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47章 肯定是栽赃
    我说道:“肯定有人要栽赃给黑珍珠!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也有可能是那名sha shou,他敏锐的感觉到了我的存在,感受到了他面临到了危险,他为了躲避危险,直接把自己主子用这种办法给供出来。让我自己找黑珍珠去。也有可能是在故意在诱导我走进错误的判断中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肯定是他在诱导你,让你找上黑珍珠,黑珍珠会干掉你的!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如果真的是黑珍珠帮人sha ren呢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别这么肯定,我觉得,多半不是,你还是好好查了再说,首先你要找到那个凶手,你要确定是那司机杀了教授,然后,还要确定司机是黑珍珠的手下,是为黑珍珠做事,你再让他们当面对质,如果是真的,那我无话可说,如果不是的话呢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,该不是黑珍珠真的是拿了人家的钱,让人出手,sha ren了吧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柳智慧要对付黑珍珠,那我该怎么办?

    我可舍不得黑珍珠去死啊。

    她也算我一个非常好的有过命之交的朋友。

    不过,这和柳智慧一家出事有什么联系呢?

    我马上问:“对哦,那这什么文物被侵吞的,跟你家人被害,又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之前以为可能是和我爸和他的朋友之间的利益原因,所以他朋友害他。我想得太简单了,根本没有那么简单。我家人也和文物这事,有着关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靠!你家人也侵吞了文物!价值连城啊!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他们没有侵吞,但是知道这事,有着这证据,所以才被人害死害得家破人亡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那个害死你家人的人,就应该是和派sha shou杀死教授啊,考古单位领导的人是同一人了,就是他拿走了文物,那是不是你爸的那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还没有直接的证据。所以,我只能先找到那个sha shou。那个司机。那个,黑珍珠的手下。只有从他身上查,查到是不是黑珍珠让他sha ren,他到底杀了谁,为什么。如果真的是黑珍珠派来的,那黑珍珠多半知道谁是真正的幕后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真够复杂的。可是你现在去查一个sha shou,你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危险也要查。”

    虽然柳智慧很强大,能通过心理学来控制人,甚至sha ren,但是,她现在要面对的是更加冷血冷静冷酷的sha shou,而那sha shou,已经感受到了来自柳智慧的存在与威胁,想通过直接甩出黑珍珠的办法来规避风险,但不知道真实真相的柳智慧,还没敢去轻易和黑珍珠作对。

    黑珍珠她不太敢惹,可如果查到真是黑珍珠干的,我想,柳智慧就是拼了命,也会要弄死黑珍珠。

    我问:“难道你家人也是黑珍珠派sha shou杀死的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很难说。”

    我擦了擦自己的眼睛,说道:“唉,那你现在想怎么样呢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通过你,找黑珍珠,和她谈谈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个事怎么谈啊,如果不是她做的,怎么谈都容易。如果是她做的,你开口一谈,转身你可能刚离开就被她的人给整死了!”

    柳智慧沉默着。

    一会儿后,柳智慧说道:“正因为你和她的关系,我先找了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想怎么对付她?先查清楚,再下手也不迟吧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先查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你打算怎么查。”

