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69章 榨干钱财弄死
    走向医务室的时候,我问清楚了小凌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小凌所知道的也有限,就只知道,狱政科查了这事,说是格子因为工作的事,挑衅了三名女囚,还打了女囚,所以被其他三名女囚围攻,打伤了。

    格子的性格温和善良,温顺无比,怎么可能去挑事打架,更怎么可能为了工作的事,打了别的女囚,还是狱政科的人查的这事,我看多半有人使绊子,设计了格子。

    我们到了医务室那里,有个女狱警在看着格子。

    我让那女狱警先退出去,她也是狱政科的人,她问我是谁。

    我说监区指导员,里面这女囚是我们监区的人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我,估计是新来的,看我很年轻,绝对想不到我是个指导员,更不会想到有男人在这里当指导员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会儿后,我问道,“你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她这才退出去了。

    我们进去里面,看了格子。

    格子躺在病床上。

    格子看起来,眼角被打肿了,嘴角被打破了,耳朵被撕破了,甚至头皮被扯掉了一块,擦了药,看起来好不凄惨。

    看到了我们,格子急忙要坐起来,我示意她坐着。

    想当初,把她送进去图书馆的初衷是好的,就是远离监区,她性格温顺,太有钱,招人嫉妒,就是一只被宰的羔羊,可没想到送到了图书馆,还受到了别的女囚的欺负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躺着,别动。”

    格子的手,抓住了我的手,眼泪就止不住的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凌看了看,然后转身出去,带上了门。

    我俯身下去,抱住了格子,格子咬着自己的嘴唇,忍受不住的哭了出来,一直在颤动,眼泪不停的流下。

    我擦着她的眼泪,说道:“不哭了,说怎么回事,我给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她还是在哭,很伤心。

    看来这次,是被欺负得够惨,被打的很惨,一块头皮都被撕掉,那是被拔掉了头发。

    有多惨。

    我是她唯一的在这里的可以依赖的人,她把我当成了亲人一样。

    她抱着我,眼泪止不住。

    我的脸贴着她的湿漉漉的全是眼泪的脸,说道:“好了不哭了乖,没事了,没事了。有我在这里,你不要害怕了。”

    她终于慢慢的,止住了眼泪。

    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原本漂亮,但是被打肿了的脸蛋,说道:“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她本来就很美,是监区的最美的mei nu,不说倾国倾城,也是美艳不可方物,结果让人这么暴打,直接都要hui rong了。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她们打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从头开始说,说清楚。一点都不要漏。”

    格子这天正在摆放着书籍,有个女囚走过来,故意说你放错地方了,然后把格子已经摆好的书扔在了地上,然后自己撞了格子一下,自己摔倒在地,大喊格子打人了,接着,另外两名女囚马上跑过来,对着格子就是暴打,格子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为什么被人打了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为什么被人打了,因为之前得罪的丁佩她们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可是那三名女囚,全是监区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就对了。b监区,全是我的自己人,只有监区没有自己人。如果丁佩让狱政科帮个小忙,打你一顿,那还是很容易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可是她们为什么打我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为什么,出气呗。你之前得罪了她们,她们哪咽得下这口气啊,不打你,她们心里哪会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格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先好好养伤。”

    格子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看起来,挺麻烦的,这伤口。不行,必须要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她们说我不能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谁说的你不能去医院?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狱政科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骂道:“什么破狱政科的人说不能给你去医院,你为什么不能去医院呢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她们说我打了人,要我留在这里,配合调查清楚,不能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胡扯。”

    格子说道:“她们就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我站起来,走出去,找小凌,刚要和小凌说这个事,让她去问问狱政科的人,没想到狱政科的人就来了。

    狱政科的那帮人,除了谢丹阳,一个一个的长得让人厌恶,我几乎全记着在脑海里,一看到她们,我就知道,狱政科的这群日狗的来了。

    狱政科的带头的一个科长来了后,看了看我,说道:“你是监区指导员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是啊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里面那个,是你们监区的,她闹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她闹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她打了监区的三名女囚,因为一些小摩擦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我看到的却是她被她们三名监区女囚打伤了,没见另外三女囚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她先去惹了别人,才被人围殴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像不是这样子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那另外三名女囚,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可我们的监区女囚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她说了不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三名女囚也是当事人,她们说了就算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如果不是她先去惹人,那为什么她们会打她。”

    我有点不知道怎么说好。

    然后我想了想,说道:“估计是平时看她不顺眼,找借口打了她,然后说她先打了三名女囚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这不是你说了算。不是你估计了算,是事实,我们在查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事实?证据呢。she xiang头呢,shi pin呢,资料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那角落没有照到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行了,那都是当事人说了算了?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已经基本查明了,你不用再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查明什么了?你们问都没问我们监区的女囚,就已经查明了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她说的是三名女囚无故围殴她,怎么可能无故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证明她先打了那三名女囚。”

    她直接不爽的说道:“我们狱政科已经查清楚了,这事情,就是这样子了,我们来这里,也不是说还继续查下去,而是来宣布结果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结果,什么结果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处分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还没查明,就出处分的结果,你们也太草率了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监狱领导,狱政科领导,一起出的处分,一起查清楚的这件事,怎么草率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刚刚发生了事,然后马上就说查清楚了,连我们都没搞清楚。然后就跟着下处分结果了,你们不草率吗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来这里,是宣布结果来的,不是和你商量我们对不对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,那是什么结果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监区女囚格子,在图书馆做管理,因为小事积怨,殴打监区女囚,给予撤销图书馆管理员身份的处分。”

    我骂道:“草!”

    如果是被这么撤销了,那之前我们辛苦的把格子送进去了图书馆,可全都是瞎忙白忙了,这进去才那么一段时间,就他妈的他妈的被整了出来,不说浪费什么金钱,还浪费了精力,而且以后,格子又是在监区中度过了。

    靠。

    狱政科这个小科长听到我骂了一句草,她马上问道:“你骂我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哪敢啊!”

    她问道:“你是不是对处分结果不服气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不服气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只是来传达,如果有什么意见,你找领导去。我带我们的人走了,女囚,麻烦你带回你们监区。从现在开始,图书馆她不能来了!”

    说完她带着她的人,大摇大摆的走了。

    我他妈的他妈的真的想上去把她按着暴打一顿,看她怎么个嚣张。

    小凌看着她们走了之后,问我道:“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慢慢想办法吧,先把她送去监狱医院。这地方医疗条件不行,她的伤口如果感染了,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马上给格子办了手续,然后送去监狱医院。

    在车上,格子难过的样子,格外让我心疼。

    我安慰她道:“没事的。放心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刚才你们在医护室外面说的话,我都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听到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对我的处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草,那群家伙,她们乱来的啊!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她们是早有预谋,这么对付我的是吗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,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那可能她们预谋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得罪了她们,她们可不会让你好过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以后不能好好去图书馆百~万小!说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难受,原本帮着她,说要帮她翻案,重审什么的,都没有结果,然后好不容易把她弄到了图书馆,却还是逃离不了她们的魔爪,还是遭受到她们的攻击了,而且这次殴打,是下的重手,直接把格子打成了这样子,这还是因为有我的保护,如果没有我保护,像格子这样的,有钱,却没势力的得罪了丁佩她们,不被活活榨干钱财弄死才怪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