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63章 逼迫女囚订制报纸
    我问柳智慧道:“我不是个好人,也不算个坏人,那我到底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该坏的时候,不坏。该狠心的时候,却不狠心。不该好的时候,已经好过头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例如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例如,现在就该做一些该做的坏事。而不该对一些人好的,就不要那么仁慈善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是吧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既然拖着都是痛苦,为什么要这么拖着,对两个人都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她在说我和我女朋友,薇拉,意思是叫我赶紧分手得了,反正拖下去的结果也都是痛苦的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示意我分手了,跟你在一起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如果这么想,可能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随缘吧。”

    可是我心里真的是煎熬。

    我靠,我不管了!做坏人吧!

    我转身过去,抱住她,她也不反抗,任我抱着,身体很柔软,身材很好的她,抱着很舒服。

    她从鼻子里,被我狠狠一抱挤出了嗯的声音,很诱人。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提防着身边每一个靠近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不是看透任何人吗,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害怕我的敌人装成不是我的敌人来亲近我。我封闭了自己的全部社交,我和你在一起,才能彻底的敞开自己,你成了我平静的港湾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嗯,我也觉得你再怎么厉害,始终都只是一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只是,觉得我也会孤独。你知道,人什么时候最孤独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就像你这样的,没有社交,一个人,干什么都一个人,一个人吃饭,行走,活着。我想想都害怕,如果我是你,估计我早就疯掉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一个人,不会孤独。只有爱上了另外一个人,才会觉得真正的孤独。没有人想念,不会孤独,思念了另一个人,才会孤独。爱,是最大的孤独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还抱紧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不会说的就是我吧,我没那么xing yun吧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说的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,是谁啊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说别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到底说的是不是我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,她说的就是我啊。

    我按着她的脸,亲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挡着,说道:“我没那个心思,不要强迫我。”

    我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又说道:“你抱着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都这么说了,我也不敢乱动手动脚了,就这么静静的抱着她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身材火辣,我还是有些难以抵挡得住自己的那个想法。

    我的手微微在她身上乱动。

    她抓住了我的手,说道:“抱着,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因为今天有些累,在兴奋了一会儿后,她又不让我乱动,我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醒来了后,看见她正在看着我。

    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,很美。

    我捧着她的脸,亲了一下,说道:“你早就醒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还挺早的,天都没亮。”

    床头灯暖huang se的,外面天有些凉,而且还挺黑,挺早,这一刻,感到这房里,很温暖。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还要忙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忙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追踪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们有几千万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,说道:“我们。我们是什么我们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说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,我们是搭档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也从没有过那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以后用到钱的地方还多的是。我先去问问黑珍珠吧,扔给她两百万,我想,她应该会愿意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嗯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让我再抱一下,就要起来,去干活了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靠近我怀里。

    一会儿后,两人起来。

    洗漱后,去拿了车子,柳智慧说送我去上班,两人就去吃了早餐,然后她送我过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我说道:“好像没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女朋友。我晕,是不是真的变坏了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没接我的话,而是看着路边的风景:“早上很美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但我不想起来那么早。”

    车子到了监狱门口,柳智慧看着这地方,说道:“我以前想过,如果我这一辈子都要在这里,了此残生,那是不是,真要这么过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以你的性格,我不相信你会愿意在这里了此残生。不过,我倒是想你在这里了此残生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疑问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努力当上监狱长,然后,这里我说了算,我就是这里的土皇帝,哈哈,你呢,就是我的后妃。不过你放心,爱妃,我会对你好的。你是被我囚禁的鸟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摇了摇头说道:“你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因为,我想牢牢的拴着你,绑着你,自私吧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挺好。”

    我笑笑,下了车。

    上着班的时候,小凌进来,告诉了我一个事。

    监区长丁佩,让瓦莱等人,召集了各个监室的监室长,开了个会议,让她们定制报纸。

    一个月三百块,这么多人,她们多会坑钱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然后呢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没然后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她们现在正在开会,是吧。”

    小凌说道:“是啊,在开会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走,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马上让小凌带了人,一起过去了那边大办公室,看她们如何开会。

    果然,瓦莱在组持会议,我们到了办公室里面,她看了看我们,然后接着说,务必让各个监室长互相监督,要把定制报纸的这个工作彻底落实好,如果哪个监室没有完成所有的指标,拿监室长是问。

    有监室长不爽的顶嘴了:“几份报纸,一份三百,我们哪来那么多钱?”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没钱?一个月三百很多吗!”

    那监室长说道:“一个月三百?开什么玩笑。我们有这钱,为什么不拿来改善伙食,为什么要拿来订报纸。”

    瓦莱指了指她。

    那监室长还要说什么,旁边有人拉住了她,因为和瓦莱反着干,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不过,还是有个监室长站了起来,那个,就是高晓宁。

    原本,高晓宁那里的监室长,是那个大姐大,但是被高晓宁弄断手臂了,在医院躺着,就派了高晓宁来当了代表。

    高晓宁站起来,大声说道:“三百块钱,几张报纸,你们怎么不去抢!”

    众人哗然一片。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你可以不定,你们监室,也都可以不定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我们不定,你们就要对付我们了,是吧。”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我没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我们就是不定,如果你们想怎么样,可以,都可以,放马过来!”

    瓦莱笑了一下,说道:“我们不想怎么样,你们定不定,是你们的事。”

    可以想得到,瓦莱会对付高晓宁的。

    监区里面的这些事,这些规矩,都是监区自己定的,即使想要去跟监狱长或者监狱领导反应这事,也是没用,就别说那么远了,就是能见到监狱其他领导,都是很难的。

    我心里盘算了一下,如果我现在在这里高声反对瓦莱的这一做法,那肯定能得到很多女囚的心。

    高晓宁说道:“我们不会定!”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高晓宁坐下了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大声说道:“瓦莱,这项订报纸的任务,是你下的吗。”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指导员,女囚订报纸,是历来就有的制度,是必须的,每个人都必须要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是吗,以前我在b监区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事,我在b监区,也从来没有搞过这么个任务。”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是吗,真的没有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哦,是的,是在康云还在当指导员的时候,这么干过。但是后来我当了指导员后,我撤销了。”

    瓦莱问我道:“那你的意思是说,你来这里当了指导员,也要把这边监区搞得和你曾所在的b监区一样,也要撤销了这订报纸任务,是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呵呵,一个月三百,每个女囚都要订,这报纸,一个星期一份吧,好金贵啊。”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这是监狱一直以来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反对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你在反对监狱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你可以这么说我。”

    众女囚都看着我和瓦莱斗嘴。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哦,你反对,是你的事,我们该怎么做,怎么执行,是我们的事。你们女囚全部给我听着,一个星期之内,让我看到你们的成绩,不达标的,你们自己看着办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瓦莱,这话是在威胁女囚吗。看着办了?如果女囚不定报纸,那么,就干掉她们吗?”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指导员,张河,这话是你自己说的,我可没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逼着女囚做她们不愿意做的事,那不好吧,而且你不觉得这是一种变相的抢劫吗。”

    瓦莱说道:“我没逼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