,监区中最大的两个帮,美顺和黑熊都想称霸,都想吞了对方,可是我们美顺发展没黑熊的好,和她们打了几回,也都输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单挑还是群殴。”

    两个姐妹说道:“都是群殴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然后呢。”

    两个姐妹说道:“我们输了,但是美顺不愿意我们跟了黑熊。可能是觉得大家都旗鼓相当,美顺也觉得如果不是黑熊,她早就称霸监区,就因为黑熊,所以不能如愿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你们觉得,是黑熊干的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说道:“我觉得牧羊犬说的是,黑熊不是那种阴险的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