    果然,柳智慧被这个给难住了,她想绕开了那司机,直接查黑珍珠,但是黑珍珠不容易查,而且黑珍珠对柳智慧来说,绝对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。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会帮到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还是先从那司机那sha shou开始查,好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找你就是想让你帮我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怎么帮呢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约她出来,你和她吃饭,问这个人,我观察她的微表情,就知道结果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刚才不是说黑珍珠这人很会隐藏自己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她在你面前,并没有太多的隐藏,有些时候,眼神中露出的却是如情窦初开一样的小姑娘的爱慕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这话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那么聪明,不会不知道我这话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很笨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那是你觉得。觉得自己笨的人,往往是最聪明的,觉得自己最聪明的,一般都是最愚蠢的。能在监狱里混到现在,周游在这么多牛鬼蛇神中,游刃有余,就说明你不是个简单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谢谢你高估我了。没你想象中的那么聪明,在我看来,无论是你,还是黑珍珠,你们的情商,智商,胆商,绝对三高,比我高太多。不过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我还是听出来了,你的意思是说,黑珍珠对我有爱慕之情?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所以你要让我找了黑珍珠,和她一起吃饭,问她关于这个司机的一些事,一些问题,你在暗处偷偷观察,黑珍珠在我面前不会太刻意隐藏自己,所以你应该可以看出来她的话的真假,。对吗?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样子真的好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难道,你不想为她洗清冤屈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是觉得她没有冤更没有冤屈。根本不太可能是她做的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受雇于人,帮人sha ren,不就是她们之前做的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吧。我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第一个原因,我想帮助柳智慧,第二个原因,我想帮黑珍珠,我希望黑珍珠是清白的。如果柳智慧真的对付黑珍珠,我觉得,黑珍珠有很大的可能会被柳智慧给搞死,或者是,柳智慧会被黑珍珠搞死,即便不是如此,她们两败俱伤,也不是我想要看到的结果,那应该就是有人挑拨离间成功了。

    柳智慧看着我的眼睛,说道:“你担心她。你担心她会被我害死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也担心你会被她杀死。你们谁死谁伤,我都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的爱,太泛滥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我承认我的确是滥情的人。我有时候,心里就想着,我若是能把你们都娶了多好。你们谁也不要嫁出去,都嫁给我好了,我一个人,全接了。还有我之前,离开我的mei nu女朋友们,我不舍得的,那梁语文李琪琪什么的,全都嫁给我,还有你,还有薇拉,还有黑珍珠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你够了你。这种事心里想想就行了,你还要说出来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对别人我是不说的,对于你,说不说反正你都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知道就能说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呵呵,好吧不说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那你在心里,排一下,谁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种东西,就好像之前说的一样,能排序排出来一样的,谁能最重要,是吧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点点头:“哪怕是父母亲,都可以在心里面排出来,你认为最重要的人。你听过那个故事吗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故事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谁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听过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不知道,这边的心理课,到底是怎么上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还能怎么上,瞎几把上,乱上,课本有什么,就有什么上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我们会有很多生动的课程,会有一些例如生命教育课,让学生们更懂得去珍惜生命。我想和你说的这个故事,是和刚才我所问你的那问题有关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故事发生在国的一所大学。

    教授把一个女学生叫上讲台上,让这名女学生在黑板上写下她难以割舍的十个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女生照做了。

    有她的朋友亲人同学。

    教授让她划掉一个这里面她认为最不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女生划掉了一个她表姐的名字。

    教授又说你再划掉一个。

    女生又划掉了一个她的好同学。

    教授说请你再划掉一个。

    女生又划掉了一个。

    最后,黑板上只剩下了三个人,她的父母,丈夫。

    教室非常安静,同学们静静的看着教授,感觉这似乎已不再是一个游戏了。教授说请再划掉两个。

    女生迟疑着,艰难的做着选择,她举起粉笔,划掉了父母的名字。划掉的那一刻,她的眼泪掉下来。

    教授等她平静了一下,问道:“和你最亲的人应该是你的父母,因为父母是养育你的人,而丈夫是可以重新再寻找的,为什么丈夫反倒是你最难割舍的人呢?”

    同学们静静地看着她,等待着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她平静而又缓慢地说道:“随着时间的推移,父母会先我而去,真正陪伴我度过一生的只有我的丈夫。”

    听完了这个故事后,我说道:“呵呵你别问我这种煞笔问题,我肯定划掉我老婆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柳智慧说道:“那我让你把你刚才所想的你都想娶的女人们的名字说出来,写在黑板上,然后一个一个的划掉呢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愣住:“这,这,我不划!我一个都不划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